單戀股票

大陸作家白樺在小說《苦戀》中借主角提出疑問:「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後來,鄧小平三度復出後,不知怎地,改動變成了有預設答案的名句:「我愛祖國,祖國愛我嗎?」然後就是一堆「偉光正」的答案塞過來,使疑問變得充滿雷鋒色彩。

當下,全球投資市場風起雲湧,人心惶惶,勇者無懼的散戶,如果已被空頭炮彈震駭到麻木得不知躲避,隻身在戰場當炮灰,心情低落可以理解,難得仍有人在爭辯究竟股市仍是處在牛二還是已進入熊一?牛市與熊市的一二三期只不過是一種定義,要到事後有數據才看得清楚,而且,冷冰冰的定義可以隨數據修改,但身處水深火熱中的散戶,飽受煎熬,片刻不得安寧。

一切皆從戀愛開始。你愛股票,股票愛你嗎?

都說不要跟股票談戀愛,單戀股票更要不得。愛得深,恨也濃。你堅持不肯放手,準備要跟股票長相思守?但一通來電便要強制斷頭!

單戀股票,愛得盲目,甚麼也不顧了,變賣家當,捧着現金去替股票愛人贖身,以為從此可以白頭到老,財息兼收。然而,股市現實已不跟從基本因素,更不隨個人意志轉移,像巴金的《家、春、秋》三部曲,總是愛得痛苦,也痛苦得莫名其妙。

情到濃時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失戀固然痛苦,但從未有失,焉有所得?未在股市輸過錢,遇上空頭行情,就如豬八戒遇上蜘蛛精,算是送上門被宰。交點學費學乖,豬八戒變做孫悟空,就不會那麼容易中股票美人計。有時候,輸錢輸過頭,豬油蒙了心,反變做玄奘師傅,不忍停損,只懂念經等神仙救贖,到徒弟前來救駕,只剩下半條唐僧命矣。

值得愛的,就在身邊,不在股市。孟子說「曠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指出很多人心盲,不能控制慾望,偏偏放棄手中所有而選擇心中虛幻,殊不值得。

雖說愛是不保留,但也應有自知之明。本來就不應與股票產生感情瓜葛,像基金經理般,用OPM別人的錢投資,少了感情負擔,反而拿得起放得下,知道股票投資只是在適當環境下,用多餘的錢,做的多餘事,目的不是要共結連理,而只是過橋抽板圖利,逢場作戲。當條件有所改變,不管是環境不利或多餘的錢已變成救命錢,投資的性質也隨之生變。誤將戲子作嫦娥,人財兩失,會輸得很慘。

或說,情場老手會被欺騙嗎?由始至終,老手當然認為自己是專業戶,只有老手哄情,不會被騙,直到玩火自焚為止。據報導,有臺灣知名股市老手早於八月中已投機指數期貨失手而重重摔倒,爆發臺灣期貨市場史上最大違約交割事件。八月至今,股市空頭行情更甚,如果不是被強制斷頭,股市老手縱使不認輸,拼死繼續再戰江湖,再死十次也不冤。回首,不知會否僥倖死得為時尚早?

多年以來的成功,抵不上一次失敗;會失敗,因已太習慣成功,已到了「功成必有我在」的自我催眠地步,以為自己永遠不會錯,以為自己必定能駕馭任何狀況。出事,只是早晚問題。

路邊野花不要採,如果感情容易泛濫,如果自我紀律控制能力不強,不要隨便跟股票談戀愛,更不要單戀股票。很多時候,當你以為愛情駕到,對方根本不知先生貴姓!

世界金融市場驚魂未定,波幅驚人,喘息不止,賺賠只瞬間事,散戶沒有身心錢財能耐的,無謂以趕着搭尾班車的心情上路,列車班次仍多着。準備要跳上車的,要清楚知道是自己力所能及,縱是賭也要有止損點,不要沒力在半途被推下車摔死就好。

*納蘭性德,《山花子》。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