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與政治色盲

投資與政治,對散戶來說,那一個較易掌握?

與散戶買股票永遠只能當小股東不同,理論上,政治沒有大股東,每一國民的選票份量相同,不存在大老闆呼喊指罵、叫人閃開讓他投票的事。政治上,人人平等。

然而,只要多點幻想,將自己與政黨或政治人物用虛線連結起來,情緒便容易起泡沫,人人感覺黃袍加身,天降大任,幾年下來就是等選舉的一天,用泡沫幻象去化解當前實際困難。

自命食家的人最是刁嘴,對吃有百般挑剔更諸多要求,但不一定會燒菜做飯,像慈禧太后每次用餐都擺上百道菜看着,但不等於慈禧能燒一手好菜。有說怕熱就不要進厨房,但更多的人卻偏要白吃,不是進厨房自己弄,而是吃掉別人弄的飯還嫌太硬。

有做過保險投資理財的,都知道保險投資基金,沒甚麼稀奇,但竟然連巨額保費資金來源也說不清,從香港角度看,發生在公務員身上,實在不可思議。遺憾的是,卻又接連發生投資程序說不清的事,在投資世界,這雖然並不少見,但肯定有錯,不是在投資的標的項目,而是在角色的利益衝突,是基本的「中國牆*」(China Wall)問題。無論願景多麼美好,缺少能交付的正直人格,願景仍然只是願景。

都說政治最是詭詐,因為除人格外,幾乎沒有自己付的成本,如果連人格也不在乎,就真的是白吃白喝的拆白黨,輸的都要全民買單結帳。相反,散戶買股票,無論多投機,都要成本,就算像童子提大刀般生吞原子彈,用信用卡透支刷出股票,欠債早晚還是要自己還,不會無故傷及無辜路人。

生吞政治原子彈,後果嚴重,隨便用激情口號,豪言壯語,「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去了宣統,來了袁大頭,走馬花燈,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心甘情願地將手握的選票拿去交換願景泡沫,只要政客答應將明月送上,不計較明月卻原來只是水中倒影。

雖說政治上人人平等,但政治的悖論也在於國民付出與獲得的不對等。無論是聰明人或笨蛋、認真或玩世不恭、有交稅的老實人或是偷雞摸狗的騙子、好人或壞人、真愛國或真賭博,人人手上選票份量相同,再分歧的政見,都要一起承擔政治共業。

就算在家庭內,今天父母與子女的鴻溝也如隔山,但在政治上,人生才初起步的首投族關鍵票卻可能決定國家政治命運!年輕人充滿理想,但容易激情、不計後果,好壞相對。江山代有人才出,未來終歸屬於年輕人,但錯誤的理想泡沫,代價可以很大。

如果是投資,神仙股泡沫吹得再大,藍籌股的投資人可以不理,正如巴菲特(Warren Buffett,1930 -)當年堅持不投資在虛擬的科網股泡沫上;持有退休基金的長者,也可以選擇不投機在看不懂的金融衍生工具上。在投資世界,各有各的市場。

但政治卻是一窩燒,誰也逃不掉,每人都要參與自己決定不了卻又是共同決定的政治遊戲。既是共業,更需要一起扛上責任,只有無奈,卻沒有無辜的空間,正如當年反對希特勒(Adolf Hitler,1889 – 1945)最烈的德國選民同樣擺脫不了納粹幽靈的共同印記。

臺灣人手上的選舉權,不知羨煞多少香港人!為了打擊並壓止香港人的相同權利訴求,以曲非直,不知有多少惡言反證臺灣民主禍害,無知也無聊。

有說不要跟股票談戀愛,但要珍惜選票。買錯股票可以賠錢再來,選舉則是眾人共業,沒有對錯,但教訓可以很沉痛。

 

*「中國牆」(China Wall): 英美證券業制度中,為防止利益衝突而限制不同部門的敏感資料互通的做法。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