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見真章(上)

壹、美股才剛跌而已

過去數年聯準會(Fed)多次祭出量化寬鬆後,大批熱錢湧向市場,推升股市在金融危機的震盪中持續攀高。然而這一切就在上週三(6月19日)柏南克(Ben Bernanke)發言後嘎然而止,而且急轉直下。股市及債市受到QE即將嘎然而止的訊息,同時出現大幅跳水的局面。為何會如此? 如同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史班在6月7日接受CNBC電視台專訪所說:”長期超低的利率環境下,股、債價格都已經高到不合理的程度,這一定會出問題”。這種情況說穿了,就是我們一直跟投資朋友說的:從2009年3月以來全球股市漲太多而已,且在經濟基本面沒有大幅成長或是好轉的情況下,由資金面撐起的股市的確會心虛,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然而美股投資人甚至全球投資人似乎都慢一步反應,投資人在上週一~三的三天當中還在賭美國FED決策會議之後,可能會釋出有利的消息也不無可能,使得全球股市在上週前半場出現跌深反彈。但是,不幸的是,上週的下半場則因FED明確聲明QE將退場,全球股市馬上大跌。投資人要思考的是,美股道瓊指數都已大漲過且創新高,縱然未來可能還有更高的指數可以期待,但是短線再漲的空間真的很有限,此時做這樣的賭注,未免賭得太大了。但是許多投資人偏偏要做這樣的賭注,真是應驗一句話:不見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

今年美股的表現雖然不像日本股市飆漲的方式,但是美股從去年11月中的低點,如道瓊約12500點漲到5月中最高點15542點,不僅道瓊指數創新高,且大漲3千點,漲幅高達近25%。但是美國及全球的經濟基本面並沒有出現大鳴大放的好,近幾年來股市債市及商品市場價格的大幅上漲,只因為2009年以來利率太低了,資金往股市及債市,甚至其他的商品市場跑,甚至造就了黃金10年大多頭的光景。但是這一切美好的憧憬,可能隨著近期美國QE將退場負面消息,使得市場回歸基本面及實際面。

預期接下來的數月當中,在市場尚未達到新的均衡之前應該還會有「劇烈波動」,且在經濟基本面尚未能夠銜接上資金面之下,平淡無奇的經濟數據也可能無法激起買股興趣。預估全球股市可能至少還會再調整1~2個月的時間才會落底,而後再出現反彈。

以美股及全球股市來說,5月22日出現的高點可能就是今年上半年的高點。但美股在5月22日出現高點到上週五收盤為止,大約只下跌約5%左右而已,也可能只是剛剛開始修正而已,接下來可能還要再進入數週的修正。美股修正完畢之後,或許未來仍有高點可期也不無可能,只不過要再創新高將來仍需要一段時間。然而最強的美股若是才開始要修正,不管美股在未來1~2個月修正幅度是多或少,即使許多股市已經領先美股回跌修正介於5%~10%之間,勢必還會再引起全球股市跟著修正,投資人也將繃緊神經。

貳、陸股做最後壓縮?

我們原本期待美股及全球股市下跌的過程當中,陸股在未來能夠有機會成為全球股市的另一盞明燈,然而目前陸股也跟著沉淪,難以發揮支撐的中流砥柱。可能陸股目前也是遭受到全所未有的調整陣痛期吧,因為中國內部地方債的擴大及房地產大泡沫,兩者都有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加上工資大漲及環境汙染的嚴重性,使得許多外資工廠開始退出中國當地。

因而中國總理李克強上任才三個月,就展開至少十年來最嚴厲的緊縮銀根措施,以消減威脅經濟穩定的房市及游資充斥現象。若是如此的話,除非中國能在近期能穩定著經濟,而且又可避免妨礙經濟成長,否則中國可能難以在未來有能力推出新的刺激經濟方案,也將無法如同2008年11 月初推出6兆人民幣刺激方案,無法在全球經濟不佳及股匯市不穩的環境下,扮演著中流砥柱的腳色。

甚至,若是中國在緊縮銀根措施及肅貪禁奢等操作如有任何閃失,可能將危及全球成長。投資者正忙著應付美國聯準會的貨幣寬鬆政策退場,還要擔心中國收緊銀根過度的危機擴大,全球金融市場也可能因此激烈震盪。

從近期陸股走勢的疲弱不振,以及台灣許多訴求中概內需的股票出現大幅修正,如中租、聯強、潤泰新、潤泰全、台泥等等公司的股票出現大跌或是慢性下跌一陣子且創本波股價新低來說,或許只是印應"春江水暖鴨先知"的概念而已,只不過這個地方卻是負面的結果。

叁、新興市場股匯雙殺、商品價格下跌

由於美國從2008年9月雷曼倒閉之後開始實施QE以來,至今已經將近快5年,在歷經3次大規模的QE量化寬鬆貨幣之後,市場上的游資已經累積相當大的數量在全世界的資本市場流竄。這些大規模的熱錢首先避開歐美經濟不佳的地區(美國及德國除外),逕往經濟發展迅速的新興市場大量湧入。新興市場正在全力發展基礎建設之下,這些大量的游資對於這些國家來說,無異是注入了強勁成長所需的動力。從金磚十國及東協的亞洲國家來說,從2009年3月起都出現大幅度的經濟成長和大漲的股市。但因這幾年市場游資拼命堆積之下,包括經濟成長率和股市的漲幅也累積了不小的幅度,許多國家已經開始出現經濟及股匯市泡沫的情形。

問題是:水可載舟,也可覆舟。資金的大量湧入的確對經濟成長及股市有推波助瀾的效果,但是資金退潮也會造成經濟成長及股市水位往下下降,甚至超跌,所以許多新興國家對外資資金的確又愛又恨。近期許多倚靠大量外資資金注入的新興國家,因美國QE即將結束及中國收縮銀根之下,外資資金開始從出現股市泡沫的國家先行獲利了結,然後匯出資金離開新興國家市場。

這樣的結果,使得新興國家的股市大跌及匯市大貶,新興國家為了抵抗外匯的貶值可能造成外債的增加,就以升息的方式來穩住匯市。但是升息之後對國內經濟的影響呈現負面,也不利於股市的發展。從近期的巴西、印尼紛紛升息對抗通膨,但是效果卻不如外資匯出的力量,造成股匯市雙雙下跌。

然而由外資資金湧入造就新興國家經濟增溫並且開始在向上發展,經濟發展也伴隨著通貨膨脹,此時解決通貨膨脹最好的方式可能就是升息。但是一個國家要升息,如果經濟成長不是架構在實質的經濟成長及大量的基礎建設之下,由游資所推升的榮景可能都只是一時而已,根基不是很穩固,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就是因為外資的大量撤出所引起的。當時泰國的外債比太高,外資擔心泰國無法順利償債而開始撤資,泰國政府為了留住這些國外資金而拼命加息。

問題是泰國借了大量的外債且因經濟疲弱的狀態之下根本無法償還高額的利息,最後泰銖無法撐住匯價,泰國在1997年7月2號放棄與美金掛勾長達13年的固定匯率,改採浮動匯率,當天泰銖暴跌20%,自此由泰國開始掀開了這些東南亞當初是新興國家的金融風暴序幕,逐漸蔓延成整個亞洲形成亞洲金融風暴。

只是外資資金從股市及債市獲利了解並且匯出資金之後,在目前利率有機會從谷底翻升造成債市走空、商品市場進入調整,美股剛剛進入修正,退出來的資金短期無處可投資,可能會暫時停留在握有美元部位,造成美元的升值。這樣的結果也造成以美金報價的商品原物料價格下跌(石油價格除外,因為石油價格仍受地域性政治的影響),進一步壓低以原物料為出口大宗的國家經濟,例如巴西及澳洲即是如此。由外匯和股市的連動這兩者的關係來看,我們就會發現到,巴西及澳洲正面臨外資大量的撤退,造成巴西的里拉及澳幣大幅度貶值。從巴西和澳洲的外匯和股市下跌過程中,也給我們一個提示:可能今年原物料會出現大幅度波動的風險。

5月底全球股市面臨高檔轉折之後,上週FED會議發表的聲明不符合市場的預期,使得全球股市投資人真的死心了,股市也因此大跌。但是,這只是有先見之明的投資人率先落跑而已,接下來投資人仍需要提防基金投資人的贖回賣壓。雖然6月分全球股市出現負面的發展,也可能是初步的調整而已,未來全球股匯市還會再進行調整一段時間。但是接下來會出現如何負面的蝴蝶效應,可能誰都說不準,7月份可能才是關鍵的一個月。我們只能提醒投資人一定要做好風險控管,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

筆者: 陳 冠升

經歷:保誠投信菁華基金經理人,1997年第二季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保誠投信高科技基金經理人,1997年全年基金績效全國第二名;保誠投信外銷基金經理人,1999年前3季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2001年全年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2001年度基金金鑚獎;台灣工銀證券自營部主管暨專業副總經理、台灣工銀投信投研處主管暨資深副總經理;第一金投信(原建弘投信)國內(外)投資處部處主管。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