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派對

歐盟峰會結束,英國力排眾議,以一對二十六之勢,獨力反對修改歐盟條約,招德、法二國猛烈批評,裂痕加深,日後英國在歐洲外交事務上,勢必更遭孤立,往後局勢發展,影響深遠,值得留意。

英國搞糟,惹來非議,英國《每日電訊報》引述法國外交官言論,批評英國做法「像去換妻派對但又不肯帶老婆去」。我不知道這類派對在歐洲是否很流行,也沒有認識,但形容倒十分有趣。原來,參加換妻派對,除了是道德議題,也是博弈理論的計算。

如果換妻派對的主辦者列明要求參加者都要攜帶妻子出席,但又從不嚴格檢查伴侶身份,假設有人希望參加卻不願帶老婆去,改以隨便付費請來其他專業女性替代,反正會跟其他參加者的「老婆」交換出去,這遊戲有輸家嗎?。假如派對中只有一個參加者這樣做,別人都不知道,這個人就是最大贏家,贏的是心理滿足感。但如果派對中其實人人如此,都以替身代老婆本尊,卻又互不知情,那便沒有輸家,每個人的期望都被假象滿足。

然而,只要「有人做假」這消息流傳出去,不管實際有多少假的「老婆」替身,一下子市場信心崩潰,互不信任,都怕吃虧,人人都變成輸家,輸的是性趣心理好奇素質,派對特色盡失,除此之外,市場交易默契蕩然無存,不容易再重建起來。

換句話說,當人人對制度有信心,不管是否真的有「假貨」出現,只要人人繼續相信,說不上誰是輸家,而以假亂真的參加者則肯定是最大贏家,獲得最大利益(包括老婆不知自己參加派對)。

顯而易見,理論上,維持投資人(派對參加者)對市場(換妻派對)的信心至為重要,影響到市場的存亡。但派對主辦者不會有權力驗證「貨品」真偽,只能依賴參加人自律,這是制度上的先天缺憾,難以改善,結果是人人姑且表面相信,私下不是不在乎就是也自保以假貨替代,反正只要不說穿就一樣快活。

這不就正是歐洲債務危機的縮影嗎?

根據歐盟於1992年成立時簽署的《馬城條約》(Maastricht Treaty),本來對成員國的債務上限列有明確規定,不得超過GDP的60%。但多年以來,這如同寫在沙丘上的要求根本沒有達到,歐盟又缺乏執行力,成員國濫發國債情況普遍,中福利鴉片毒癮已深的希臘與意大利等病豬,故然債臺高築,就連老大哥德、法二國的國債比例同樣超過GDP八成。事實上,以2010年年終數字來說,符合債務上限的歐盟成員國,只有區區波蘭與捷克二國!

整個派對上,人人性志高昂,話說得漂亮,原來只有兩名「真身」!至於被德、法老大哥批評的英國,債務占GDP76%,情況稍好,但也好不到那裡去,都是一筆糊塗賬。

跟參加換妻派對的博弈計算一樣,自己如果真的帶老婆去,嘴上不說,心理上先輸,因懷疑別人做假,結果最終也會帶個假的去,反正派對主辦者從來不驗證,也根本無法做起。到最後,自助餐方式,大家隨便,真假與否只能依賴自律。

歐盟先天缺乏針對成員國的執行力,成員國也不向歐盟賣帳,反正選票是在各自成員國的選民手上,結局幾乎注定,只差早晚。歐盟峰會就是想要改變這狀況,加強歐盟對成員國的執行力,但事實上能否做到言之尚早。英國獨力反對,就是要保護占GDP一成的金融業自主權,也不能說錯,但政治代價可能很大。美國隔岸觀火,雖然是盟友,但少了歐盟這勁敵,美國獨大之勢不改,更能放手針對中國。

嫌魚腥味的貓,未之聞也。如果可以通過舉債使用公共財去討好選民,政客會嫌魚腥味嗎?法國指責英國不帶老婆赴派對,英國才精打細算,波蘭與捷克不是英國的一杯下午茶!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