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膽企業

都說「殺頭的生意有人做」,那當然,只要殺的不是自己的頭!利之所在,到底商人的底線在那裡?這我不知道,很多黑心產業已超出我的認知水平。但作為投資人或是消費者,我可以用行動去貫徹信念,這是最卑微也同時是最強大的力量。

標榜「活熊取膽」的藥業公司福建歸真堂,據說已獲得福建省環保廳上市環保核查批准,現正申請在陸股深圳創業板掛牌上市,計劃募集人民幣七千萬元。

公司都已經要準備上市集資了,當然做足粉飾工夫,難道環保廳現在才會找到碴?門面工作當然做到十足,餘下的就看公司帳目的性感數字與上市輔導者的表現。據說,歸真堂已向所有產品銷售加盟店表明會於五月上市,而其總部所在的福建省泉州市一帶的高速公路上,已到處掛上大型看板廣告牌,恭賀成功上市。這是提前交貨的一條龍宣傳服務,非常有效率。

據上市資料說,歸真堂募資將主要用於〝年產四千公斤熊膽粉〞及〝年存欄黑熊一千二百頭、年繁殖黑熊二百頭〞兩大項目上。簡單地說,上市後,公司會利用新資金擴大產能,養殖更多黑熊,通過利用高新技術(於記者會中,公司介紹乃於2009年初開始籌備上市,隨即於同年4月獲認定為福建省高新技術企業),更有效地搾取更多活熊膽汁,與股東分享美麗盈利前景。

可以預期,歸真堂的成功模式將更大程度激發其他地方尤其是落後地區的政府與商人爭相模仿,或充當歸真堂的上游生產基地,零星游擊作業,替貴為新科狀元的上市公司撇除多餘負擔,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運作,替股東爭取更大利益,當然亦大家發財。

歸真堂上市的消息傳開後,立即引起大陸網民熱烈討論,幾乎是一面倒的批評「活熊取膽」的不人道殘忍行為。有名人在微博直言「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黑熊的末日。」專門營救黑熊的亞洲動物基金亦已向福建證監局表明反對歸真堂上市,香港有心人更計劃於三月六日發起「剷除熊膽工業」遊行。

面對突然其來始料不及的反對聲音,歸真堂創辦人反駁,堅持養熊及生產熊膽粉均得到大陸國家部門批准,「都合法!」並稱「如果反對我們,就等於反對國家!」創辦人這樣說,因為她身兼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身份,又是全國婦代會代表,丈夫是歸真堂的董事長,兒子是總經理,一門三傑,又公又私,委實能幹。這在大陸十分普遍,至於到底是先官後下海營商?還是先商後變身為官?那就難說。

有趣的是,當反對歸真堂上市的聲音響起來後,忽然有消息指其熊膽茶產品原來一直並未獲得保健品生產批號。在大陸多如牛毛的法規下,這也不是新聞啦。

近年在大陸興起的創投基金,眼光獨到,原來於去年九月,當歸真堂籌備上市工作密鑼緊鼓時,有創投基金與投資人已向其增資人民幣7,650萬元,準備於上市後收割,他們當然反對其他人的反對。亞洲動物基金去函福建證監局所持的反對理由也有趣,說活熊取膽業並不具備持續性及熊膽企業面臨藥品安全的巨大風險。這不正是證監局與創投基金的份內評估工作嗎?

作為投資人,利之所在,很少會原則性地堅持不投資的條件,以前我負責的中東資金,因教義關係,不可投資在他們認為有違公義的產業上,包括煙、酒、賭、色情、武器生產等。我自己也有不投資名單,永遠的首位是港澳「鴉片大王」利希慎的家族企業。香港的歷史與民族屈辱史,都跟鴉片脫不了關係,而利氏就是英國人的鴉片買辦,於1928年在中環被愛國學生暗殺。我不算是一個好的投資人,因仍有情意結限制。如果歸真堂上市,它也會在我的名單上。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4 評論

  1. 最近香港報紙才刊出母熊為不忍其子小熊因抽取膽汁所承受的痛苦,硬將身上所穿的鐵衣扳開(穿鐵衣是讓熊無法移動身體,才能順利每日從活體上接管抽取膽汁),衝出鐵籠殺死自己的小熊後再自殺,這是多麼駭人聽聞的事情啊,而人,對地球生態的迫害和自以為是全地球生物的支配者的自大行為,對這真是無言!如今再看見竟然有這類公司要上市,事實上,熊膽汁,早已發現可用草藥或人工合成產出替代性產品, 小弟我也會把這類公司列入投資黑名單內

    • 聽起來真令人毛骨悚然。這公司居然能上市?黑心比黑熊還可怕!

      • 跟貓熊比,命運就差得遠啦,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 我本人是很相信佛教、印度教的 Karma,像中國人說的輪迴, 個人的善惡行為會影響今生及來世的福分與命運.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人類隨意破壞生態環境及生物圈, 直接或間接導致現在我們所面對的天災及各式各樣的環保問題.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