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戴上身 – 琥珀

現代人追求有機農業、有機食品、有機蔬果的有機健康生活。在珠寶的領域裡也分有機和無機。像是翡翠鑽石紅寶石祖母綠,單晶也好微晶質的集合體也好,都屬於無機寶石。而珍珠、珊瑚或牙類以及這回要談到的琥珀,物體本身都來自動物或植物的有機物,因此歸類為”有機寶石”。

冬蜜和春蜜

國際市場琥珀就一個名 – Amber,這個詞可能源自於敘利亞語的「harpax」,意思是阿拉伯文的「在海中漂浮」之意;由於琥珀在燃燒時會散發出香氣,德文稱它為燃燒的石頭(bernstein)。又因為琥珀磨擦可產生靜電,希臘文以電石表示(Electron)。在中國傳說是老虎目光凝集入地後形成的礦石,代表著老虎的魂魄,所以稱為「虎魄」,也可能音譯自中亞語源的harpax,另外還被稱為、瑿、遺玉、江珠、育沛、頓牟等名,在《本草綱目》裡指出漢方醫學裡經常使用的藥材;琥珀是經過地質作用的高壓高熱後成為化石的寶石琥珀,形成的時間依各產地從五百萬年到三億年不等,來自古代的松柏樹種所分泌的樹脂長時間被深埋所形成的琥珀,質地相對較脆軟,需要像對待珍珠和珊瑚般溫柔地把玩,久了能愈加溫潤色澤益發晶瑩,宛如盤玉般地過程,不僅在摩挲間享受到琥珀散發出淡淡遠遠的松香氣味,顏色也像老酒般一種飽滿又細膩的醇厚之味。琥珀具有層次的金黃色系,古今中外經常喻作美好事物的形容詞,琥珀色的眼睛、琥珀色的瓊漿玉液、琥珀色的夕陽。

看得剔透像春蜜的叫「琥珀」,奶黃不透明活像冬天結晶蜜的稱「蜜蠟」,在亞洲我們依透與不透這樣區分琥珀,其實兩者是同一種有機寶石,具有相同含碳、氫、氧、硫還有微量元素稱為琥珀酸的成分,元素比例的不同形成顏色和透明度的各種表現。 琥珀的顏色繁多且各有其愛好者,珠寶設計師的首選透明色黃稱明珀或金珀,被視為老件中的逸品是紅色的血珀和深紅的瑿珀,富含植物內含物的黑色翁珀,溫潤如玉鵝黃色的是蠟珀,白色如骨稱作骨珀,科學家最關注裡面有生物的叫蟲珀,還有歐洲藏家最愛如油彩般圖畫的花珀等等,幾乎為每一種顏色都起了個名,可見人們對琥珀的親近和深愛。

北方波羅的海的琥珀絲路

全世界琥珀蘊藏產量最豐的波羅的海,左起丹麥、瑞典、德國、波蘭以及俄羅斯、烏克蘭、立陶宛等國的礦源沿著海岸線圍繞著,因此被稱為波羅的海琥珀,產出的琥珀多為金黃色,紅、白、黑也不在少數。這些琥珀會漂浮在海上,時常沖積在海岸邊,人們稱之為”海珀”; 歐洲諸國流傳著關於琥珀的故事,在立陶宛,人們認為琥珀是波羅的海裡的人魚女神茱蕾蒂,錯愛凡人男子的女神,父親雷神震怒下殺了這名漁夫,並且破壞了茱蕾蒂的海底琥珀宮殿。被鎖在海底廢墟的茱蕾蒂無法忘却情人,淚流不止的她滴滴淚水都成了晶瑩的琥珀,而在丹麥,人們稱琥珀為美人魚的眼淚; 在北歐,愛和慾望的女神菲依雅貪婪一串金項鍊,居然和妖精交換了自己的愛和婚姻。東窗事發後人財兩失,丈夫離她而去項鍊也隨之消失,悔恨萬分的女神哭著在各地尋覓丈夫的蹤影,徬徨的眼淚掉在地上掉在岩石中變成了黃金,掉在大海裡變成了琥珀;還有一章是希臘神話裡的太陽神之子帕耶特Pheaton,駕駛火戰車-太陽,不純熟的技術而喪命,妹妹們的悲傷化為白楊樹,樹繼續流著眼淚,淚水凝固成為琥珀。人們稱樹脂為樹的淚水,樹脂其實也就是琥珀的前身。

波羅的海四千萬年前曾被原始森林覆蓋,樹木產生的樹脂經過千萬年壓力和熱力的作用下形成了琥珀。地殼遷移變動森林變成了汪洋,埋藏在海底的琥珀隨著時間漸漸沖上海岸。四千年前交通受山脈阻隔,地中海商人遠至波羅的海地區購買琥珀,開闢多條利於運輸的「琥珀之路」。最早的琥珀之路從丹麥北部向南貫穿歐洲大陸直到地中海。琥珀貿易的發展不僅串起歐亞的交通,並且能夠換取同等重量的黃金,琥珀因而得到「北方黃金」的名號。

聞名世界的俄羅斯琥珀宮,正是集合波羅的海琥珀之大成,一塊塊的琥珀以馬賽克的拼貼工藝鑲滿了一整個宮內廳堂,深淺不一的琥珀雕琢組合出立體的作品。滿滿的琥珀包圍住那溫暖安祥,金碧輝煌卻又不張揚的氛圍,展現出這種寶石內斂的特色。另外多明尼加和墨西哥產出帶有藍或綠色的螢光反應琥珀而聞名。中國撫順的煤礦區伴生了色澤古典的礦珀,產量原本就稀少,近年來由於封礦後價格更是隨之水漲船高。《天工開物》中提到,「琥珀最貴者名日翳,此值黃金五倍價,紅而微帶黑,然晝見則黑,燈光下則紅甚也…」。如今需求大於供應的市場,優質礦珀的價格同樣超過黃金價值許多。

蜜蠟和琥珀

琥珀與蜜蠟的名稱在市場上經常造成不同的見解,認為琥珀和蜜蠟是兩種不同的物質。有的視蜜蠟的年代比較古老,或是認為蜜蠟的數量比較少色系質地更加厚實,因此市場價格比較昂貴。晶瑩剔透像蜂蜜的叫「琥珀」,蜂蠟色澤不透名的稱為「蜜蠟」,在亞洲我們是這樣區分。在寶石學中琥珀和蜜蠟是同一種有機寶石,通稱琥珀Amber,是同樣含有碳、氫、氧、硫還有微量元素稱為「琥珀酸Amber Acid/Succinic Acid」的成分,比例不同會造成外觀、透明度上的差異。價格反應市場偏好造成的差異性,在國際市場琥珀和蜜蠟價位是不分上下的。

時空膠囊

唐朝詩人韋應物有一首”詠琥珀”之詩:「曾為老茯苓,元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猶可觀!」。在生物科學家眼中極為珍貴的是,琥珀紀錄了地質、生態環境以及昆蟲生物的演化過程。被包覆封存在琥珀裡的生物細胞內部結構完整,並曾經成功提取了最古老的去氧核糖核酸分子。科幻影片《侏羅紀公園》正因這個源由構思出滅絕物種恐龍再生的劇片情節。

琥珀裡常見小氣泡,琥珀的熔點較低,歐洲人喜愛用加熱的方式讓氣泡產生圓盤狀的應力裂紋,形成閃耀的視覺效果稱為「太陽光芒」或是「睡蓮葉」。這是廣被接受且頗受喜愛的處理方式。也有人用加熱產生氧化作用,讓琥珀的體色變深,感覺更為古樸甚至產生「風化紋」的效果。鍾於原味的設計,在成品上還會刻意留下一小處原石的皮殼,除了增其天然的質感外,同時讓消費者放心這是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程序的琥珀。

琥珀經過摩擦生熱或是磨成細粉點火燃燒,釋放出淡淡的松香氣味被認為有安神定性沉靜氛圍的效果,亦廣泛成為念珠等宗教器物的選擇。琥珀的溫暖色澤和凝脂潤澤質感,金黃的色澤散發人親土親的安祥氣息。中國自漢代收琥珀做為上納宮廷貢品,宋代以琥珀佐飾龍袍到清代的朝珠及朝冠頂的使用。琥珀為吉祥如意尊貴之物表露其中深得人心。

鑲滿琥珀的廳堂

俄羅斯著名的凱薩琳皇宮裡有個琥珀廳,琥珀廳是歷經滄桑的美人,1701年崇尚藝術喜好華麗的普魯士(今德國)國王腓特烈一世,大費心思在他老婆位於柏林近郊著名的夏洛特堡Charlottenburg裡,招集眾多建築師藝術家連手打造一間完全由波羅的海琥珀裝飾而成的起居室,作為和貴族友人們相聚的會所,這項工程歷時數年,幾乎耗盡普魯士國庫,而皇后卻在1707年工程幾盡完成前逝世,爾後腓特烈國王將這些精雕細琢的琥珀鑲板移至德國最豪華的皇宮盧森堡Oranienburg裡,不過同樣的命運,工程未了國王驟逝。然而,繼位的國王腓特烈威廉一世專注於軍事,命令將這些珍貴的琥珀材料裝置在柏林皇宮裡的一個書房。1717年沙皇彼得一世到訪德國,非常喜愛這間琥珀書屋,威廉闊氣地就將這批琥珀送給了沙皇,也希望藉此能與具有德國王族血統的沙皇家族締結同盟,就這樣整座琥珀宮的材料就來到了俄羅斯。

彼得大帝遷都於聖彼德堡至今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俄國皇室十分重視這批珍寶,仔細研究設計之後於1755年,將它置於凱薩琳夏宮正式的接待廳,並為其投入許多特別鑲金的雕刻品、畫作和絲絨工藝技術,為琥珀廳更添華麗經典的皇家氣派。1770年完成修飾的工作,565枝蠟燭照亮整個大廳,燭光灑在蜜蠟琥珀上頭,鎏光四射的光采可想而知;好景不常,第一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琥珀珍寶再度顛沛流離,納粹入侵聖彼得堡(當時改稱列寧格勒),表示這原本是德國的寶物,所以將能拆卸的部份運送到德軍的佔領地柯尼斯堡。不過經過聯軍轟炸波及柯尼斯堡,加上納粹同時摧毀了凱薩琳宮殿,琥珀廳的寶物雖然被極力保護或小心翼翼地藏起來,終究不敵戰爭的無情,琥珀廳的所有物件被偷的偷,能確認的也證實在戰事中燒為灰燼。

1979年,俄羅斯政府當局認為有必要重建這座人類文化瑰寶,委託列寧格勒科研中心等三個單位,集合科學家、史學家、建築師、工藝家,搜遍史集資料並用科學的方法以重現原物真實的面貌。估計需用到6噸的琥珀原石,去蕪存菁後能使用的部份不到五分之一,當地經授權的Kaliningrad琥珀工廠耗費二十年時間來進行復刻的工作。直到2003年5月31日,也是聖彼德堡建城三百周年的紀念日,正式宣佈峻工並對外開放參觀。經過專家學者以及工藝大師們花了近二十四年的努力,睽違以久的琥珀廳Amber Room再現風華。完成復元的大工程,瑰麗的琥珀廳風華再現,馬賽克工法細緻鑲嵌達1300平方英呎金碧輝煌的圖案,被稱譽為世界人類文化奇景。據估計, 琥珀廳造價達二億五千萬美元,只是面對歷史的意義和觀光經濟發展的潛力,寶物本身已經超越價格層面了。

展覽訊息

台灣博物館 館前路

時空膠囊─琥珀特展

2013/4/22 ~ 2014/3/2

 

筆者: 杜雨潔 Judy

師範大學創新管理MBA班、德國寶石學院 FGG (DGemG)、美國寶石研究院 GIA GG、英國皇家寶石學協會 FGA、瑞士珠寶研究院 SSEF SGC。工作經歷:珠寶世界雜誌特約編輯、國際金融理財中國專家委員會CFP項目中心講師、經濟部商檢局聘任制訂珠寶玉石國家標準主任委員、學學文創講師、SSEF瑞士珠寶研究院遠東區代表。個人著作:寶石神奇的力量(晨星)、全球經典奢華珠寶設計200 (城邦)、寶石101問(五南)。媒體專欄:珠寶世界、珠寶商情、中國寶石、私人財富等。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