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殼上市

大國有官員指出,原來借殼上市可以建國,真是神來之筆,創意無限,距離股民治國又向前走了一步,可喜可賀。

借殼上市,按股市通俗流行語解釋,即是用走後門的捷徑將公司在股票市場掛牌上市,英文名稱直接叫「Back Door Listing」,做法就是通過收購或者注資方式,將資產注入市值較低的已上市空殼公司(Shell Company),鵲巢鳩占,然後就是公司改組、換人、改名字,煥然一新就是一家新公司,但省卻一般正規申請掛牌上市的手續、時間與各種相關要求。

不管是用收購或者注資的方式,首先得物色到適合的空殼公司。一般而言,這類被借殼上市看中的空殼公司,就像股市中的「睡公主」,意思是市值小,沒甚麼資產,也沒怎麼營業,公司內部結構簡單,最好是沒有外債或其他任何的可能麻煩,空殼愈乾淨愈值錢。諷刺的是,所謂值錢的乾淨空殼公司,根本就不應在股市掛牌上市,也沒需要,就像大財團養地只求等待地皮升值,這類公司上市的目的,倒像是等待被看中只有一層皮的空殼!

在過往的股市投機狂潮中,百川滙海,各路資金擁港,不少大陸各地官家民營企業單位,都聲言要成立窗口公司,借助股票市場大玩資本遊戲,就算只得一紙注資批文,投資銀行也會迎為上賓,一起在股市追風。

當時,股市最熱門的瘋狂,就是尋寶遊戲,都在找又爛又快支撐不下、都在吊點滴、快當植物人的疑似空殼公司,有些股票的股價竟然平白狂升,煞是末世瘋癲。如果押中,一朝麻雀變鳳凰,大部分押錯的,股價打回原形,尋寶遊戲繼續,股民彷彿都像中了咒語,都知道是純粹盲目賭博,但又都跟從。箇中幕後造勢藏鏡人,才是高手,到得知真相時,早已飽食遠走高飛。

借殼上市最為經典的例子,仍是小小超人以蚊子鯨吞大象方式收購百年電訊老店一役,身邊謀臣人人富貴,只是事過境遷,股價至今只剩百分一二。他朝回首,不知小小超人可有感想?

其實,從一開始,借殼上市就有不方便說出口的投機理由,充斥僥倖之心。如果人人如此,而且可以馬上在股市興風作浪、投機取巧,正規的上市條例又有何意義?所有看以嚴謹的條件要求形同兒戲。說到底,如果公司正常經營,為何要走後門選擇借殼上市?

至於股民治國,也不盡是戲言。1984年,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簽署聯合聲明前,香港行政、立法兩局為商家請命,以行政局首席議員鍾士元為首,親赴英國國會陳詞,痛陳利害,要求英國不要冒險去簽訂協議,提出「香港公司論」,建議中國當香港的董事長,英國當總經理,是英國當時主張以「主權換治權」的公司版。

鍾士元一士諤諤,惹來鄧小平當面批評為「殖民主義的孤臣孽子」,鄧小平後來更幾乎向提出以「主權換治權」的英國首相柴契爾(港譯戴卓爾夫人)下逐客令,之後首相失足跌倒人民大會堂門前石級,英國逐大勢去矣,以後的事,都是歷史。

鍾士元當日的「香港公司論」,既是香港的行政與立法兩局共識,又得到商界普遍支持,是不明大國政治的股民治國幻想。當中國態度強硬,威脅不惜殺雞取卵,堅持主權治權寸步不讓後,昔日同僚雞飛狗跳,有的退隱江湖,但更多的改為笑臉朝北,後此官運亨通,都在大國做起大生意,只剩下鍾士元到今天仍以九十三高齡稚子之心關懷港事,雖不識時務,卻令人欽佩。

如果借殼上市能捷徑建國,有沒有又爛又快破產的空殼公司可供選擇?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