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不分 政治經濟難纏

大陸經濟改革正式啟動,始自1978年底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議將黨及國家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確認以鄧小平為首的改革派,推動以「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經濟體制改革開放路線上。

經濟改革至今三十多年,成績斐然,有目共睹,已由過往一窮二白的均貧困境,迅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實,說穿了,只是當年共產黨內有志之士面對現實,趁教主逝世後信仰真空,適當地打開一線人性門縫,解放與共產教義互相違背的人性自私心。往後的經濟改革,大體上就是這種人性自私心被人為地壓抑多年後,一下子被釋放出來的結果。

既無適當法則規範,又有對過去政治鬥爭的恐惧記憶與走回頭路的擔憂,在在使這種古典經濟學派視為正常的人性自私心不受控制。影響所及,不但一般有能力有條件的私營企業主事事以利益掛帥,以謀利為先,就是入黨時宣誓「為人民服務」的共幹官員,亦千方百計運用手上權力謀私利,剩下的,就是位處社會底層的無助老百姓被魚肉。

老百姓仍有被魚肉的條件,因為大部份與他們無關的利益分配事項,仍是名義上在老百姓的紙上權利下進行!很多今日大陸社會上發生的畸形現象,從這個角度冷靜觀察,許多不解的原因,便一目了然。

種種社會問題及黨員與幹部的腐化現象,共產黨中央與政府高層當然清楚,亦明白要改善必須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但利益裙帶貪腐連坐,所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半斤八両,從體制內尋求改革動力無疑緣木求魚、問和尚借梳。而且,若認真執行政治體制改革,必動搖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在現行黨政不分的制度下,即意味會動搖國本!自從當年胡耀邦倡議政改失敗被奪權之後,大陸已錯失最好時機。連朱鎔基都要抬棺材上任,但貪腐問題依舊愈演愈烈,其他人的表演,就毋需太認真看待。

在目前這種「老虎屁股摸不得」的政治經濟體下,一般私營企業要生存,就必須懂得利用現行制度的獨特性,既要適應市場需求,更要迎合官府苛捐雜稅。有時候,官府要求的,不一定是金錢利益,視乎企業性質,更多是對政策或政治需要的配合,有來有往好交差,給個面子就是朋友。

北非茉莉花香飄洋過海,自然綳起大陸官府反應,這可以理解。據說,在被點名為散步集合地周圍附近的私營商店,包括大至百貨公司與戲院,以至速食店與其他商店,一律被官府下臨時令要暫時休業,以防人群聚集。而且,官府更指令手機電訊公司中斷範圍內的所有通訊,以防止訊息轉送。

撇開政治不談,這些商店都是私營企業,電訊公司雖屬國營企業,但上市後需要向股東負責,為甚麼都會乖乖的聽命於官府呢?這些限制企業於交稅後擁有合法經營權利的臨時禁令有法律依據嗎?看來,似乎從來沒有人去深究這些問題的嚴肅性質,都只是從迎合官府要求上去處理,這跟市場經濟的大原則徧徧又南轅北轍。

美國網路企業谷哥曾經大張旗鼓地公開反對這種公私不分的政治經濟難纏不開的情況,寧可退出不玩,贏得一時讚譽,佔據道德高地,但結果幾個月後卻悄悄地重回大陸市場。沒多久後,據說由官家背後支持的土產「谷姐」登場,名稱標誌均充滿山寨味,立志要取替谷哥。到底是市場經濟的力量贏了嗎?私營企業的權利又如何受到有效保障?

與此同時,為了顯示憂民之所憂,總理溫家寶在三月人大、政協兩會舉行前,在中央電視台安排下,上網與篩選過的網民交流。被問到高房價的問題時,溫氏依然信心滿滿,這倒不奇怪,反正這信心也自動續期多年了。但這次卻嚴肅地提出創新說法,要求「地產商身上也流着道德的血液!」

我孤陋寡聞,不明白這感性訴求的實際意義。在成熟的經濟體中,商人的唯一責任就是合法經營,然後交税,政治免疫,帝力於我何有哉!經濟結構及制度出問題,那是政府的責任,與守法的企業有何關係?如果有,就表示制度問題已經結構化,所以所有企業家都是貪污共犯,要在制度以外額外付出!這由堂堂總理說來,份外嚇人。

當然,有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大家都抱着交差心態,屬例行演出,說得玄之又玄,不着邊際,結果誰也不需負責,更不需要認真看待。

對知法守法,希望只問經濟不問政治的外資商人,真的無所適從。想要成功,難道只能成為共犯?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