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換機潮及投資策略(四)

拾、Y2K及電子股泡沫過程

許多資淺的投資朋友可能沒有經歷過1999年~2000年上半年Y2K及網路泡沫時代,許多電子產業因為景氣及需求突然間大好,因而對部分電子零組件需求大增,但是在供給面產能增加有限之下,產生嚴重的供需缺口,零組件價格大幅飆升,相關類股股價漲勢一發不可收拾。那一波台股從1999年1月初6,500點左右(當時台股在過農曆年前受到本土性金融風暴的影響,大盤先跌到5422點位置。),漲到2000年2月中最高點的10,393點,即使許多電子股大漲1~2倍。但是仍然比不上股價漲幅最大的主機板廠商(因Y2K的換機需求,漲幅最大的是精英)、網通廠商(市場流行達康公司,精業股價曾經飆漲到360元附近),手機需求突破一億支,造就明碁(現在的佳世達)、已下市的大霸電子,漲幅最兇、供給缺貨的DRAM及被動元件的MLCC相關廠商,則是飆到翻。被動元件MLCC相關公司更是主角中的主角,相關公司股票在1年半不到的時間大漲20~30多倍。

美國Nasdaq指數也在網通、PC、手機、半導體廠商業績大好之下,指數從1999年1月初2,100點附近,拉升到2000年3~4月的5,132點歷史最高位置。這是因為美國公布2000年第一季業績及獲利表現太亮眼所致,Nasdaq大漲噴出,見下圖三:Nasdaq指數日線圖,使得台灣電子股及台股大盤在2000年第一季見高點,而後往下修正。因為:買在消息,賣在事實。

當時美國及台灣達康的網通股炒作題材就是本夢比,本益比炒高到60倍以上甚至上百倍,許多人認為網路公司可以包山包海、無所不能。如同現在的生技股一般,許多藥品及保健食品被當作仙丹靈藥,吃了可以長生不老、返老還童、藥到病除。甚至虧損的達康公司雖無法計算本益比,還是很多人還是捧著大錢趨之若鶩,最後網路泡沫破滅了,超過99%的達康公司倒閉不存在。

Y2K的PC換機需求則是來自於銀行端及企業端強勁需求,因為銀行及企業擔心錯帳會造成業務大幅虧損,因而戰戰兢兢不敢犯錯,引申實際需求。手機市場則因消費者需求大增,使得市場出現突破一億支以上的需求規模,加上台灣手機代工機會湧進。上述兩項大需求,不僅造就PC及手機相關公司本身業績及獲利大好,股價大漲之外,也引申對DRAM及被動元件MLCC的強勁需求,因此造成DRAM及被動元件的MLCC這兩個產業大缺貨,相關公司成為股票市場上漲幅最大的公司。例如從1999年1月到2000年第一季,華新科(2492)股價從10元漲到328元的天價(下圖四:華新科股價日線圖)、旺詮(2437)從20元不到漲到231元、禾伸堂創造999元的股王紀錄。

很多新進的投資人沒有經歷過這段歷史;然而就算經歷過的投資人,恐怕也僅有少數投資人賺到大錢。因為絕大部分的投資人都在半信半疑之中,因恐懼害怕,僅敢短線操作,所以在當時只能賺到小錢。但是伴隨著達康網通股及電子股股價泡沫破滅,加上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政策面荒腔走板及兩岸關係惡化,台股從2000年第一季最高點10,393點跌到年底4,500點附近,很多人慘賠。

拾壹、回顧檢討,記取教訓

一、慘痛經驗分享

原本不想提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上半年這段痛失基金第一名的慘痛經驗,也因壓力過大而氣喘,最後想一想還是苦口婆心說給大家聽。即使後來台股從2000年第一季高點10,393點跌到年底4,500點,我因看壞股市而全身而退;然後我又在2000年底市場投資人一面倒的看壞股市之際,於2001年1月第一週將基金持股大幅換股操作及加滿持股比率,重新拚回基金第一名寶座。

我在1999年初看到因Y2K引起銀行端及企業的PC換機潮及手機市場需求大幅拉升,因而重壓這兩個族群的電子股。不僅造就我操作的外銷基金在1999年上半年基金績效超過73%,全國第一名;而且也領先第二名基金績效超過10%以上,也是全國唯一一檔基金淨值漲幅超過電子股指數的基金。但是後來因為921大地震的關係,為了因應可能的基金贖回,我做錯幾件操作失誤的事情。

(一) 汰強擇弱。我賣掉許多在921大地震時股票沒有鎖跌停的強勢股,賣完之後隔天大漲,買不回來。

(二) 沒成交量,就沒投資。我發現MLCC缺貨之際,當時他們股價在10~20元且當日成交量僅200~300張不到,甚至有時成交量還不到200張,因而放棄投資。

(三) 發現DRAM因缺貨而價格上漲,但是覺得DRAM相關股票漲幅已大,僅小量投資。但是,同業基金經理人大壓DRAM股票,而且後來DRAM股票在1999年12月大漲,一個月的漲幅高達8~9成以上,讓我基金淨值慘輸。

(四) 抱殘守缺,忽視主角已經換人的事實。當時我覺得原來持有的主機板類股還有很大的機會,因為覺得本益比還很低(約15倍,比其他電子股20~30倍低),但是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股價已大漲2~3倍,且因受到DRAM及MLCC大缺貨而出貨受限;加上市場資金集中到DRAM及MLCC相關類股,排擠這些漲幅高的投資資金,這些高價股不僅沒漲,還下跌。

(五) 找到本益比超低的好股票沒有堅持,還因同事背後說閒話,沉不住氣賣出持股。1999 年8月之際,我發覺到當時每年獲利都超過4~5元以上的鉅祥(2476),公司股票是掛牌在上櫃的機電股(後來才重新申請掛牌上市電子股),實際上這家公司卻是電子零組件沖壓公司。當時股價50多元的鉅祥公司,本益比才10倍左右,相對電子股動輒25~50倍不等的本益比,實在低估太多,因而重壓超過6%以上的持股。然而在股市大盤持續大漲之際,這檔股票重壓4個月連漲都不漲,已經夠令人鬱卒的了,後來又因某位同事在背後說我持有這家公司的閒話(剛好那一天下午快下班時,我趴在我的桌位睡覺,那位同事所說的閒話,正好被我聽到)。我一氣之下,就在股價開始上漲後的第三天全部出清,但是一怒之下做錯的決定,又是讓我痛苦萬分。因為股價就從我賣掉的75~80元,第1個紅色圓圈所示,大漲到240元,見下圖五:鉅祥(2476)日線圖所示。

而且更誇張的是,我在1999年9月拜訪完公司,推薦給所有同事時,告訴他們這檔公司有“小鴻海”的潛力,股價應該有機會達到25~30倍本益比的機會,股價可達180~200元,但是他們把鉅祥當機電股,不投資。直到鉅祥股價大漲到240元而後回跌到180元之際,一位外資分析師才說他是“小鴻海”,目標價喊400元,我的同事卻在此時爭相投資。我告訴他們,目前的股價是賣點,不是買點,大家還是不相信,結果大家一窩蜂買在第2 個紅色圈圈所示的位置。

在1999年10月底之前,我的外銷基金排名第一名,但是幾次投資失策,讓我在最後2個月痛失第一名寶座。主要是因為我沒有大量佈局產品缺貨的DRAM及MLCC股票,且隨著股價越漲,越不敢投資。加上沒有堅持自己看好的股票,賣得太早,於是2000年第一季基金績效也慘輸,真的是一個很慘痛的經驗。

二、回顧檢討,記取教訓

在此跟投資朋友道出那一次慘痛經驗,主要是想告訴投資朋友幾個投資方向:

(一) 當一個重大趨勢來臨之後,只要能對相關公司造就實際營收及大幅貢獻獲利成長者,尤其產生缺貨或是供給缺口,那怕供給缺貨初期,當時相關公司的日成交量僅有一兩百張,大力買下去就對了。因為初期供給缺貨之下,買下去不僅沒有風險,而且就會創造成交量,一直出現量滾量的情況,也會吸引有研究的投資者相繼進來投資。例如1999年的MLCC股票,很多公司從10~20元沒有多少成交量的股價,一直大漲到200~300多元的股價,成交量一直放大。

檢討:

沒量的股票不能投資,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只要公司業績及獲利大好,沒量之際代表大家都沒在轎上,這樣的股票未來股價早晚會反應它的基本面。

(二) 當大趨勢持續看漲,儘管相關公司股價已經悄悄地上漲一段期間,但是只要相關公司的股價不是異常飆升到過度反應公司基本面,只要本益比仍低、缺貨持續,不僅可以持股續抱,甚至還可以逢低加碼,例如1999年DRAM股票。以當時生產DRAM的華邦(2344)來說(目前僅能舉例華邦電,因為很多DRAM公司已經倒閉了),股價歷經幾段的大漲、區間整理、大漲的過程,沿途當中都有投資人認為股價漲多了,但是股價在上漲之後經過一段期間的整理,股價整理完畢之後又再繼續大漲,見下圖六:華邦電週線圖當中的紅色粗體線所示。不過在此要請投資朋友注意,目前華邦電已經轉型生產多樣化的IC及代工,不是生產大量商品化的DRAM產品。

檢討:

當個股基本面越來越好之際,即使股價已經漲幅一大段,但是在未完全反應完基本面(或是股價超漲噴出),不要對股價漲多但是仍然缺貨的公司預設立場。因為他還沒漲完,股價要到全面性噴出才會結束(最後相信的人衝進來)。

(三) 注意資金排擠效應。當趨勢性的股票已經大漲一段後,若是出現影響該產業相關公司出貨的干擾性負面因子,例如上述DRAM及MLCC缺貨,造成主機板廠商未來出貨量受阻,則資金會跑到供給缺貨的股票身上,排擠已經上漲一大段的趨勢性股票的投資資金,形成對股價不利的局面。因此,必須降低受到不利影響的公司持股比重,增加缺貨售貨股的比重。

檢討:

市場資金只有一套,即使是有少數新資金進來,資金只會往最有利可圖的地方跑。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

 

(四) 炒作題材要有獲利性,股價才會紮實。概念性題材股票可讓市場作炒作,如同2000年達康公司一樣。這些題材性股票可能漲得急也會跌得兇,因為處於概念性題材,無法立即實現業績及獲利。這樣的股票僅能短線參與,有賺就跑,尤其泡沫破滅之後,即使股價已經跌深,也最好不要隨便搶短,不然會套死你。

檢討:

題材性的股票要能體現在業績及獲利上,才能天長地久。不然的話,泡沫破滅之後,股價也會被打回原形。這種股票,只能曾經擁有,不能天長地久。

(五) 股價反應:買在消息,賣在事實。不過,總是會有許多投資人是不知不覺者(尤其是新手),看到如此漂亮的經濟數字或是公司獲利,以為這樣的情況還會持續下去,好還會更好。他們根本沒有理會股價已經表現過的事實,例如股市已經從5,400多點漲到10,393點,因而大膽的投資下去,結果造成最後的超漲情況,而後在最後資金全部用罄之下,大盤及個股股價遇到利空或是景氣反轉而大幅回檔,套牢一大堆新手(新手死在高點)。至於老手則是放脫不了之前賺錢的個股,以為這樣的賺錢模式依然適用,於是進場搶短及逢低持續加碼,結果卻發生越攤越貧的情況,吐光之前所賺的錢,甚至還賠錢(老手死在搶反彈)。至於主力則是認為他最懂公司基本面,認為股價可以用資金堆砌出來,完全忽視基本面大趨勢已經往下衰敗,結果護盤資金用罄之後,股價沒人支撐造成破底的情況,主力大戶被斷頭出場(主力死在破底)

檢討:

買在消息,賣在事實;事實已經完全呈現之後,該是往上賣光股票,而不是再進場買股票的時候。且當趨勢已經結束甚至往下衰敗,而尚未出現逆轉勝之前,股市大盤或是個股股價會因跌深而出現反彈,小量為之短線搶短就好,不要冒然大量搶進。即使小量搶錯,也要記得停損;而且也不要在景氣尚未看到曙光之際,任意往下攤平,否則最後會變成嚴重套牢。

筆者: 陳 冠升

經歷:保誠投信菁華基金經理人,1997年第二季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保誠投信高科技基金經理人,1997年全年基金績效全國第二名;保誠投信外銷基金經理人,1999年前3季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2001年全年基金績效全國第一名、2001年度基金金鑚獎;台灣工銀證券自營部主管暨專業副總經理、台灣工銀投信投研處主管暨資深副總經理;第一金投信(原建弘投信)國內(外)投資處部處主管。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