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鼠一窩

有一些習以為常的用語說法,其實並非那麼一回事,例如「蛇鼠一窩」,我從來不明出處,蛇嗜食鼠,兩者又豈能和平共處一窩?除非蛇會像人一樣有儲蓄習性,養鼠為糧。即便如此,有時候,有良好的儲蓄習慣,反成罪過,就像有些美國經濟學家與政客,指中國人儲蓄率太高即為金融危機禍源之一,實在奇怪得莫名其妙。

廣東俗語有「死蛇懶鱔」一說,形容做事總是不帶勁的懶惰人,帶有貶斥之意,就是說人像蛇鱔物之類總是窩着不動,也許以時下潮語來說就是帶點「宅」的意思。相反,鼠輩倒像挺勤勞的樣子,老是在走動,停下來的時候通常就是啃食,但總是偷偷摸摸,見不得光。以鼠輩去形容人,同樣是貶斥之意,與蛇類大家半斤八両,都在比爛。不管怎說,蛇鼠是不會窩在一起。

蛇,像擺出一副「大爺在此,有種就過來」的架勢;鼠,總是躲在暗處,趁你不注意,就一點一滴的盜竊,被發現就逃走。如果以近年橫行無忌的金融投資衍生工具產品做比喻,那就真的是「蛇鼠一窩」,有明碼實價的高風險投機產品,也有魔鬼躲在細節的中性包裝投資工具,以為零風險,卻原來一樣同歸於盡。

實在不明白為何需要那麼多的金融衍生工具產品?理論上是做投資對沖,金融教科書也如是說,但事實上又有多少人真的為避險而做投資對沖?尤其是散戶,十之八九都只是做投機買賣,但相關金融衍生工具產品風險之高,散戶一般不會認真想過,而且賭局操之在莊家,即如控制升降機上落,散戶猶如盲人騎瞎馬,誤打誤撞,贏錢是僥倖,賠錢才正常。

輾轉又回到老生常談的問題:人要撞牆自殺,不成嗎?干卿底事?投資人就愛火中取栗扒灰,那又如何?這類問題不知已經討論過多少次,永遠不會有滿意答案。在MBA經營思想影響下,凡事只曉得盲目追求效益,所有事情都是手段,目的就是求大、謀利、圖名、耍威風。

連香港交易所的管理人也挖空心思要引入大量金融衍生工具產品,又要延長交易時間,目的是吸引更多熱錢流入,投資為名,投機是實,對象當然包括充滿貪婪慾望的投機客,以致港股動輒被形容為大戶提款機。這類衍生工具產品的成交金額大得不成比例,大得難以想像,官家固然不會多說,散戶也就只能自求多福,要明白股票基本面因素不再主導股價現實。

在投資市場,蛇鼠產品滙一窩並不意外,散戶更要注意鼠輩橫行。前幾年由雷曼引爆的次貸風暴即為一例,多少投資人葬身在自己也不清楚是啥的所謂金融衍生工具結構產品上。一元價值的資產,幾經包裝,改頭換面,變做面值幾十元的金融產品,死了也難言冤枉,只能怨銷售手法高明,用天使臉皮包藏魔鬼禍心,到處收買貪婪。到泡沫爆破,吹得膨漲的資產頓變成垃圾,不知如何善後。

媒體上每天都有財經演員推銷金融包裝的衍生產品,官人看升看跌都會有產品滿足貪婪需求,而且每樣都吹捧得呱呱叫,都是同類中最好。像賭場中總會有看來像輸得清光的專家,樂於跟業餘賭客分享專業心得,建議你買甚麼就會必定贏錢,你贏錢就像是他的功勞,當然要領賞錢,你輸了他就會去另找金主,再推銷分享他的獨門秘笈。不要以為這類賭場專家所言都是荒謬,換掉角色,掛上財經演員名銜,口舌生花,在吹起的泡沫中回頭看,世界更加美麗,直到彈盡援絕為止。

不管是蛇是鼠,市場上五花八門的零售投機產品,銷售的對象更多是貪婪,而不是冠冕堂皇的避險投資對沖,散戶必須清楚認識,包括自我控制的能力。如果是毒蛇,一口了結;如果是藏在暗處的鼠輩,每天偷你多一些,賠光時間值,結局相同。

有說華特廸士尼(1901-1966)是最厲害的推銷員,將令人討厭的鼠輩小偷,妙筆下變做可愛的米老鼠。放諸今天,眾多投資銀行的MBA軍團就更青出於藍矣。君不知老鼠愛大米乎?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