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命難違

幾年前,大人物之子被指控涉及貪污洗錢,推說一切不當行為都是唯母親命令是從,母命難違,將所有罪名歸咎到自己傷殘的母親,企圖洗脫自己夫妻倆罪名。看到這一幕,嘆氣之餘,心中不忍,難以釋懷。

當子女的,父母雙親年紀大了,要關心還怕來不及,未能盡孝道反哺養育之恩,怎麼會對自己母親如此殘忍?無論有甚麼理由,法律上也許可以脫身,但道德上一輩子逃不掉罪責,到底是聰明或是愚蠢,唯有當事人自知。待他日自己兒女長大,如何面對?或若有宗教信仰,不知要如何懺悔?

如果養育子女是一種投資,投資風險不低,整體看來,投入愈來愈多,但收益似乎一直下降。與我們父母輩的時代相比,無論是個人或社會資源,有形的物資投入,肯定增加了許多,但收益似乎未見有明顯增長。當然,那要看受益人是誰。有時候,作為投資人的父母,多年投資下來,不見得一定能獲利;而作為投資法人的整體社會,以結果論投資效益,投放在下一代的資源好像永遠不夠,以致常令人有一代不如一代之感,不知當中有多少是資源浪費或胡亂投資的結果。

那作為被投資對象的下一代,就是受益人?卻見年輕人多抱怨不容於成年人世界,以致有選擇逃避,也有故意反叛,甚至通過多種方法拒絕長大,不想承受他們感覺陌生的責任感,又或是將責任與承擔視同兒戲,以為像電玩般隨時可以重來。可能年輕人自己也不清楚在追求甚麼目標,只是感到有所欠缺,只感到承受不來的期望與壓力。更可能的是,年輕人對被教育的理想與現實兩者的巨大落差感到困惑,看盡成年人世界的虛偽,所以選擇放棄。

失去理想的現實,只剩下墮落。失去年輕人,社會只有衰老。而失去懷有理想、雀躍起步的年輕人,社會就只剩下一副疲乏老去的軀殼,向下沈淪。

香港曾經有銀行在銷售兒童教育基金時,找來初為人母的運動明星做宣傳,說養育一名孩子長大成人,最少要花費四百萬港元。廣告推出時,宣傳中養兒育女所需的投資數字嚇怕不少人,不知有否產生反效果,反而催生更多「頂客族」(DINK – Double Income No Kid),乾脆將錢花在自己身上,免了做賠本冤大頭。相反,貧窮戶卻通常子女較多,如果根本沒有理財觀念,仍然抱着天生天養態度,只管生育,不管教養,個人辛苦,社會也沒有好處,反而浪費人力資源。

相比香港,臺灣的人口結構有幸有不幸。香港本地出生率同樣隨經濟情況升降,經濟不景氣時,年輕人自顧不暇,不願意生育兒女,這也算是負責任的理性行為,但人人如此,就會成為社會隱憂,到經濟改善,很多人卻已錯過當父母的機會,社會失去的人口斷層,已追不回來。

與臺灣不同,香港每天接收一百五十名來自大陸的新移民配額,但沒有任何設定條件的決定權,由大陸自行分配,當中有香港人的大陸配偶與子女,也當然有各路條件不明的人。另外,拜自由行所賜,香港的公家醫院產房,幾乎被大陸孕婦占領,以致香港本地孕婦多次遊行抗議。私家醫院則以客為尊,認錢不認護照。香港人要當母親,同樣難為,更不用說買奶粉之難,因為都被水貨客倒賣往大陸去。光看數字,實在看不出原來出生率的好一部分並非香港人所生。這正是許多香港人憂心的「換血」危機。而政府的相應政策,就是在每天一百五十名配額外,再額外增加自訂條件的投資及特殊人才移民配額,以平衡新移民素質。

臺灣沒有這種人口換血危機,都是自己的公民,更需要政府做出承擔,政府也更沒有理由吝嗇。每一名新生兒,都是社會的珍貴資產。

養兒育女,是一種責任,需要過人的承擔勇氣,但假如最終卻換來「母命難違」的開脫之詞,實在可憐。聰明抑或愚蠢,任憑世人評說。

當年,岳飛與兒子在杭州大理寺風波亭遇害,難道是岳母在其背上刺字「盡忠報國」的母命難違拖累?都是洋人看得開,英王愛德華八世不顧母親瑪麗皇后反對,堅持迎娶美國離婚婦人,不愛江山愛美人,違反母命,寧願放棄王位,忠於自己愛情,一樣贏得世人尊敬。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