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載

今年十一月中,有新聞報導,大陸甘肅省慶陽市有民營幼兒園的小型校車在接載學生回校途中發生車禍,造成二十一死四十三傷。車禍死傷慘重,因為原本限載九人的校車,事發時,連司機與跟車女教師在內,共載有六十四人!校車不單近乎奇蹟般嚴重超載,而且超速,更逆線行車,與運煤大型貨車迎頭相撞,死傷枕藉。其實,如果這是常態,出事也不太算是意料之外,只差早晚矣。

車禍發生後,貨車司機被當地公安拘捕,之後的遭遇與結果就沒有了下文。死傷了這麼多人,又都可能是受害家庭的獨生子女,在「都是他的錯」的激動情緒主導下,貨車司機大概逃不了刑責,公安交警立功,水過無痕,平安無事,繼續和諧。

到底是誰的錯?責任在誰?才不久前,不是高調地敲鑼打鼓,聲言要杜絕「十八途人」的冷漠嗎?冷漠的,不是說災難後沒有施加援手,而是一直以來沒有正視危機,反而習以為常,容許幾可預料的災難出現!

還原車禍發生當日,六十二名學生在司機與老師接送下上學,校車必定經過多處地點讓學生上車,學生年幼,大概有家長陪同,即起碼有六十二名學生家長清楚目睹校車的嚴重超載違法事實,卻又無動於衷,而且,可能每天如此。

據報導,為騰出更多空間接載更多學生,校車後座椅全被拆卸,只拉了幾條繩索讓學生拉着扶靠。六十二名學生,光是擠上車已近乎耍雜技般不容易,但學生家長竟自願將孩子送上,可能也會幫忙推擠進去。與司機及老師不同,學生家長沒有利益考慮,也不可能不知道危險,但所有人都選擇服從,而且每天往返兩次,慣性掩埋基本理性而變得麻木,直到災難發生,然後呼天搶地表達悲哀。

這種麻木與愚蠢才最可怕,也最可恨。其他角色如公安交警不行執法之責,只是將悲劇點綴到變得滑稽。人人麻木,人人都以為自己無辜,也就人人永遠都是悲劇人物。

正如龍應台曾問:「中國人,你為甚麼不生氣?」魯迅有先見之明,老早指出我們的木然冷漠。胡適也找到病源,就是我們都染上的差不多病毒。柏楊最為直接,原來我們都一身醬缸臭氣。

其實,類似的事情可能在我們身邊時刻發生而絲毫沒有感覺。

限載九人卻實際變做六十四人,槓桿比率超過七倍。有多少人理財也是同樣在大玩超槓桿戲法而不知自制?用信用卡消費,盡量賺取每一分毫利益,就叫精明?就會被神化?或用盡融資去做生意、做投資,就代表有大志、有抱負?車禍前,大概司機也曾被誇獎,懂得節省又有效率,直到悲劇出現。

從個人消費或投資到企業經營,甚至政府管治,不就是一連串的理財槓桿平衡?如果平衡拿捏得好,萬事大吉,就是生財有道,但久而久之,慣性使然,警剔下降,則禍害而至,陰晴起伏,循環不息。以摩菲定理(Murphy’s Law)而論,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放諸今天世界經濟混亂局面,又似是自當必然。

散戶做投資,如果每次都將融資槓桿比率放大至所有財力極限的七倍以上,理財已沒有意義,簡直是賭命,包括身邊家人所有,只要一次失手,全家遭殃,而失手又屬必然。

貪婪亦然,由貪瀆不斷放大而押上所有誠信,害人害己,如果身邊家人容忍或服從,同樣責無旁貸,不是一句「母命難違」可以了事。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