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

大陸高檔奢侈品市場發展迅速,據貝恩顧問公司的《201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指出,2009年中國奢侈品消費總額已達二百三十億美元,半數以上為境外消費,2010年仍維持強勁增長,估計之後數年更會以高速成長,的確史之少見,世上少有。

貝恩報告列出多種包括化妝品、手錶、箱包、服装、珠寶、鞋類等奢侈品的前五大品牌,一般合共已佔去近半或更多的市擋佔有率,當然都是世界名牌中的名牌,跟我輩凡夫緣份有限,相識總是斷腸時。

貝恩報告並無包括酒類品牌,可能是酒中名牌太多,各有捧場客。多年前,大國崛起初期,一下子已跳躍至XO與路易十三的消費水平,甚麼白蘭地的普通貨色,彷彿只屬老舊歷史中上海灘小咖才會喝,有失大款的派頭。

記得當年有法國酒商不滿大款陸客的牛飲法國人視為國寶的美酒,牛飲而不懂品嚐,做生意的應該高興還來不及,法國人就是這麼小家子固執。沒多久後,陸客也改變口味,愛上據說代表品味的紅酒,而且是加冰、加雪碧、加檸檬地喝。這一回,法國人學乖了,不止不抱怨,更迎合陸客迷信風俗,最熱門的2008年拉菲紅酒就在酒瓶標簽上印上代表「發」的中文「八」字。據說,這年份的拉菲被炒至天價,現時在大陸的存量是法國酒廠當年生產總量的十倍以上!那又如何?買的人買得高興,誰說喝的人需要懂得分辨?

惟獨在白酒市場,中國土產品牌吐氣揚眉,打贏所有來路進口貨。不要以為土產國貨只能以價格低廉取勝,最著名的茅台與五糧液,雖有官家限價令,但仍是售價猛漲,愈漲愈高,零售價早已超過千元人民幣一瓶,根本不是尋常百姓能負擔。

據有關研究指出,高檔白酒之所以一再漲價,主要是因為公款大吃大喝所至。這種消費的特質,就是對價格不敏感,不管價格如何漲,都不會影響公款吃喝的購買量。反而,如果在其他品牌都漲價的情況下,某牌子不漲價,它就可能因「檔次不夠高」而被公款消費者拋棄。這種消費邏輯,不是在大國門外的旁觀者可以明白的。

另外,只要在大陸做過生意的,多少都受過節日送禮的煩惱,也知道很多官府家眷朋友開的煙酒禮品店,主要生意就是賣出煙酒禮品後,再向受禮人回收,然後轉賣,循環不息,大家高興,恭喜發財。

有趣的是,高檔白酒如茅台與五糧液等,他們在國外的售價只有國內價格的一半至三分二左右,不管是老外付不起,或是覺得只值這個價,大國土產國貨的高檔價,這回贏得漂亮。其實,茅台與五糧液的國外最大銷售點,是在別國的機場,顧客仍是陸客自己人,而且都是整箱買的。

當年,朱鎔基仍是總理時,面對糧食減產失收,他曾表示不滿白酒釀酒業消耗太多穀物糧食,鼓勵國民轉喝葡萄酒。今天,同樣面對糧食減產失收,誰再敢碰酒業霸權?

*貝恩顧問公司: Bain & Company, 《China Luxury Market Study 2010》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