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母親難為

據坊間傳言,香港首富李嘉誠有做生意成功心得,意思是不要賺到盡頭,總也要留一口飯給別人吃,雙贏結局始能持久。傳言乃出自坊間奉承傳記,總是揚善去惡,不知真實情況是否如此。李氏旗下房產公司發售樓房,宣傳手法,每多強調「賣大飽」價錢,即買家仍有轉手賺錢空間,大家發財,皆大歡喜,銷售新建樓房通常成績驕人,成功有道。但另一方面,李氏旗下超級市場,愈做愈大,涉及貨品愈多愈廣,幾成壟斷,肥水獨占,常被批評對傳統小型零售個體戶趕盡殺絕。

臺灣首富同樣成功有道,當然亦有成功心得。之前《母親溢價》文中,指臺灣母親辛苦不易為,生活壓力逼人,並非人人可以當全職母親,但社會支援資源不足,要當在職母親同樣困難,偏偏政府的外籍家庭幫傭政策,根本沒有面對問題,臺灣母親依然困苦。正正當當申請,機會不大,相反,曲線為之,靈活變通,反而有獎賞。政策之下,本以為是保障本地勞工,但有條件的家庭甚至貴如臺灣首富,即可以用節省一條毛的成本聘用外籍看護兼幫傭而棄本地勞工,不知政策實在為誰而立,又為誰服務?

說外籍幫傭政策,其實並非鼓勵如此,只是有感臺灣母親難為。事實上,香港引入外籍家庭傭工政策多年,培養出外籍傭工照顧下成長的一代,也產生各種大小社會問題,雖然是釋放了在職母親的工作機會,但賺取「母親溢價」背後,同樣犧牲了不少非物質的家庭樂趣。到兒女長大,驀然回首,兒女與母親雙方似有所失,反而外籍傭工倒像半個母親,與兒女相處的時間更多。

孩子小時候,為了生活,無可奈何,追求的是「母親溢價」的成本效益;到孩子長大,離家遠去,又苦苦思索孩子童年時的殘缺回憶片段,人生就是充滿無奈。

個人並非孤島,在經濟轉型,傳統大家庭沒落的大環境下,政府的政策理應回應民之所需,而非着其各自求生。事實上,歐美及日本等國社會保障制度較為完善,一般家庭並不流行聘用家庭傭工照顧老少,通常會有社會支援資源配合,甚至以前共產制度下的大陸一般也會在工作單位設有托兒服務,反而是注重傳統家庭人倫價值的臺灣與香港,社會支援資源嚴重不足,一般人要獨自面對問題,獨力解決。

多年前我曾在丹麥生活,驚嘆當地政府愛護國民言行一致。丹麥乃小國寡民,才五百多萬人口,比香港少得多,也比不上大台北地區人口,但政府重視每一個國民,尤其是新生兒童,由政府發給全職母親薪資,讓母親安心照顧孩子,也就是國家未來所在,亦即國家最重要的人力資源。相比之下,我們的母親都很苦,臺灣母親更難為,除非你是貴如首富,更可節省一條毛。

如果李嘉誠的「留一口飯理論」可行,也被認真執行,請照顧生活徬徨的母親,還有她們的孩子,也就是我們的未來。沒有他們,我們的國家只會變得愈來愈老,也愈來愈窮。臺灣的出生率已居世界之末,新生兒是稀有資源,必須多加珍惜。今天不做,或做得不夠,到後悔時已太遲。

遺憾地,若要說支援發展投資市場,政府似乎更有遠見,會提出多番改革措施,以留住投資人,也留住掛牌上市的公司。只要對投資市場有利,政府從不吝嗇投放足夠資源,強調長遠投資的重要。然而,一旦涉及民之所需活生生的政策,卻總有一大堆延誤理由。這種事,兩岸三地一個樣,各自表述難唸的經。

經濟動蕩,前景不明,生兒育女需要過人勇氣。母親難為,當在職的臺灣母親更難為。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1. 這真是寫出很多台灣媽媽的心聲啊!好文!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