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豬英雄

只聽說過「仗義每多屠狗輩」,倒未聽聞殺豬的會是甚麼英雄。歷史上,殺狗的可變成開國功臣,打虎的可成為江湖豪俠,但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殺豬屠夫,似未見有甚麼特別出息的。數來數去,就一個三國張飛,再來,就是戰國刺客聶政與東漢外戚何進,都是未發跡前的兼營副業。倒是黃飛鴻的弟子林世榮,打正旗號是殺豬的,人稱「豬肉榮」。

我有一中學同學,外號「豬肉佬」,好像是我取的行號,神形相似,就見一身蠻力,行走校園,後來不負眾望習武,得跆拳道黑帶。能配上「豬肉佬」外號的,形象上帶三分粗獷,像門神的街坊版,令人一望就聯想到殺豬作業時大聲喧嚷的情景。

大國崛起,也趁歐洲病豬(PIIGS)弱勢,感興趣當起養豬大戶來。領導人信誓旦旦,誇口對歐元及歐洲病豬國家債券深具信心云云,外交詞令下,自許為白武士救世主,於此刻風雨飄零、大廈傾倒之際,實不知該從何起說?

雖說中國擁有三萬多億美元外滙儲備,口袋多金,行色壯膽,歐洲病豬也無不嫵媚相向,指望大戶看中贖身,從此為奴為婢,不在話下。然而,歐洲病豬債務危機,病入膏肓,不是外力輕易能醫治好,只能靠自身固本培元,調養生機,回復正道。單靠外力金石仙丹,救得一時,救不得一世,治好咽喉進食,但放蕩如昔,則虛脫依然,一樣不能保命,只拉了白武士陪葬。

德國最冤枉,自己嚴守金融紀律,奈何窮親戚不爭氣,同坐一條船,表面上同舟共濟,但私下必須要盡早割席絕交,以免受拖累一同葬身債務黑洞。於此危難之秋,不是兩脇插刀講義氣的時候,歐盟多國,選民不同,訴求有別,不管外交詞令如何說的好話,必然各自為政,偏偏美國亦自身難保,總統又愛惜羽毛,說詞動人,卻缺乏遠見魄力。結局如何?幾乎已寫在牆上。

西方管理學有「莫非定律」(Murphy’s Law)一說,指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會出錯。歐洲病豬債務危機由來已久,各種問題剪不斷、理還亂,從希臘開始,沒有一個民選政府有足夠民望能強勢推行政策,動手術根治病源。無本國人民首肯,就像家屬不肯簽字讓病人動手術,問題無法根本解決,只能稍作延緩處理。即便如此,前路崎嶇,上山斜坡難行,而民眾習慣短視兼欠缺耐性,只怕在最終結局出現前仍會震蕩不停。

沒有外援,希臘債務違約幾乎肯定會發生。然後呢?病豬排隊報到,試問德國老大哥能救得幾人?一旦出現主權違約,必定對歐洲銀行體系帶來衝擊,權衡輕重,最重要是向本國人民交代,否則政府倒台,連政權也不保,遑論救市。

最可能發展是由希臘商談削髮(Haircut)還債,聊盡人事,吊點滴救命,死馬當活馬醫,同時指定停損點,建立防火牆,力保歐洲銀行體系,防止蔓延至全面解體。再來,就是為了保衛歐元區到底要做多大犧牲的政治抉擇,不只是德國,更是整體歐盟的抉擇。要麼巧立名目地分裂,要麼回歸市場,逐步安排希臘以至其他病豬安樂死地破產,將破壞減至最低。

過程中,每走一步、每一個決定、每一個謠言,都是炒家樂園天籟之音,興風作浪,自當必然,不在話下,散戶要有心理準備,戴頭盔走騎樓底。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敢說德國總理梅克爾最想化身為《水滸傳》中的母夜叉孫二娘,手起刀落,殺掉歐洲病豬,一勞永逸,再做豬肉水餃,何須賣人肉饅頭?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