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有別 理性有價

謀取利益需要理性計算,相反,跟着感覺走,通常沒有考慮那麼多,走一步算兩步,本能行事,沒有對錯與否,只是一種人生取態。利益得失,對慣用理性計算的人而言很重要,因為是行為的準繩,像航海倚靠羅盤,或開車要看GPS,一旦沒有,頓時失去方向感,除非走的是慣常的路,如果是陌生地方,可能會繞很多路才能到達目的地。

失去坐標或行為準繩倚靠,使人感到徬徨,男人與女人的反應與行為模式會有分別,對此,與另一半一起開車迷過路的人都會有經驗。據說,這種遠古留下來的性格分別乃源自火星與水星的引力差異所致-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水星?

曾經看過一則報導,引述調查統計,說女人的投資成績一般比男人好。對此,我一直耿耿於懷,不明所以,也不敢反駁。如果女人一般傾向跟感覺走,依直覺行事,不知是否就會比較接近群眾心理?男人通常比較相信自己所持的原則,大部分時候自我感覺曲高和寡,懷才不遇,不會做錯,只是時間不對、運氣不好。很難說那一種比較接近典型的散戶心態,更不可能判斷那一種心態買股票較有贏錢機會。

跟一般在菜市場買菜可以眼見為憑不同,精挑細選去買股票,並不保證賺錢。有時候,很難堪但也很現實地說,精心計算得太多,很多股票都不值得投資,但股價卻居高不下,相反,有很多算來很好的股票,股價卻一直低沉,碰上原則性高又不肯投降的散戶,最容易賠大錢。

不能說理性行為就一定對,很多單獨看來理性的行為,加在一起,卻往往得出非理性的結果,十分荒誕。在現實世界,更多時候,理性行事的最大理由,原來只是用事事依章程的制度代替個人責任。個人有錯,可以追究責任,但制度有漏洞,只會修補,沒有人需要承擔。這種事,隨便跟任何機構或官僚打過交道都會明白。

利比亞狂人格達費倒臺,下場悽慘,雖然從政治角度及歷史先例來說,實屬正常,但對一眾「兇手暴徒」說來,不算是理性行為。

對反政府軍而言,格達費始終是一面旗幟,必須除之而後快,斬草除根,以免留有後患,以防夜長夢多,節外生枝。歷史上,血跡斑斑,都是這樣走過來。南明五帝,起一個,殺一個;殺一個,又再起一個,直至大局底定。五帝中,弘光帝朱由崧父親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擒獲,體重達三百六十斤的朱常洵被闖王部下將肉割下,混同在皇家園林飼養的梅花鹿,煮成「福祿羮」,大宴士兵,死得最慘。

格達費被捕後,如果反抗軍「理性」地交由法庭審訊,以昭公義,萬一格達費說出近年與歐美政府及政客暗中交心送暖之事,豈不好事變壞事?於此救市優先之際,公義如何承受了得?所以,儘管嘴上說不忍,對歐美各國而言,也要確保格達費必死無疑。淌政治混水,就是充滿這類人格分裂的事,口是心非,理性只是手段。

然而,對一群烏合之眾的暴徒而言,生擒格達費,手刃暴君,雖逞一時之快,但始終是情緒主宰行為,除非經過深思計算,算不得理性。新聞片段所見,格達費哀呼求饒,更提出巨額贖金,黄金美元,任暴徒選擇,但暴徒竟不為所動,調侃玩弄夠即行刑。如果不是心懷替天行道的宗教情操或義憤填膺的復仇意志,實在很難理解這種行為的理性邏輯。

當然,群眾會是壓力,也是集體興奮劑。換了天地,如果是你,只有一人,你會放過他嗎?贖金多少才夠?多少歷史就是在這種暗角處轉彎,瞬間的理性與非理性抉擇,這既是讀歷史的趣味,也是唏噓。

做投資,很多時候,也是瞬間決定的事,即主宰着日後的快樂與痛苦。算下來,這也是非理性行為。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