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政治與通貨膨脹啟示錄

有天上班前打開電視新聞頻道,原本是想看當天氣溫預報的,卻連續看到好幾則物價要調漲的新聞,從油價、泡麵到早餐都要調漲,連搭捷運的時候,都聽到旁邊大學生在談哪家店的牛排變小,看來這波通貨膨脹大家都感受到了。

的確,通貨膨脹來了!對於政治人物來說,首要之急並不是處理通膨問題,而是找出「罪魁禍首」。不信的話各位可以回想看看,每次物價上漲的時候,政府是不是馬上就宣布要嚴查囤積物資的行為?接下來則是開始調降貨物稅和關稅,再來就是……聽天由命。關於通貨膨脹,政府能做的(或者說願意做的)其實很少。

為什麼會這樣?讓我們來找問題的根源。「通貨膨脹」這個詞的意思是物價持續大幅上漲,但是這幾個中文的字面透露了物價上漲的真正原因:流「通」的「貨」幣數量「膨脹」。而這些錢是哪來的?當然是中央銀行印出來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貨幣學派開山祖師爺傅利曼就說:不論何時何地,通貨膨脹永遠是個貨幣現象。(Inflation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a monetary phenomenon.)

所以問題的根源就是中央銀行,而政治人物總是「尊重」中央銀行的獨立性和專業,所以對於貨幣政策不願意表態,這個情況各國皆然(日本除外)。只是問題來了,中央銀行是不是真的具有獨立性?而所謂的獨立性又是什麼?這是一個沒人能夠回答的問題。

央行的獨立性主要來自任期保障,但就算是有任期保障,中央銀行總裁還是得經過政治提名,能夠長年領導央行的總裁,以下兩種特質通常至少具備一種:很會玩政治遊戲,或者,很受政治人物和民眾及金融市場的信任。前任美國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最為典型,這兩種特質他都具備,所以他能夠受到雷根、老布希、柯林頓到小布希四任總統的青睞,在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屹立不搖十八年。

但畢竟央行總裁也是人,既然是人就會犯錯,擔任央行總裁越久,犯錯的可能性就越大,葛老卸下聯準會主席之後沒多久就發生次貸危機,輿論對於葛老的批判排山倒海而來,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原來的眾望所歸可能轉眼之間就變成眾矢之的。話說回來,這是人類經濟社會最近幾年發展出來的危機,政治人物、老百姓和金融市場越來越(甚至是病態地)倚賴中央銀行,期望中央銀行的專家們能夠化腐朽為神奇,解決各種經濟疑難雜症,卻忘了中央銀行的專家們也是平凡人。關於這一點,歐盟的制度就頗值得參考,規定央行總裁任期八年,不得連任。

那央行政治跟通貨膨脹有什麼關係?關連在於,對於美國來講,通貨膨脹現在是個「政治正確」的選項。現任聯準會主席伯南奇早在2002年擔任央行理事的時候,就大力鼓吹美國(主要是聯準會)應該盡全力防止通貨緊縮的發生,我一直認為這是小布希提名他擔任聯準會主席的一個重要原因。金融海嘯發生後,伯南奇的確也履行了他的承諾,用盡各種手段就是要防止通貨緊縮,而這些手段說穿了也沒什麼神奇,就是大量印製美元,這造成了資金到處流竄,通貨膨脹當然順勢而起。

那麼我們應該責怪美國聯準會嗎?當然應該,但卻不能全怪罪到他們頭上,畢竟他們在意的是「美國的」政治正確,而不是「全球的」政治正確。更重要的是,與其責怪美國聯準會,不如想想在這樣的環境裡,應該注意哪些事情?根據歷史的經驗,個人提供幾點來野人獻曝:

1. 別太相信中央銀行,他們不但經常做蠢事,還會做壞事。對於在位越久的央行總裁,越應該小心提防。

2. 浮濫的資金到處流竄,通膨和通縮同時並存會讓預測變得更困難,金融市場震盪會很大,但卻不會有明確的方向,請繫好安全帶。

3. 創造附加價值是在這個混亂環境中存活的關鍵,砍價衝量是最危險的模式。

4. 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信任關係很容易就鬆動甚至瓦解,資金的供給也會立刻中斷,所以長期而且穩健的資金是很重要的戰略資源。

5. 在波動極大的環境裡,風險管理重於一切,只有能存活下來的人,才有資格談願景。

6. 分散投資會比集中火力來得有效,耐心會獲得報償。

以上幾點是個人淺見,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談金融海嘯後各國央行的新思維。

筆者: Antares

認證理財規劃顧問(CFP)。曾擔任證券公司總體經濟分析師、壽險顧問、CFP和證券分析師之總體經濟和投資、會計等課程講師。曾於2004年四月時預測原油價格上看三位數,並預測2005年中人民幣會開始升值。Antares不僅在總體經濟、投資理財、保險等財經領域學有專精,也專研理財星相學,為國內極少數兼具理性與感性的財經專家!

分享這個職位上

4 評論

  1. 大大 照您的分析來看 這樣是否表示我們的彭總裁犯錯的機會很高啊?
    所以他的話不太能聽?

    • 哈,拇指大大,您這問題的答案咱們就心照不宣吧…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