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金 美金 亮晶晶(二)

香港時間10月31日晚間消息,據報導,美國破產法庭公布的文件顯示,深陷困境的美國証券公司MF Global控股已申請破產保護。導致MF Global破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過去一年中它投資購買了歐洲國家發行的價值60億美元主權債券。在歐盟高峰會後所達成的3項決議,其中包括希臘債務減記50%,雖使希臘免於立即倒債的風險,但MF Global的破產又該怎麼看待,是投資錯誤、活該倒楣,是MF Global將公司的資金過度進行高風險投資,風險敞口過大?又或誠如德國中央銀行總裁、歐洲央行理事之一的魏德曼所言:如果一個國家經由其他一些國家提供紓困,或是經由債務減免,就可以解決它的財政問題,而不再需要自己付出努力的話,這種印象一旦廣為流傳,將造成災難性的後果。而MF Global是另一個序曲的開端?若是一個新局勢的開展,試問黃金、美元,一是公認避險工具,一是異於震央歐元的全球通行貨幣,你會怎麼選?

續上期文章話題的美元及美股走勢關聯,如圖一,明顯可見,美元指數與道瓊工業指數之間存在著顯著的負相關,相關係數達到-0.7817,而重點是,在2012年Q1市場所預期的美元指數看升的數據已創下近期新高,這該如何去解讀?

圖一

在本週之前有一關於匯率的對照圖例讓Cooper無法作合理解釋,直至10/30日本央行強行干預日幣匯價,一口氣將日圓兌美元摜殺到79.51日圓,瞬間狂貶近5%,才真正了解原來是有時間落差的(是Free lunch?不知也,有待日後繼續觀察),不過也說明了圖二的對照是有意義的,是具有追蹤並據以作為投資決策的指標。其實日本央行之所以干預日圓匯價,應該原因有二,一是著眼於美國對人民幣匯價干預的立法失敗,以及市場輿論的撻伐,憑甚麼日本要被美國在匯價上壓著打了這麼多年;二是日本本身經濟情勢在過往15年每遇及日圓匯價走勢升值期間,即浮現不利於景氣復甦的負面效應。

圖二

之所以美日兩地2年期國債殖利率差會開始擴大,其實與美國前所實施的「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所預形成短期利率上揚長期利率下跌局勢有關,再加上希臘債務減記議題讓銀行擁金自重,拆借市場明顯失調,導致美元3個月LIBOR由今年7月的0.25%一路攀升到現今的0.4294%,漲幅高達71%以上,此等傳導效應也顯現在美日兩國之間的利差,如圖三,才有今天日本央行強行干預日圓匯價的舉動。

圖三

在這要分兩部份討論,先說說日本,若日幣匯價的波動只是短期現象那就沒啥好說,但若卻是一個趨勢的開始,這就有需要好好研究研究。

圖四可說是日本金融環境的縮圖,匯市、債市、股市及經濟指標。有趣的是,日本股市與日圓匯價與美國類似,亦存在著密切相關的現象,熱錢就是這麼著各地竄流,是故日圓匯價日後的走貶與否實是股市的先行指標,此為其一;再者在日本經濟長期存在著通縮的壓力下,長、短期國債間的殖利率利差一直無法作有效性的擴張,致使如圖四中的日本國債10年-2年殖利率利差僅維持在不到1%的空間。然,長、短期國債殖利率利差與股市的互動卻有著明顯的正相關,而日圓的貶值的確具有脫離通縮魔咒的特異功能,間接的能帶動起長債利率的走升,導引此利差的擴大。而真正讓Cooper眼睛發亮的非僅如此,更而甚者的是日本領先指標,2010年乃因2009年相對基期在低檔的緣故,故領先指標無可置移的可以維持在高檔,但2011年還能夠維持在代表景氣擴張的100分之上這就不得不讓Cooper見獵心喜了,如果這趟日本經濟的復甦是來真的,最終確認的關鍵性指標就在日本國債的殖利率利差,必須突破自1995年以來,連接2004年6月至今的下降趨勢線位置。與此相對應的投資工具在ETF方面,如EWJ US_MSCI日本指數基金;JSC US_日本小型企業指數基金;FXY US_日圓匯價基金及相對應的YCS US_2倍放空日圓匯價基金。

圖四

要看美元當然也要看看對手國貨幣,歐元的討論的範圍過於複雜,報載繁多,讀者們自行翻閱即可,來看看延伸的澳幣走勢。上期曾刊載人民幣匯價遠期NDF走勢圖,期中一項數據即是澳幣匯價,短期澳幣匯價與人民幣遠期NDF走勢十分密切,而長期的發展又是如何呢。

中國雖是礦鐵砂的最大進口國,然至今在定價權方面,3大鐵礦砂巨頭仍鍾情於與日本鋼企的訂價協議作為年度定價的基礎,主要原因即在於其產品品項高端,轉價能力強,故在乎的是穩定的供應而非短期價格的波動,換言之,也因著長期的合作,其經濟共榮的現象也份外明顯。就如圖五所示,自1985年至今,長達26年的時間裡,日本企業的存貨銷售比(I/S)與澳幣匯價走勢的關聯性,在這張圖表裡所表達的意義是相當契合的。若論企業的存貨銷售比率,該數值下行,表示企業銷售數字提升的速度比庫存增長的速度快,反之數值上行則是庫存壓力較大。相對比較作為原料出口國的幣別澳幣,I/S數值下行,企業進口量開始增加,澳幣受惠於出口成長而升值;但是現實環境已改變,尤其是在日本福岡地震後企業間對於奉行「零庫存」信念所帶來的巨大傷害,改變了庫存機制,再加上日本的領先指標仍盤踞高檔,現時的日本企業存貨銷售比數據的提升,反倒可看成是生產的領先指標,當預示未來市場需求增加,廠商將進一步增加生產,存貨銷售比則呈現增長變動,這對澳幣匯價走勢又是一次挑戰。

若美元匯價走勢走堅將呈一新趨勢,相對應的投資工具在ETF方面,如UUP US_美元看漲指數基金;IEF US_美國7-10年國庫券基金;TLH US_美國10-20年國庫券基金;TLT US_美國20+年國庫券基金;EMB US_美元新興市場債券基金;LQD US_iBoxx美元投資等級公司債基金;以及積極者可關注於VXX US_S&P500短期波動率遠期ETN。

圖五

筆者: Cooper

早年在台灣擔任自營商操盤人,多年財訊專欄主筆經歷與財經節目常駐名嘴,曾任投信投顧公會監事,亦擔任過大中國地區股市的研究與操盤,目前從事國際金融性衍生商品交易。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