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辦喜宴

這些年來,香港人初到台北,對「垃圾不落地」政策,必定印象深刻。在街道上固然很難找到公用垃圾箱,不明白台北人如何處理手邊垃圾,及見很多台北人將垃圾一袋袋包好帶到別的市鎮去丟,直呼不可思議。然後,在固定時間,垃圾車到,音樂聲中,家家戶戶捧着垃圾袋魚貫下樓,也是一種特色奇景,有點類似在大陸的鄉鎮間,收購車到,樓上養豬戶便拖着小豬下樓,同樣有趣。在香港人的印象中,台北人公德十足,是執行環保政策的學習對象。

公共政策多少會改變常家居生活習慣,眼前的成效背後,不知當初台北人怎樣順利落實政策,培育公德?可供香港以致大陸借鏡參考。

城市規劃中的居所管理,有一點跟香港情況大不相同。在香港,除了非常老舊的房子,居民所住的樓房十之八九會有專職管理單位,由居民按住房面積大小繳交管理費,管理處則管理一切公用設施包括收集垃圾等工作。在臺灣,有好些平房住宅可能是戶數不多,難以分攤供養專職管理人員的成本,或者本身沒有像公用升降機等設施,也就沒有類似的管理處,所以會出現住戶各自攜帶一袋袋垃圾按時交給公家垃圾車的情景。

成立類似的管理處,可以想像,關鍵是其法定權力,可以向住戶徵收管理費,然後執行其責任工作。我不大了解臺灣政府的基層行政架構如里長等角色的權責,不知跟住戶管理處的工作有否重叠,但無論如何,擁有足夠的執行力是這類行政管理單位成敗的關鍵因素。

試想,如果有一天,管理處按戶收取巨額費用,去幫助其中因長期花費享樂,以致入不敷之的住戶,你認為如何?如果不是以固定繳費金額的方式,改以按財力繳費,或甚至募捐,效果會較好嗎?更不消說原來其他住戶中,也有同樣岌岌可危的一群,如果互助鄰里做法有效,受資助的住戶可能陸續有來,直至本身守業持家的住戶吃不消,最終只能搬離居所。又或者,乾脆取消管理處,住戶各自修行,自己按時守候垃圾車當散步運動。不是這樣,還有其他的可能結局嗎?

歐洲債務危機的情况,不就是這樣?

豬八戒擺喜宴,喝花酒,之後兩手一攤,叫你買單!

上周,歐洲領袖通過峰會協議,充滿振奮人心的口號式條目,但缺乏具體內容,不知可以如何執行?姑勿論此,結果是全球股市大升,一時間,陰霾盡去,彷彿所有危機消失,雨過天晴,恭喜發財。不知是投資人真心相信危機已過,還是超級大戶聯手泡製泡沫,趁好消息利用股市反彈散貨?

歐洲債務危機,真的解决了?

所謂的協議,內容看似石破天驚,其實空洞,沒有說明核心問題,即是錢從何來?而且,誰有權強逼風流戶希臘的債權銀行一定要接受「削髮」五成的安排?沒有足夠的執行力,協議只是一廂情願的媒勺之言,借箸代籌,任你指甲君如何適合乙小姐,別人就必定會相愛?

不可思議但又合情合理的是,希臘總理回國後馬上宣佈要為拯救方案進行全民公投,將困難抉擇交回人民手中。站在德國與法國立場,花盡了牛九二虎之力去達成協議,希臘還不懂領情感激,更節外生枝?將來其他歐洲病豬出事,再想要鄰里兩脇插刀相助,難矣。

以吸食福利鴉片煙毒癮甚深的民眾去決定鴉片福利去留,答案不問可知,已清楚寫在牆上!由此而起的民意分裂,希臘債務違約,以致幾可預料的歐元區最終瓦解,希臘重回用印鈔票還債舊路,通膨失控,火燒連環船,其他歐洲病豬一樣感冒。歐洲不穩,歐元區前景不明,投資市場波動,當可預期。

希臘公投,無可奈何,卻引蛇出洞,招惹法國總統幾乎破口大罵,數說以前歐洲領袖都豬油蒙了心,接受逆子希臘加盟。埋怨過後,不知如何收拾殘局?臺灣近日也為公投爭論不休,不知何日休止。

那像豬八戒,辦喜宴,喝花酒,兩手一攤,便叫別人買單。只是,到底豬八戒是誰?能收拾豬八戒的孫悟空又在哪?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