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 香片 始皇帝

法老是古埃及君主的尊稱,集軍、政、神權於一身。公元前332年,在亞歷山大大帝圍攻兩個月後,埃及投降。之後,亞歷山大大帝的將領統治埃及,傳至女王Cleopatra VII (即著名的埃及艷后)。她自殺死後,埃及成為羅馬行省,歷史上,她被視為最後的法老*,而她與凱撒大帝所生的兒子小凱撒也依歷史潛規則被殺。

歷史的光譜照完西方照東方。於古埃及終結最後法老的時期,這邊催生了統一六合的始皇帝。法老自稱是太陽神阿蒙之子,是神在地上的代理人與化身。嬴政不來這套戲法,自誇功過三皇,德兼五帝,所以自稱始皇帝,以傳萬世。可惜,始皇帝死後,帝國被竊,只及二世而亡。始皇帝的眾多兒女,跟小凱撒一樣命運,依歷史潛規則全被殺個清光。

香片,即花茶統稱,一般指茉莉香片。茉莉花乃突尼西亞國花,突尼西亞於去年底藉社會小事故爆發所謂「茉莉革命」,導致執政達23年的總統倉皇辭廟。事件震動中東諸國,埃及首當其衝,至今仍未有解決跡象。

「茉莉革命」的源頭,其實只是小菜一碟。一名26歲失業的大學畢業生,在路邊攤賣水果,因無販售執照而多次被警察充公貨物,最終於去年十二月中憤而自焚死,激發全國青年上街抗議,警察血腥鎮壓。期間,網上流傳總統及其家人貪污腐敗的消息,進一步激化不滿情緒,終至一發不可收拾。

說是小菜一碟,並非冷血,而是類似的底層國民抗爭行為,在大國崛起的過程中,無日無之,論慘烈程度,實有過之而無不及。在GDP崇拜的圖騰下,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身處社會最底下階層的無助國民,到底有多少人是抱有與汝共亡的絕望心態?

在接連的奧運世博亞運煙火璀璨下,在強國論壇的背境音樂中,在淨化的媒體報導隙縫間,偶爾窺見被強征土地農民或受到各種屈辱壓逼國民的身影,但通常很快便會被「感謝領導關心」的鎂光臺詞蓋過,或蓋不住時必稱鬧事者患有精神病。

據說,自去年底以來,大國的網路搜索已找不到所有關於埃及的新聞,連官方的平面報導亦在被禁之列。然後,在春節前夕,官方高調報導温總理破天荒首次前往近在咫尺的國家信訪局,並與來訪群眾進行面對面交談。這次強調面對面,彷彿反證了以往上訪寃民的熱心,是貼在官員的冷屁股上。事實上,仍有上訪寃民,就表示國民仍未死心,仍然相信上面還是好的,所以才會不惜代價要上京告御狀,温總理的爺爺角色是做定了。

在目前情況下,維穩是關乎生死的第一國策,所有會損害民生,加深民怨的措施必須讓路。尤其是糧食價格,中央政府必會卯足全力壓制升幅。近幾個月以來,不止世界上的糧食生產大國如美國、澳大利亞、巴西等因天災而失收,中國本身的糧倉省份如山東、河北、河南等整個華北地區,亦面臨嚴重旱災,北京更是破紀錄地自去年入冬以來一直未下雪。國際糧食價格飛升,已超越2008年的高位紀錄,直接影響是落後地區政治不穩,民心思變,地緣政治風險增加。與糧食有關的行業當中,國企不說,所有不能將上漲成本轉嫁的民企或外資必會受損。

至於土地房產開發,官、民、或真官假民的利益關係盤根錯節,中央也不一定能輕易指揮地方,乖孩子如北京、上海、重慶等城市就會率先作正面示範。打房第一鎗的房產稅雖然看似雷聲大雨點小,但中央的意思是明擺着的,如無效果只會激發更多措施出籠。

試從中央政府的角度看,問題一大堆,但最逼切的,是壓制由糧價與房價而激發的民怨。這方面只要得到一丁點成績,其他的可再談。由中央到地方,就是這條施政脈絡,但具體成效,還要看地方政府配合。要使中央出到手的,就不會是小動作。

有趣的是,去年底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上,美藉華裔小提琴家張萬鈞所演奏的兩首樂曲之一,就是《茉莉花》。1997年七一香港回歸儀式上,解放軍軍樂團演奏的第一首樂曲亦是《茉莉花》。

連法老也愛上香片,如果法老泡上香片茶,不知始皇帝會喝嗎?我猜始皇帝只喜歡咸陽的豆奶!

*幾年前,有小説從猶太教、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的埃及根源背景,指稱耶穌乃最後的法老,此乃小說創作。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