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的鳥有蟲吃?

買股票不是選狀元,道德操守詩詞歌賦不管用,好人不保證賺錢。買股票也不是賽跑,早着先機,愈早買不一定愈多賺。如果樹林全是賴牀的懶蟲,早起的鳥就會餓扁。重要的只有一點:時機。

歷史對時機最敏感,多少影響後世的大事,如果時機改變,便不會發生,歷史也許會以另一種形式出現。正如我每次樂透對獎後也很敏感,如果號碼改變,我餘下的歷史可能也會以另一種形式出現。

然而,對時機的掌握,既充滿學問,更多是各種無以名之的因素互相影響,有人稱此為命運,但我寧願相信這是包含情緒、心理、行為等因素的綜合結果。成王敗寇,更多的解釋也是枉然。從來,只見勝者笑,那聞敗者哭?投資市場也一樣,沒有是非對錯之分,只問成敗而已。而成敗,往往分别就是在掌握時機上。

在股市中輸錢輸得不服氣的朋友,總是認為就差那麼一點,被斷頭賣掉後必升不誤,老是堅持自己沒看錯,只是不夠錢去守住堅持。

想要證明自己沒看錯,到底需要多少錢去守住堅持?身家所有再加一條命?

說一個真實的故事,主人翁德國富豪阿道夫默克爾*是德國舉足輕重的商人,掌控德國的藥物批發、製藥、水泥等商業王國,曾被譽為德國第五大富豪,更被稱為當代德國最重要的工業家之一。默克爾出生在希特勒掌權後的德國,童年經歷由天堂的第三帝國跌至地獄的戰敗國,再從廢墟中重建國家,承繼了家庭式的小醫藥品公司,逐漸發展成為超過十萬僱員的大企業。他亦是被公認為最謙遜的富豪工業家,一直是騎自行車上班。

2008年九月金融風暴由雷曼引爆,但德國福斯汽車**股價不跌反升,由年初的156歐元升至九月底的278歐元。默克爾認為福斯的過高股價不合理,於是看準時機,放空福斯股票,更大量買進看跌福斯股價的金融衍生工具,這在當時金融風暴發酵中是絕對合理的假設與行為。十月廿六日,保時捷汽車***公佈已控制福斯股票與期權等同百分之七十五股票,觸發市場空頭部位瘋狂平倉,福斯股價兩天內狂飈漲近五倍至十月廿八日的1,005歐元歷史高位,一度短暫成為全球最大市值公司。

據說,默克爾一夜間輸掉十億歐元。接下來,輸得焦頭爛額的默克爾要不停忙着應府銀行排山倒海來的壓力,他白手興家的龐大商業王國面臨崩潰。最後,於聖誕及新年過後的一月五日黄昏,默克爾選擇在家附近的火車軌躺下自殺。

雖然十億歐元是一個天文數字,但我認為錢並不是默克爾決定自殺的直接原因,他個人財富應該輸得起這筆賭金,他輸不起的可能是對自己的愧疚。幾十年來的成功,背後必定有過人的能力,從他一直騎自行車上班來看,默克爾追求的不會是暴富對金錢的渴求與炫耀,但他更有可能會對自己行為失去應有的投資紀律而自責。

2008年年底,當時默克爾仍未自殺,福斯股價是250歐元。不知假如他可以守到那時的話,有沒有賺錢?歷史沒有如果,投資也沒有假如,但我相信福斯股價在默克爾投資被斷頭後打回原形是導致他自殺的最後一根稻草。

2009年年底,福斯股價是77歐元;去年底,是105歐元。默克爾沒有錯,只是時機不對。

回頭看這邊,臺灣有些企業家的心理品質超強,掏空輸錢後一走了之,躲在別人高牆大宅內繼續過富豪生活,扔下爛攤不管,也不知到底誰才是贏家,但政府與小股東則肯定是輸家!

*阿道夫默克爾: Adolf Merckle (18 Mar 1934 – 5 Jan 2009),德國富豪,2008年《福布氏》評為全球富豪第九十四位,擁有九十二億美元身家。

**福斯汽車: Volkswagen AG,世界第三大及歐洲最大汽車生產商,陸譯大眾汽車。

***保時捷汽車: Porsche SE,德國跑車生產商,創辦家族與福斯汽車創辦家族乃表親關係。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