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牆

香港每年盂蘭節*都會有街坊組織舉辦派米活動,原意是為先人消災,一袋袋的米稱為「平安米」,取其好意頭,任何人都可以排隊領取。後來,社會進步,經濟條件改善,一般人很少再願意費力氣排隊輪米,只剩老人家,也不一定是為經濟原因,更多是為了習俗以期保佑家人平安。

農曆七月中正值盛夏,每年派米總會有老人家不支暈倒的新聞,主辦組織亦多方設法改善秩序,包括由義工送米上門,盡量免得老人家辛苦並兼得平安意頭。活動的意義在其慈善目的,並非本可避免的辛苦過程,更不是主辦者居高臨下的施捨過癮。

這類民間活動由民間組織舉辦,不涉及政府資源,政府自有官辦的公家福利機構照顧弱小,但兩者並行,只要依足法律規定,官方不會干涉。以前的英國人殖民地政府堅守「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不會事事包辦,會留有很大空間讓民間智慧發揮功能。

一河之隔的大陸卻完全是另一回事。解放以來,大陸的民間組織及活動絕跡,社會上的一切皆由官方一手包辦,不容民間半點沾染。近年情況較為寬鬆,某些非敏感的範疇稍為開放,但距離公民社會仍遙不可及,去年底深圳市領導人就因表示要追求成為公民社會而下臺。

官大的代價就是民小,在很多官方認為敏感的領域上,民間組織仍不能參與,當中包括慈善事業。

中國天災連年,雖是經濟強國,但現時會接受外國人道援助,不像早年關起門來讓災民受苦。多年以來,香港一直是大陸的救災捐獻最大來源地。大陸每有災難,香港人慷慨解囊,既是鄉情所致,也是理性的形象投資。強鄰底下,有些事是必須要做的,既政治正確,又合乎經濟效益。

近兩年以來,針對大陸官方的賑災後續事務,香港民間有強烈不滿聲音,尤其是2008年北京奧運前發生的汶川大地震,香港人捐助大量金錢物資,全部由大陸官方統籌接收。但當時從多方消息傳來,既有物資被地方官員倒賣謀利,亦有官員私吞捐款,更離譜的,是地方政府私自將捐款調撥用在其他政績工程上,能到達災民手中的金錢物資,十中有一,已屬幸運。

香港民間一直要求特區政府向大陸地方政府索取捐款會計帳目,兩年下來不了了之,反而奔走尋求豆腐渣工程真相的自己人被判刑入獄。

我不認識「首善」,但大陸奇人異士特別多,也無所謂,只要「首善」是真心行善,高低調出風頭與否不是重點,但據我所知,在大陸沒有點官方關係,在慈善事情上,吃不完兜着走。李連杰的壹基金做得很出色,但去年他公開表示對在大陸做慈善很失望。他可以這樣說,因為他已入藉成為新加坡人。

捨棄現有管道而另覓他途,必有所因。香港特首去年十月忽然高調宣佈在現有官民福利機制外,再成立「關愛基金」,資金達一百億港元,由官家與大企業對半注資,任何細節內容卻欠奉,被批評為政治買票及勒索商界。「首善」亦不依慣例將捐款交付官方統籌分配而親自上陣親手派發,不知是否有說不出口的原因。如果捐款最後變成私財或政績工程,救濟的對象即變成官員!

「首善」喜歡用鈔票磚砌牆,金庸小說《連城訣》中,有萬震山夢遊砌牆的情節,指主角隱藏的潛意識行為。不知「首善」是否金庸迷?又或是否需要佛洛伊德學派去協助解開迷戀砌牆的情意結?

*盂蘭節:佛教節日,於農曆七月十五日,出自目連救母的故事,民間以施食濟助十方餓鬼。道教則稱同日為「中元」,舉行賜福儀式,以赦免亡魂罪孽。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