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客愛名牌

在幾篇文章中,我多次提到陸客往香港個人遊政策放寬後,對香港零售市場產生的刺激與影響,不單奢侈高價消費品市場受惠,其他一般消費品如化妝品市場等同樣受惠。影響所及,連帶店鋪房地產租金價格也水漲船高,泡沫愈吹愈大,未爆破前已趕走許多本地老店小商戶,形成在重點鬧市旺區,只剩大型連鎖零售集團才能生存,提供劃一產品服務予日趨熾熱的陸客市場。

在「自由市場經濟」大旗揮舞下,這也是毛主席另類「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現象,擋也擋不住,何況在缺乏遠見與脊骨缺鈣的特區政府治下,既怕北大人,又怕土豪富霸,嘴巴說說可以,但通常甚麼也不會做,免得落人口實干預市場。星斗小民如我輩嘆息時代變遷之餘,能做的可能就是看準時機搭便車,買受惠的相關股票。

陸客愛名牌這現象,我承認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明白、理解、接受,因為我同時知道陸客也是假冒品的最大生產商與消費者。在我的認知中,名牌與假冒品應是水火不容的天敵,但龐大的陸客市場,竟可左右逢源,既用假冒品,也愛名牌。不止是愛,簡直是崇拜,名牌帶來的,彷彿是失去多年後找回來而且有期限的榮耀感。因為有期限,所以才要盡量誇張炫耀,公告天下「老子就是有錢用名牌!」

經濟改革最初時,是由趙紫陽在四川的農村推行「包產到戶」的承包制度開始,讓農民能自由在市場販售糧產。我仍記得當時電視上介紹成功致富的農民時,大概為了標榜成功致富的成績與追上現代化的決心,農民竟然誇張得穿西裝種田!而且國產名牌標簽是縫在外露的袖口外!直到幾年前,我的大陸老實技術人員同事,仍是這樣穿着,我問他原因,他只報以一臉滿足笑容,也說不上甚麼理由。

我終於明白,滿足的笑容就是理由!這跟最近幾年以來,根本沒有喝咖啡文化的年輕陸客一窩蜂崇尚星巴克一樣,彷彿一杯咖啡在手,就算中產,就是知識份子。當我也嫌星巴克咖啡不便宜的時候,星巴克裡的年輕人追求的,就是那一種他們從未有過的感覺,而不是咖啡本身。掌握到這點,你就掌握市場。

據二月十七日《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引述里昂證券研究報告說,大陸的奢侈品市場於未來五年會以每年百分之二十五增長速度成長,三年内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一,到2020年佔世界總奢侈品市場百分之十九強。估計陸客市場的奢侈品有百分之五十五在國外購買,相信其中一大部份購自香港,主要是稅務原因,大陸的消費稅連奢侈品稅最高可達百分之三十,香港則免稅。

誇張地說,富豪大款陸客已擁有他們需要的東西,「窮得只剩下錢」,現在想做的,就是要買他們不需要的東西,而且要盡量誇張炫耀。統計資料說,陸客的百萬美元小咖富豪,平均年齢只有39歲,比西方小15歲,所以有更長時間去追求與享受炫耀。而富豪陸客有一特色,獨步世界,就是名牌皮包手袋,除了女的愛用,男的大款也愛自己用,以顯地位。連巴黎名牌總店的鬼妹售貨員,現時也「您好您好」地歡迎富豪大款陸客,你還敢笑!

你相信陸客現時已佔有法國名牌Louis Vuitton全球市場銷售總額的百分之十五嗎?名字唸不出來沒關係,能說英文字母LV就好。連意大利名牌Prada也因瞄準陸客市場而選擇在香港掛牌,最快今年六月上市。法國百年老百貨店老佛爺(Galeries Lafayette)於1998年撤出大陸市場後,也要吃回頭草,決定於2013年在北京開設亞洲第一間分店,並計劃於五年內陸續在其他城市開十至十五間分店。

與此相比,英國老牌馬莎百貨於2008年7月宣佈決定關閉在臺灣才開了十四個月的所有三間分店,全面撤出臺灣市場。馬莎的決定,既反映臺灣市場狀況迅速惡化,也顯示當時進入臺灣市場的決定過於草率。

另一方面,與香港剛好相反,在張臂歡迎陸客銷費之餘,臺灣政府卻表示要考慮開徵奢侈品稅。對此,最開心的,當然是香港商人。陸客在臺灣買完鳳梨酥等手信後,還是會擁到香港買名牌,而且更會乖乖的在店外排隊!說不定,名牌店外的排隊行列中,也會有臺灣人,因為香港免稅。

拿香港與臺灣的相關零售類與房地產收租類股票比較,不看個股資料,不考慮市場情況,香港的會有更大說故事的空間,去畫上色彩繽紛的願景。這並非說香港的股票較臺灣的好,好不好不是依靠客觀量化數據,而是迷惑投資人的能力。投資人與基金經理也是一般人,一樣喜歡聽故事,畫一塊大餅,唱一首歌,香港的故事比臺灣的要動聽得多。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17th Feb 2011, 〝The Middle Blingdom〞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