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豹基金與賓拉登紅利

復活節過後,英國皇室婚禮之際,美國總統歐巴馬批准海豹突擊隊擊斃賓拉登。這邊厢突擊隊越境在巴基斯坦執行任務,如入無人之地,那邊厢歐巴馬事前不動聲色,照常公開活動,待成功後始半夜向國民報喜,贏盡舉國民心,更贏得冷靜統帥美名,一時間,彷若連任勝券在握,消費賓拉登之餘,更分享賓拉登紅利,令人幾乎以為美國經濟問題已一掃而空,從此天下太平,不知人間何世。

美國忙着派發賓拉登紅利之際,歐巴馬政府起初不願解說狙殺過程,一字記之曰信。總而言之,像正港陽澄湖大閘蟹配五糧液,雷射標簽再加防假拉蓋,多重認證,就是沒殺錯人,完成任務,乾淨俐落,世人無需多疑,大可安心收取賓拉登紅利。只是,可能是興奮過度,不同部門不同人的故事說詞有出入兜不攏,一陣子說賓拉登手持AK47反抗,一陣子又說沒有。最後,歐巴馬一錘定音,既不發照片,逐將焦點轉向海豹勇士,製造英雄,以滿足國人需要。

再來,就是刻意描繪英雄事蹟。歷盡艱辛在賊窩大宅外監視達九個月之久,雖從未見本尊露面,却原來是逆首龜縮五年竟未踏出房間,而且逆首密謀大案,幸得英雄遏止,救國民於無形,云云。我相信這類英雄故事會陸續披露,既捧英雄,又鄙夷逆首,更可能乘機挑動餘黨內訌,反正死無對證,一家燒烤萬家香,目的就是要指導世人管中窺豹,別的就甭想。

據說,歷史也是這樣寫成的。

格殺只於電光火石一瞬間,既然行動前未能確認本尊真身,事後的多重核對認證又有何意義?人走茶也會涼,人被打死後,再對DNA,作用何在?萬一不符,又會如何?還會有事後推想臨危不亂的酷統帥形象嗎?更重要的是,十年以來,難道突擊隊從未行動?如果有,本尊在此,即以往的行動既錯誤又失敗,有誤殺平民嗎?以這次執行任務的驕捷身手來看,只要有行動,必有死傷無疑,分別只是世人從不會得知失敗行動,遑論誤殺平民的錯誤。

從來,英雄只會成功,不會失敗,因為英雄是被製造出來的。

用投資做譬喻,如果歐巴馬管理的海豹基金突然對投資人說押中了大寶,回報豐厚,雖然投資前的多番研究也不確定買的是甚麼,但這都不要緊,最重要是投資後股價飆漲獲利。投資經理的報告,隻字不提選股標的,但強調投資經理幾乎是股神,這次賣股後便股價大跌,幸好走得快。作為投資人,你知道的,是投資經理選擇對你說的獲利,而不知道的,是沒對你說的慘賠。你以為如何?

當然,做投資比較單純,能夠量化得失,的確最重要是獲利。但總不至於有奶便是娘,能獲利的投資便做吧。沒有紀律的投資,連投機也不如,只能算是賭博。既然是賭博,說甚麼都沒用,說了也是白說,因為賭徒總有自己的邏輯,也不想別人明白。

美國擊斃賓拉登的行動,一面是普世頌讚美詞泛濫,另一面是陰謀論滿天飛;既吹捧賓拉登紅利,又預言風險提升。可以生擒的,美國隊長決定格殺,而格殺的決定竟然依賴事後的核對去解釋!萬一錯了呢?

因為對,可能出錯就不容存在;而對與否,竟源自信任。多少名門基金經理或投資人就是死在絕對的自信及往績下,或如馬多夫*般,完美的往績,就是未來的保證,直至騙局敗露為止。當投資變成宗教信仰,更多的分析也是枉然。

用結果去證明決定很危險,因為有機會出錯;同時亦詭異地絕對安全,因為沒有人會知道錯誤。如果用這種態度做投資,投資人只能祈禱。如果美國用這種態度去挽救經濟,世人也只好祈禱。投資不能用感情掩埋理智,却原來,這一刻,美國選擇智盲。

我不相信英雄,所以也不相信股神。

*馬多夫: (Bernard Madoff) 前納斯達克主席,史上最大龐茲騙局主事人,聲稱其獨門投資秘方從未失手。2008年12月被捕,2009年6月被判150年監禁。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3 評論

  1. 好久沒看到水大的文章,最後那個我不相信英雄,也不相信股神,呵呵,心有同感

  2. “用結果去證明決定很危險",這句話值得再三玩味,事後的看圖說故事可以很精彩,但是,結局卻沒人能猜準。因此,控制風險的紀律絕對重要!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