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的伏筆

上期Cooper曾以美股S&P 500大企業長期實質殖利率達6.0%,是1974年來第3次進入最具投資價值時機,評論若非金融主權債事件,其實美國的經濟前景是看好的,而本期Cooper卻也要提醒各位讀者,由於近年來不曾間斷的債信危機持續打擊著金融市場,所以,取代黃金成為避險資產的美元雖持續走強,但卻也無法讓風險性資產(如股市)受惠,反而美國公債、TIPS債券(抗通膨)、投資等級債券等防禦型市場才是資金聚集的主軸(如表一)。就在這股資金搶奪戰當中,一旦遇上市場防違氛圍高漲美元就轉強,美元一轉強,以美股為代表的風險性資產旋即下跌,就如同圖一所示,目前美股與美元反向走勢的關聯係數高達0.86,再加上Bloomberg調查的2012年Q1美元走勢預期看漲的比例持續高漲(如圖一中的綠色線),顯見現時市況是個多麼的保守。不過,美元與美股走勢近年來呈現反向高度關連的現象亦並非是不可改變的,而唯一可轉變這種氛圍的就是將那外在干擾因素去除,而這個時間點差不多就在2012年的2月。

怎說呢,2012年2-4月是PIIGS償債高峰期,而其中義大利的債務到期金額達1/2以上,現在市場最擔心的已不再是希臘債務違約,而是義大利債務到底該如何解這燃眉之急,而身為歐元區龍頭的德國自己也在盤算該如何運用此危機意識,讓歐元成員國願意將財政政策的大權交出來,並且可以維持歐元持續運作,而這就將在2012年2月作最後揭曉,只要義大利穩注,你我就是這歐元經濟共同體熬煉成金的最佳見證人,但是其經濟面臨長期調整的代價卻也是歐元經濟共同體國家必須一起承擔的。而反觀中美英三國就有很大的機會竄起成為引領全球經濟主要成長的火車頭,這是後話,有機會再論。

表一

故唯有待歐債危機解除,美元避險功能再次退場,美元才能真正反映美國經濟體的實質面,但不代表屆時美元就會轉弱,只是市場訴求的觀點改變而已,何時美元和美股之間的關係可以回覆到1995-2000年的正相關關係(美元升值,美股同步上漲),就端視美國經濟發展及美國消費者消費習性何時改變囉。

也因著如此,美股短期面臨窘境,市場避險需求走向美元,但方向是防禦型資產,就如LIPPER所追蹤11月共同基金的資金流向,貨幣市場基金贏得最大淨流入533億美元,債券基金也是淨流入206億美元,唯獨股票型基金還是呈現淨流出223億美元。而上期所提示的S&P 500大企業的長期實質殖利率已創1974年來第3次達6.0%,股市已進入長期投資價值區塊,此等好時機下,何時能再贏得市場資金青睞,那就是風險性資產要領軍的時候了,只是目前再等等吧。

圖一

再來說說中國股市近期的變化,在中國調降存準率之時,Cooper曾載文言中國的帆已揚起,但尚欠東風,而這東風就是中國人民銀行調控股市資金的7日回購利率,也舉圖二作為依據說明自2009年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對於7日回購利率的基準基底過往只有向上拉升從沒有向下調整過,而最近半年的基底利率位置約在3.20%。上週五,161211正當市場傳聞匯金進場救市(傳言至今未被證實),上證A股指數單日跳升2%,唯一可供證實的數據就只有7日回購利率下跌來到3.07%破了3.20%的基底,而昨日週一191211的位置也在3.05%稍低的位置。唯3.07%抑或3.05%到底只是個意外,或是實質政策性的指導下的產物,當然有待近日作重點追蹤,如當真是政策性下了指導棋,大中國股市低檔還有多少空間就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囉,還是那句主軸的老話,領導人要接班了,很多事都要穩住,至於要歌功頌德誰呢,就看屁股坐啥位置囉。

緊接的兩個週一都適逢香港休市,還謹容Cooper休筆兩週回台探親唄,先預祝財子學堂的讀者們新年快樂,來年更好!

圖二


筆者: Cooper

早年在台灣擔任自營商操盤人,多年財訊專欄主筆經歷與財經節目常駐名嘴,曾任投信投顧公會監事,亦擔任過大中國地區股市的研究與操盤,目前從事國際金融性衍生商品交易。

分享這個職位上

4 評論

  1. 嗨..cooper大…也祝您新年快樂..身體健康..一切順心如意…謝謝您..您辛苦了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