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失竊

十八途人》文中提到民眾選擇冷漠是結果,原因不問自明,恐怕是社會環境造成,不會是十八人個人因素巧合的偶然,中間的理由邏輯,思之,更令人傷感。到底是怎樣的社會,會導致良知失竊?萬惡盡歸一小撮離異者容易,只是,分析下來,換了身分,可能人人皆是異鄉人。

正如官方記者問拾荒婦「為何不怕被冤枉」而去救人,一個簡單問題所反映的荒謬現實,十八途人選擇冷漠也許是符合理性的自保行為。當良知與自保對立時,個人的選擇,其實可以變得麻木。以為所指的只是別人?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會遇到與信念對立的時候,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堅持信念,據說這叫「妥協」。

在股票市場,根本不在乎你的妥協,你只能跟從行情,行情時刻變化,沒有對錯,只是一大堆因素混在一起的結果,由群眾心理主導,而群眾的心理,即往往受個別事件煽動,當中固然大多數是人為結果,都是利益掛帥,不存在良知與否。

好人買股票不會有優待,孔老夫子放在今天一樣會坐困股市愁城,只是可能孔老夫子也不大會有餘錢去做投資。智者買股票同樣沒保證,牛頓(Isaac Newton,1643-1727)當年投資在南海公司的股票上,結果賠錢至幾乎破產,虧了他擔任英格蘭皇家鑄幣局CEO十年工資!

買股票必須學會與現實妥協,堅持與股票談戀愛的代價可以很大,也不是一般散戶有條件可以堅持單戀,看完「殉情記」後以為自己是羅密歐或茱麗葉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一般情況下,與信念對立而需要妥協時,不必調戲良知,遑論出賣。反而,如果日常生活中簡單行為如路過、餐飲、投資等,時刻都會唐突、輕薄,甚至衝撞良知,長久下來,磨練的結果,不管自保與否,人人麻木,良知失竊。

回說官方記者對拾荒婦一問,事出有因。2006年,江蘇南京有市民陪同在路上跌倒的老婦人到醫院,卻反遭老婦人指控乃被其衝撞所致,要求賠償醫療費用,最後鬧上法院*。結果,就算有目擊證人證明市民是於老婦人跌倒後才上前幫忙,但法官稱「如果被告是做好事,依社會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達後,其完全可以說明事實經過並讓老太太的家人將她送到醫院,然後自行離開。但被告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最後判定市民敗訴,需賠償老婦人共人民幣四萬五千多元。

原來,按法官的社會情理認知,好事不能多做,點到必須停止,送佛不能送到西。原來,案中老婦人的兒子任職當地公安。原來,派出所長辯稱市民筆錄簽字口供已丟失,只留有用手機拍攝的筆錄照片。原來,照片是老婦人兒子提供。一切的原來,合謀淹滅了事實,也偷走了良知。

有先例在前,十八途人選擇冷漠,原來真的是合理自保。人心有病,社會有病。

病源來自缺乏信任,而缺乏信任乃因為信任不停被糟蹋,以致人人自危之後,啥也不再相信,一切只重利益,只求自保,良知不是失竊,就是被秘密收藏起來。

在投資市場,不需要高談濶論,依良知行事,曾幾何事,是最起碼的基本條件,現今卻也變得不是幼稚就是不切實際的奢侈要求!

賭局莊家開賭,目的當然是要贏賭客的錢,難道是分享慈悲?明明知道沒幾個散戶是為了避險而做投資對沖,投資銀行卻不斷餵養散戶以金融衍生工具產品,意義等同開設賭局,或像開館販賣福壽膏。既然是賭局或鴉片煙館,一切的分析就失去意義。參與的散戶,傾家蕩產後還以為只是投資失利。

投資銀行餵養的MBA軍團,職業高尚,現實意義只是在銷售福壽膏,與十八途人的分別,就是衣著光鮮得多,望之令人敬畏。良知?丟了一些,剩下一點。

 

*南京彭宇案: 2006年11月20日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