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少林上市到主權基金

之前在《少林CEO》文中提到,今天的少林寺已由佛門寺廟變身為龐大商業王國,而且通過其方丈所強調的MBA企管精神經營,生財有道,已成為當地政府坐地分紅的其中一個主要財政收入來源。少林寺多年來積極籌備上市,那到底少林寺的產權如何分配?

考慮到少林寺位於大陸人口第一大省河南,而距離登封嵩山少林不遠的商丘地區,就是著名的愛滋村所在地,當地農民窮得習以為常要以賣血為生,導致多人感染愛滋病,你就可以想像這豐厚的財政收入對當地經濟是如何重要。如果少林寺是私人企業,那一條稅收法律可以徵收門票收入的四分之三?那迪士尼也不用去上海啦。所以少林寺不會是一般私人企業,因為企業主沒有保護企業利益,除非企業經營者認為那四分之一的產權也是白賺得到的。

這種在成熟經濟社會難以想像的事情,在其他發展中或落後國家卻是司空見慣,亦正是貪污腐敗的溫床,有權勢有能力的,將公家資產賤賣轉入私人口袋,做法並不陌生。前蘇聯解體後,於混亂中突然冒起的俄羅斯新富豪階層即是著名例子。

另外一種以公家名義擁有,但若沒有相關法律明確闡釋產權誰屬,一樣會妾身不明的便是以國家名義成立及行使的主權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國家、民族、政府等冠冕堂皇的名詞,處理不了主權基金的擁有、管理、受益等具體事情,在法治不張的國家,這又是一張誘人溫床。

「主權基金」這名稱最初只是在2005年刋登在中央銀行期刋的文章《誰擁有國家財富?》*中首次提出,但事實上,類似由國家控制的基金早已存在,最早的是由科威特於1953年脫離英國獨立前用石油收入成立的。大陸的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公司,遲至2007年由中央注資二千億美元成立。但早於其九月成立前,中投已於同年六月美國私募基金公司百士通(Blackstone)IPO前,以折讓價入股,以為撿便宜,結果交了相當貴的學費。最近,維基解密更指出,於2008年金融風暴期間,中投意屬入股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由董事長樓繼偉出馬,向到訪北京的美國財長蓋特納交涉施壓,結果兩天後成事。

提到主權基金,是因為近日市場傳言北非利比亞卡達菲政府隨時倒台,擔心其不惜代價套現作買軍火或出走之用。相較於早前被推翻的鄰國突尼西亞與埃及均無主權基金之設,利比亞的主權基金於2008年底前有七百億美元,歸利比亞投資局管理。在多名政府官員及駐外使節先後倒戈,聲稱脫離卡達菲政府的情況下,這些龐大資產現時仍被有效管理嗎?撇開虛擬的國家、民族、政府名份不談,到底誰是主權基金的法定擁有人與受益人?除非做不到,否則卡達菲必然會將擁有、管理、受益等權力緊握在手中不放。但他做得到嗎?

在利比亞國內的事,卡達菲仍可嘗試用武力解決,但在國外的財富,被西方國家凍結掉不能動,這才是要命重點。所以卡達菲唯有不停向美國總統歐巴馬賣乖,說歐巴馬是好人,只是被誤導,這與當年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兵臨城下前向布希不停拋媚眼如出一轍。卡達菲更進一步強要將基地組織恐怖分子拉進來,提醒美國他可扮演的鷹犬功能。強人末路,外強中乾,煞是有趣。

美國軍力已步署好,聯合國的官樣授權只是一紙文章,只要美國願意,手術式斬頭行動輕而易舉,但在未清楚誰是繼任人及其傾向前,坐山觀虎鬥,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選擇。只要西方國家一致行動凍結以利比亞國家名義擁有的資產,這對群雄亂局中的反對派領袖,就是最大的誘惑,只要符合條件(當然是不能反西方親基地),這筆主權基金就是新政府的建國基金!至於卡達菲家族私人控制的財富,包括同樣被國外凍結的,就是談判的牛肉!

說到底,還是實力。當年大韓民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更將後者在當地的不動產轉交予大陸政府接收,就是國家、民族、政府之間模糊法定關係的結果。當然,不管主權基金或建國基金,假如受益者是個人,這就是對人性最大的試探。

*《誰擁有國家財富?》: 《Who holds the wealth of nations? 》, Central Banking Journal (May 2005, Volume 15, Number 4)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