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戰士 做投資人

金溥聰說,戰士永遠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

嘩,好慘。

其實,何止戰場?有時候戰士連要替誰打仗賣命也不由自主,那裡談得上給你甚麼勞什子*選擇權?他們不來這一套。

像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中提到的台東老兵陳清山與吳阿吉,以為去打工讀書,兩個十七歲的福爾摩沙少年,離開卑南家鄉,就是一輩子。他們被送往大陸戰場當國軍打仗賣命,打輸了被解放軍俘虜,換了軍服便是解放軍,回過頭來打國軍。兩個同村少年,開始時是同袍,打仗下來,因打輸被俘時間不同,所以有段時間是在敵對陣營裡,後來一個更糊裡糊塗地被送去抗美援朝。一別老家五十年,少年頭變作佝僂公,真不知是人生悲劇還是鬧劇?

據說,當戰士第一天條就是要盡忠。

有時候,這很可憐,到底盡忠的對象是誰?

岳飛臨到死前仍想要匡扶宋室,以為只要能清君側,向皇帝申訴昭昭日月鐵膽丹心,自己縱使一死也盡了為人臣子的忠。結果,紹興十一年(1142)除夕夜,人家在圍爐食團年飯的時候,杭州大理寺風波亭外,眼見愛子岳雲與部將張憲先被處斬一刻,不知岳飛如何思量?

印象中,真正自己選擇戰場的,只有二人。

其一是「丟那媽」的廣東佬袁崇煥。天啓七年(1627)寧錦之戰大捷後,袁功高反遭魏忠賢彈劾,袁請求辭職告老還鄉獲准,歷史本來可以就此打住,袁返家鄉東莞種田食茘枝不就好啦?結果,熹宗死,思宗即位,誅殺魏黨,力圖振作,朝臣紛請召袁還朝。袁也不笨,以退為進,表示自己在邊關立功,唯恐朝臣妒功中傷,思宗賜尚方寶劍釋疑,以皇帝之尊,摸頭支持,後陸續賜蟒袍、玉帶與銀幣等。往後的事,日月神傷。總而言之,袁結局最為卑慘,崇禎三年(1630),北京城人民爭相生吞從袁身上凌遲寸磔下來的肉。十四年後(1644),思宗自縊於景山。

另一乃湖南驢子譚嗣同。百日維新失敗,戊戌政變後(1898),康、梁倉皇逃日,譚日本友人亦安排譚藏身日領事館再謀離京赴日,譚卻堅持不走,曰:「吾觀各國之變法,無不成於流血者,而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起。」大刀王五王正誼買通獄吏,聯絡武林志士,密謀救譚,但譚堅決拒絕。秋後,譚在北京宣武門外菜市口就義,臨刑前高呼:「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後由王冒死替譚收屍。兩年後(1900),庚子拳變,八國聯軍入京,王與聯軍巷戰,中彈亡,頭臚被聯軍斬下懸掛示眾多日,霍元甲聞之,由天津漏夜赴京,偷取王頭臚埋葬。

歷史的殘酷,殘酷的歷史。

多少人,該死而未死;多少人,可以不死卻徧要死。

當戰士,就沒有選擇,也沒有懷疑的權利。當戰士,就要服從,就要放棄自己。

那麼,可以選擇不當戰士嗎?

我說的是你。做投資買股票,比做戰士打仗輕鬆得多,不需要用慷慨歌燕市般的悲歌,隨時準備就義似的。做投資人,不要做戰士,也不要做藍波戰士式的投資人,陷在戰場裡走不出來。最起碼,你可以選擇戰場,也可以選擇進入與離開的時間。

投資賺錢時,你可以選擇獲利套現,離開市場,也可以選擇讓利潤繼續走。投資賠錢時,你可以選擇斷頭離開,而不是抱頭撞牆,或死守以圖在原地翻身。股市日日開門,但在不明市場情況時,你可以選擇不動如山。人家炒股上癮,成病態股奴,但你可以選擇明白投資並非多勞多得。你想賺錢,但你可以選擇不需要靠賺錢才能生存,否則你會輸不起。

又或是,你相信這是一場你一個人與股市的戰爭,你既無選擇戰場的權利,也不能選擇不戰投降,而必須戰死股市沙場?

相信我,做投資人,不要做戰士。

不要誤會,其實我是支持並同情金的說法。

後記:2008年早春三月,離譚嗣同就義110年後,位於譚家鄉湖南省瀏陽市內現改名為嗣同村的譚嗣同墓地,被發現遭人盗墓。據官方所說,由於該墓結構精密,又離周圍農居近,盗墓者盗掘未逐,沒有觸及墓室,云云,信不信由你。但當地居民說看見棺材被打開,棺內骨架被弄散後亂扔一堆,大腿骨、肋骨、甚至連頭骨也丟在地上。無言。欲哭。

*勞什子:北京方言,指令人討厭的東西,出自曹雪芹《紅樓夢》第三回。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