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興邦?

到底戰爭能否振興經濟?這是其中一個充滿矛盾的題目。戰爭不單塗炭生靈、摧毀建設,亦剝削社會經濟發展,將資源都集中到個別國防工業上。但戰爭亦往往帶來經濟繁榮期,因為政府不斷地投入更多資源。當然,戰勝國與戰敗國的命運絕對不同。然而,二戰後的德國與日本,從戰敗國的廢墟中很快就站起,反而在東方古老大地上的戰勝國卻躺了很久才醒來。

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厭惡法國大革命後,再經歷拿破崙戰爭時期,政府對經濟事務及個人生命、自由、財產的干預,提出「破窗謬論」(Broken Window Fallacy),推翻破壞能帶來財富,催生經濟發展的説法。

巴氏指出,頑童打破玻璃窗後,雖然會產生一連串的經濟活動連鎖反應,譬如商店東主需要花錢請工人維修玻璃窗,工人需要購買玻璃,工廠需要生產玻璃等等,看似會帶動經濟發展,但這想法只是謬誤。巴氏認為,為了復修還原被打破的玻璃窗,窗主必須節省其他開銷,這邊的得就是那邊的失,所以整體經濟不會因為破窗而有所得益。

巴氏理論多年來引發不同派別的經濟學家爭辯不休,如果無實際經濟增益,那所有戰後重建及慈善賑災活動就只是一場資源洗牌、資金機會成本轉移的遊戲!那美國政府量化寬鬆的QE"N"次扔錢還有用嗎?

其實,爭辯的重點在於所投入的「復修破窗」資金是否閒資(真正絕對閒資難得,存款會被銀行放貸出去,大概只有藏起來不動的現金),及其資金的機會成本若何?假如你只夠錢吃一碗牛肉麪或看一場電影,兩者不能兼得,顧此失彼,你就要選擇。牛肉麪的機會成本就是看電影,看電影的機會成本就是空肚子。美國政府的量化寬鬆注資,不單不是閒資,根本是無中生有,是印出來的,沒甚麼機會成本,除了不停舉債,資金氾濫,財赤增加會惡化財政狀況,貨幣貶值之餘,債券孳息走高等等全球共業的代價以外。

日本災難後,執政民主黨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第一時間宣佈會動用本年度預算案餘下的二千億日圓作重建之用,就正屬巴氏所指的資源調配活動,對整體經濟發展得益有限。但隨著核洩漏危機爆發並不斷惡化,日本政府先後多次注資入市場,高達三十多萬億日圓之多,投入的是屬於預算外的資金,即是無需削減其他如福利、國防、民生等項目開支,對整體經濟活動及發展當有所刺激,日本經濟復蘇動力即在此。所以,日本災後重建所注入的巨額資金必會對日本經濟起刺激作用,亦會對全球經濟利好。其中,當然會有較受惠的行業與公司,投資人可以多留意。

如果日本的災難停留在地震與海嘯的破壞的話,災難再大,總會過去,災後預算外的巨資重建會幫助日本經濟復蘇,也推動全球經濟。但如果核洩漏控制不住,問題就變得非常複雜。萬一真的影響東日本續存與否,勢必摧毀該區作為全球高端電子產品及技術的上游基地角色,區內產業鏈也會為之斷裂,對全球經濟不利。同樣地,其中也會有較受影響的行業與公司,投資人要特別注意。

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後,溫家寶總理説「多難興邦」。「多」倒不需要,謝謝老天爺。但願日本能夠災難興邦,只此一次,往後,要興邦,我們誰也不需要災難,不需要人民受苦。

照巴氏理論與後來經濟學家共識的邏輯,大富人家用多餘的錢去賑災,比起一般小民從左邊口袋拿到右邊口袋去做慈善,經濟效果要大得多。只是,好像大富人家總是最缺錢,從未聞有多餘錢的大富人家。希望我是錯的。
(日本災難系列之四)

*弗雷德里克‧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 (30 Jun 1801 – 24 Dec 1850),十九世紀法國古典自由派政治經濟理論家,出生於法國大革命後,成長於拿破崙戰爭時期,後從商,推崇自由貿易,反對政府過量干預經濟事務。在《Economic Fallacies(經濟謬論)》一書中,巴氏借蠟燭工匠請願書,要求政府封閉太陽以保護蠟燭製造業的市場競爭力,去諷刺政府用貿易限制及關稅以支持國內產業的荒謬。巴氏主張政府的唯一功能只是保護人民的個人生命、自由及財產,而不是諸多干預經濟事務。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2 評論

  1. 企業管理人的責任是替股東賺錢,企業捐錢賑災,動機雖然良好,但這不屬於管理人的責任。如果企業有多餘的錢,可以派回予股東,由股東選擇賬災與否。
    基金捐錢賬災,同樣是動機良好,但基金創立宗旨如果是在本地教育及慈善事業,轉用在日本賬災,據巴氏說法,就會減少其他本地慈善活動的資源,一邊的得就是另一邊的失。
    而且,不管企業的錢或基金的錢,都不是閒資,本應可以在本地創造更多經濟活動與財富。
    大富人家為甚麼不用自己的閒資賑災呢?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