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去後

都說仇恨最貴。其實,仇恨也是最有效的麻醉藥,只是以毒攻毒的後遺症可以很可怕。

看到利比亞狂人格達費(Khamis al-Gaddafi,1942-2011)的悲慘下場,引證仇恨失控的恐怖結果。到底是甚麼仇恨,幾乎至食肉寢皮的地步,至死而未消,更要凌辱其屍首以泄恨?以恨止恨,從來不會有效果,只能將仇恨寄託。

據分析,統治利比亞長達四十二年的格達費,多年以來,正是運用其仇恨策略,以高壓殘暴、挑撥部族矛盾的方法,將利比亞四十幾個長期互相廝殺的不同部族分而治之,將部族國家控制得伏伏貼貼。一旦強人末路,仇恨解放,多年積怨爆發,短期內雖同仇敵愾以報復狂人統治,但要真正重新建國,長路漫漫。

長久以來,格達費壟斷國家資源,公共財產私有化。據西方媒體傳言,格達費在海外存款達一千四百億美元,其投資組合亦達二百多億美元,另外更秘密收藏大量黄金(傳聞自八月起已拋售二十噸黃金應急)。格達費倒臺後,各方利益爭奪國家資源,不在話下,各國列強在背後發功,扶植利益代理人,亦當可預見。

與過往歷屆政府作風不同,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去格達費一事上舉旗不定,雖然以北約組織名義支援反抗軍必定在美國默許下進行,但美國在軍事行動上退居二線,不利將來在重組利比亞政府與分配利益上的領導角色,反而法國獲益最大。至於長期以老朋友稱呼格達費的中國,押錯寶,處境尷尬,本來以為北非沙漠會像中東火坑一樣使美國深陷其中而無暇他顧,格達費卻支撐不久即以敗亡告終,十足當年中國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事件上刻意保持中立,卻失去後來重建科威特的利益分贓。

今年初利比亞暴亂開始時,中國撤僑,外間才驚覺原來中國在當地承包各種工程,僱用中國工人竟達三萬五千人之多!將來重建,恐怕當中大部分合約會轉往歐美公司,部分上市的中資工程承包及建材公司可能損失不菲。流年不利,今年中南蘇丹獨立,中國多年以來與舊蘇丹政府打通政經關係的努力白費,中國公司所簽訂的工程合約亦多告吹。

中國爭奪非洲石油資源遇阻,既影響中國海外能源佈局,也加強中國開發沿海石油資源決心,東海與南海地區爭端日多,不在話下。配合美國重返亞洲步伐,加上明年中國領導換班,美國大選後政府可能換人,政經前景不明,地緣政治升溫,事端必多。

一代梟雄以慘淡收場,失敗得如此難看,比傳說中闖王李自成死於湖北九宮山鄉間村民鋤頭下更不堪。與其推說命運開的玩笑太大,倒不如說自己種下的因果孽障太深。

沒有人會說歐美支援利比亞反政府軍乃仁義之師,所謂反政府軍,本身只是烏合之眾,以共同仇恨結盟,沒有軍紀可言,倒像中國歷史上的農民暴亂。即便如大順軍,李自成也壓止不了部屬劉宗敏搶奪陳圓圓,破壞招安吳三桂大計,最終改寫歷史。又或者,太平天國共產理想也阻止不了利慾薰心,導致天京內訌,以血洗收場,半壁江山拱手交還。固然,共產歷史通常稱為農民起義,現實一點說,起義只屬於歷史,當下的,只有暴亂。

其實,公平來說,指格達費天怒人怨,早該下臺絕命,但多年以來不也如此?列強以往不也一樣是「十八途人」?況且,自美國揮軍伊拉克,中東獨夫海珊(Saddam Hussein,1937-2006)倒臺喪命以來,格達費改弦易轍,對歐美列強改以笑臉大派橄欖枝,有見成效。只是,茉莉花開,大勢所趨,一切只問利益,歐美列強反手以夷制夷,坐山觀虎鬥,等待投資收成獲利。

所以有說,格達費之敗亡實始於其改行親西方政策!若然如此,朝鮮之局死結就更難解矣,所謂談判,娛人娛己好交差,實則自欺欺人,結局已寫在牆上,只差早晚。

狂人末路,結局悲慘滑稽;投資市場,短期回穩,但世局動蕩,暗湧依然。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1. 經水大說明才知道原來中國在利比亞投入這麼多的人力,嗯,看水大文章可以長知識,推一個。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