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子多孫的石榴石

一種古老的寶石,法老王早就佩戴於身、希臘諸神付予它護身保命的力量,西元一世紀的羅馬皇帝整套珠寶配件,從珠子到浮雕凹雕少不了它、捷克波西米亞王國、奧匈帝國的貴族們細細地將一顆顆切磨刻面的石榴石鑲在複雜精緻的台座上。維多利亞、沙皇時期更是珠寶設計上的潮流,鑲在王冠上的主要寶石。在中國稱為牙烏,相傳源自阿拉伯語的Yakut,多呈紫色亦稱紫牙烏,自青銅器時代,部份材料用作精製的研磨料,寶石級的質地妝點了華麗服飾。

 

龐大的寶石家族

人們追求流行,時常忘了從老東西裡掏寶。最近市場一個有趣的觀點“尋找替代性寶石“,這點始終讓我不明白。這個所謂的替代性是某樣東西貴了,就來找個外貌相似的價格低些的來湊合,沒想到這一湊合,大家才發現這寶石原來的特色和美麗而成為“潛力新品“,價格也就隨之迅速成長甚至開始追高。你可能沒想到這些新品具有最古老的珠寶地位,而且自古是世界上普及率最高的寶石。

大部份人對石榴石的基本印象總是深紅色價格又十分親民的寶石,可以很自在的以白銀鑲成造型多樣化的異國風情飾品。這種葡萄酒紅色的石榴石還是許多地方的“紅寶石“,波西米亞紅寶石、新墨西哥紅寶石、好望角紅寶石,亞利桑那紅寶。連自家奶奶在泰國買的“紅寶石“ 戒指其實後來一測也是深紅色的石榴石。不過紅色石榴石於人類的使用歷史應該比Ruby紅寶石來得更悠久才是。其實石榴石是個色彩繽紛的寶石,紅橙黃綠藍靛紫光譜色系全都有!

石榴石英文名Garnet是從拉丁文〝Granatus〞而來,意思是〝像種子〞,應該是和石榴樹〈pomegranate〉有關,中外皆以形象外型刻劃此種寶石, 因為石榴樹種子的顏色與形狀大小都酷似石榴石晶體,以此為名再恰當不過了;寶石學和礦物學裡常用宗親圖來表示晶體還有化學結構的從屬關係,所以會聽到紅藍寶在剛玉家族,翠榴石在石榴石家族等此類用語。石榴石是個大家族,同宗的親屬們都一致稱為“石榴石“,族繁不及備載幾位不常露面的親戚在此不作介紹。現來看石榴石同宗裡的兩大家族,和“鋁“氏結親的有六個後代子孫,膚色偏紅分別為 Almandine鐵鋁榴石、Pyrope鎂鋁榴石、Spessartine錳鋁榴石、Rhodolite鐵鎂鋁榴石 。另一個和“鈣“氏結親留下兩個膚色偏綠的Andradite鈣鐵榴石得一子Demontoid翠榴石(濃綠榴石),Grossular鈣鋁榴石得一子鉻釩鈣鋁榴石Tsavorite沙弗石。這六個子孫在現代珠寶市場上漸漸打響了名號,被爭相追求中。

 

鐵鋁榴石Almandine Garnet,赤紅且普及

鐵鋁榴石的紅怎麼看就像波爾多的紅葡萄酒梅洛和赤霞珠,那飽滿單寧強勁的色調通常是深沉的紅、紫紅、橘紅及棕紅色,顏色越深代表含鐵量越高。鐵鋁榴石的硬度、韌度光澤都好價格又親民,是珠寶飾品中非常受歡迎又普遍被採用的寶石,因此大家對石榴石的第一印象就是鐵鋁榴石,寶石名Almandine據說是古時產地加切磨寶石的城市名Alabanda演變而來。鐵鋁榴石又被稱作是“貴榴石“。產地有斯里蘭卡、巴西、馬達加斯加、印度、美國愛達荷州和澳洲等地。

 

鎂鋁榴石Pyrope Garnet,如紅寶般受人喜愛

鎂鋁榴石的顏色通常是深的朱紅色或是棕紅色,特別是維多利亞Victoria時期的珠寶首飾使用大量的鎂鋁榴石。英文Pyrope是取希臘文Pyropos似火般的意思而來,鎂鋁榴石一般習慣稱為红榴石。產地散佈世界各地,而寶石級的主要在南非、美國的亞利桑納州、和波西米亞區域。產地之便有了其他花名像亞利桑那紅寶Arizona Ruby、亞利桑那尖晶石Arizona Spinel、墨西哥紅寶Mexico Ruby指的都是鎂鋁榴石;鎂鋁榴石還有一項非常受重視的是可作為鑽石的指示物,鎂鋁榴石伴隨橄欖岩的出現時,即表示附近可能藏有鑽石礦場。

 

鎂鐵榴石Rhodolite Garnet,具潛力的粉紫寶石

具有美麗的勃艮地葡萄酒紅,紫粉紅、紫紅是代表色,優美的紫蘿藍花色和嬌艷的覆盆子色被視為首選。鎂鐵榴石是鎂鋁榴石和鐵鋁榴石的混合體,十九世紀末在美國北加州發現, Rhodolite的顏色因為十分像是北加州一種叫做Rhododendron的植物所屬的花卉顏色得名。鎂鐵榴石因為價格不貴,是一般人可以負擔得起的寶石,所以常見流行飾品選用。主要的產地在納米比亞、東非坦尚尼亞、安哥拉、印度以及斯里蘭卡,不過大顆的鎂鐵榴石近來被發掘作為碧璽的最佳代言人。也因為碧璽高到讓人買不下手的價位,有人發現鎂鐵榴石的美麗色澤和碧璽有得比具發展潛力,所以也已經悄悄漲了一倍,因此可說有碧璽市場也就是鎂鐵榴石可發揮的天地。還有另一個特點是石榴石不具解理,受到創傷時並不會像碧璽拓帕石那樣整塊一個方向裂掉,在壓力下破裂產生的是不規則小塊的損傷型態,所以堅固度佳。

 

錳鋁榴石Spessartine,耀眼亮橘色

有人稱荷蘭石Hollandite或是曼陀鈴石Mandarin garnet,都是取自其顏色的表現而給的意象化別名。錳鋁石榴石 “Spessartine”來自巴代利亞斯佩薩Spessart的區域名。荷蘭石和歐洲國王的奧倫治威廉大公荷蘭獨立運動的領導人Williem van Oranje以及16世紀末荷蘭橘色的國旗有關。而曼陀鈴石英文取自Mandarin 橘子。荷蘭石或是曼陀鈴石,都是形容錳鋁榴石的顏色;錳鋁榴石產自斯里蘭卡,緬甸、巴西、澳洲、馬達加斯加、坦尚尼亞、肯亞等地。1994年在奈及利亞發現色澤和納米比亞相似的品質,產出的錳鋁榴石熱光四射具有搶眼的亮橘色,這因這樣的鮮明色彩,現在市場稱它為芬達汽水的 “芬達石”。

 

兩種含鈣的石榴石真不是蓋的

翠榴石Demantoid,閃耀更勝鑽石

綠彩鑽厲害,翠榴石比鑽石還閃亮更厲害。19世紀初期在烏拉爾Ural山區發現的卵石礦物,屬於鈣鐵榴石的翠榴石,綠帶微黃、陽綠到軍綠色或帶藍調,隱約之間更發出金色的光輝,這點迷人之處發自於它勝過鑽石的色散,高色散的特性也就是說火彩效果特強。所以人們取名Demantoid表示〝像鑽石般Diamond-like〞的特質。濃郁的翠綠色中文譯為 ”濃綠榴石” 或 ”翠榴石”;當時在俄羅斯、巴黎貴族圈爆紅的翠榴石更是流行和鑽石擺一起成為雙D傳奇,Diamond & Demontoid的珠寶設計。爾後因為世界大戰曾神隱數十年,近年來再度頻頻出現在頂級珠寶中。以為每個人都喜歡艷麗的色彩,拿給幾位朋友看不同產地的翠榴石,本以為俄羅斯產的陽綠亮綠色絶對最討喜,出乎意料之外產自非洲的草綠色軍綠色的翠榴石很受歡迎,可能是只要微微的光線就能引出強烈的火彩,讓低調的綠更顯神秘氣質。同時來自非洲的翠榴石總覺得體色會隨著不同的光源展現不同的綠,十分令人玩味。

看來唯有翠榴石讓大家看到內含物時還會高興的不得了並快快買下來。不是翠榴石就有內含物,不過有馬尾狀內含物(Horsetail inclusions)就證明了該翠榴石的出生地-俄羅斯,這個放射纖維狀內含物是收藏家關注的焦點,切磨時會特別調整在桌面正中央;兩克拉以上就屬少見的翠榴石,納米比亞1990年加入生產行列,馬達加斯加在2009年後也成為翠榴石重要的來源,然而產量過於稀少的俄羅斯價格自然比另外兩處還高出許多。

 

沙弗萊石Tsavorite,近似祖母綠的新星

可以說沙弗石快取代了祖母綠的部份地位了,連致綠色的元素鉻也和祖母綠一樣;沙弗石常被拿來和祖母綠相比較,價值性有些甚至凌駕祖母綠。1967年英國地質學家Campbell R.Bridges在坦桑尼亞和肯亞交界充滿野生動物的沙弗國家公園發現這種結核狀外觀的綠色寶石。1974年美國蒂芬尼公司率先以沙弗國家公園Tsavo National Park命名“Tsavorite 或Tsavolite“,成為打開市場的商業名稱,並以emerald green祖母綠的綠來行銷。中文原本翻譯為〝隨我來石〞這個順口的名字,後來配合國家公園的名稱而音譯為沙弗石或沙弗萊,本名是鉻釩鈣鋁榴石。

沙弗石去蕪存菁達3克拉大小者稀少。從明亮的青翠嫩綠春草顏色到森林濃郁的綠和深藍綠色調最具有價值,太深綠反而又不夠美。沙弗石是年輕的新寶石,沒有沉重的歷史包袱也不像祖母綠的體質那樣敏感,耐久度更佳且更適合做各種不同的鑲法,在首飾上的表現可以更加靈活,同時沒有祖母綠那樣存在著許多令人困擾的浸油和灌膠的處理問題。價值不斷攀升質量高者超過5克拉就能與祖母綠相提並論。主要產地除了肯亞之外,坦尚尼亞和馬達加斯加也出產。沙弗石的綠真的會和祖母綠混淆,差別在沙弗石的亮度硬度淨度高不具解理不易破裂,沙弗石色彩濃郁艷綠品質好加上合理的市場價位,特定尺寸的小顆料沙弗石早以被做為祖母綠的最佳替身。世界各大頂級珠寶品牌,從較大的主石到小粒密釘鑲的設計,相繼選用沙弗石來相配,同時能做到顏色漸層的排列;另外市場上色調過於淡或淺的等級,會分類為Merelani Mint綠色鈣鋁榴石,這點也和祖母綠很像,色度過淺的會被視為綠色綠柱石那樣。

 

潛力股?看準了就要快快出手

說了許多石榴石的好處和特色,你可能會問那為什麼價格便宜,有人以商業的眼光來評比CP值,比方說以國際商業分析角度來看沙弗石和祖母綠,沙弗石顏色純淨度(勝)、 火光亮度(勝) 硬度耐久度(勝),稀有度(勝),塊麗度(勝),潛在價值(勝),目前市場價位(低),市場觀注度(低)。一些人憑藉經驗值之前轍之見,當還沒有太多人注意到的東西或是說目前尚在合理價格時,認為潛力股要先下手為強。

馬達加斯加、坦桑尼亞、莫三比克、納米比亞、奈及利亞等,這二十年來,非洲為寶石藏家帶來了新的冀望,以往難以尋覓的品種,現在曙光乍現,而且塊度淨度和色彩總是令人為之驚艷。獨立晶體、卵石、粒狀集合體型態的石榴石,我已經開始想像用所有顏色的石榴石來做一條套鍊或是網球手鍊。想歸想,要搜羅到各種顏色、高淨度、尺寸夠包括視覺一致性的條件,必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要快不然又漲了。目前石榴石沒有處理方面的問題出現,或是說就算不小心被混包加熱了,也不會帶來任何優化的效果;可以很親民也可以很昂貴的石榴石,手握著石榴石的晶體,感覺到像巴哈的平均律四平八穩一種祥和之氣,也感覺到它和鑽石相同的立方晶體,金屬般的表面光澤,一股自然迸出的力量自然向外散發。

Malaya馬來亞榴石、Mali馬里榴石、Colour-change garnet變色石榴石、Topazolite黃榴石,這些也是傑出的石榴石子孫,你或許還聽過水鈣鋁榴石,但這是可以與翡翠和田玉放在一起談的另一個話題。

(原文刊載:珠寶世界64)

筆者: 杜雨潔 Judy

師範大學創新管理MBA班、德國寶石學院 FGG (DGemG)、美國寶石研究院 GIA GG、英國皇家寶石學協會 FGA、瑞士珠寶研究院 SSEF SGC。工作經歷:珠寶世界雜誌特約編輯、國際金融理財中國專家委員會CFP項目中心講師、經濟部商檢局聘任制訂珠寶玉石國家標準主任委員、學學文創講師、SSEF瑞士珠寶研究院遠東區代表。個人著作:寶石神奇的力量(晨星)、全球經典奢華珠寶設計200 (城邦)、寶石101問(五南)。媒體專欄:珠寶世界、珠寶商情、中國寶石、私人財富等。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