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退歐的受惠者 日本

希臘退歐的肥皂劇事件從2010年底至今,到現在還是處在進行中的階段,是人都有尾大不掉的厭惡感,寫評論的,看評論的,都快麻木了,就唯獨股市受著心理層面的影響忽上忽下,貪婪與恐懼的直接衝擊份外的刺眼。

Cooper這篇文章不是討論希臘到底退不退歐盟,先看看近期冰島的經濟再說。今年三月,冰島已開始提前償還IMF貸款;Fitch於27/2/2012將冰島長期主權債務評級由BB+上調至BBB-;3/5/2012已經成功發行10年期公債總發行額為美元10億元,票息為5.875%,次級市場交易殖利率界於6.09% ~ 6.20%。此意味著冰島已然擺脫了垃圾級債券,重返國際信貸市場融資。而在這之前,受2008年金融風暴之累,冰島選擇讓三家銀行高達610億美元債務破產、冰島克朗對歐元貶值80%、兌美元貶值近半、物價大幅上揚。而至今日,冰島經濟也因選擇正面回應衝擊而走出經濟陰霾。這樣的例子並非僅侷限在冰島,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起源於泰國,波及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及菲律賓,而後經過臺灣、香港達到南韓,這段歷史對生活在東亞經濟圈的讀者們應該是有深刻的體會。雖說利用貨幣貶值達到竊取國際競爭國家利益的作法是不足取,然卻是自由經濟世界下殘酷又現時有效的救命仙丹。

一直到現在眾人所看見相關希臘退歐的評論,都是一面倒的威嚇恐怖論,然Cooper套句股市俚語:『利空,是存在於突然發生的事件;已知的利空就不是利空』。為何已知的利空就不是利空?原因就出在已知的利空已經反應在金融資產的價值上(PRICE IN),未來就只剩下判別PRICE IN程度有多少而已。

以上的討論都不是Cooper今日文章的重點,誠如今日的標題,是日本。

二戰後,美國一直都是日本的長期”盟友”,可這盟友有時卻也是損友。日幣走勢的長期唯美是瞻,導致日幣一路從400, 300, 打對折?不用,跳樓大拍賣100,再到現在的80不到兌一美元,這中間歷經『不落日國』的榮耀到『垂死的老人』的悲哀,道盡人生百態。

東方之星的耀起,中國坦然無懼的向強迫人民幣升值的美國說不,看在眼裡的日本,在蠶食釣魚台群島主權的同時,再向左看看,1997後的東亞諸國、2008年後的冰島,向右看看歐元區主要強權國家,為何要強留希臘不放手,希臘現時政治經濟環境,不正是日本未來的增強版本嗎,如果日本真是意識到國際政經環境的改變,思圖之道唯貨幣也。

要追蹤日幣走勢,Cooper可以告訴你下圖倒是個捷徑,影響貨幣的走勢不外乎就是其與對應國家的利率差異。底下圖一黑色線條所示為美國與日本2年期公債殖利率差,其與日幣的走勢相關程度,堪用。如今,2年期公債殖利率差已然再次擴大,而擴大的原因讀者們若參照圖二,當可發現這差距非僅是日本2年期公債殖利率小幅向下,更大的原因反而是因為美國2年期公債殖利率,在自20/4/2012起的最近一個月裡開始彈升所造成,至於日幣若按圖一所示的連動預期,短期趨貶機率甚大。

圖一

圖二

日幣趨貶擴及的層面有多大,圖三是個很完整的解釋並可供讀者們據以推測。

前文提及日本公債殖利率近一個月是向下修正,越長天期下調空間越大,是故造成了下圖三中代表日本10年減2年公債殖利率差的橘色線條持續向下調整。經濟影響利率,利率影響匯率,匯率影響股市。就這麼連環圈出的架構,完全表現在圖三裏。

如今日本10年減2年公債殖利率差已然觸及1995年以來在技術面上所代表的大三角盤檔區域下緣,並面臨盤整尾端的待變局勢,若未來日本公債殖利率曲線持續走向平坦之途(整條曲線正斜率角度縮小,代表看壞日本經濟預期),就無法支撐目前日幣的強勢,也會讓日本領先指標在可預期的未來可以轉壞(圖三中黑色線條),然在這自變和因變數之間互為關係中,匯率走勢將是主導的關鍵因素,在希臘退歐沙盤推演最壞的狀況出現後,不可倖免的美元勢必再度轉強,您說說,美元轉強對日本股市會起到甚麼作用呢,再仔細端詳圖三,你應該知道的。

圖三

中國7日回購利率趨勢已發生重大改變,如以下圖四所見。先作預告,下期再行分曉。

圖四

筆者: Cooper

早年在台灣擔任自營商操盤人,多年財訊專欄主筆經歷與財經節目常駐名嘴,曾任投信投顧公會監事,亦擔任過大中國地區股市的研究與操盤,目前從事國際金融性衍生商品交易。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1. 謝謝非常精闢解析!
    期待下期繼續分享!!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