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稱職的投資經理

美國擊斃賓拉登後,分發賓拉登紅利,繼續消費賓拉登之剩餘價值。最新的發現,指稱賓拉登密謀襲擊美國,指示基地黨羽謀取大型破壞,更具體的計算出沒有三數千美國國民的犧牲代價,不足以改變美國偏袒以色列的中東政策,云云。

假設賓拉登真的這樣計算,撇開道德爭議不說,純粹從回報看,這投資案是否划算?當然,一切都是假設,只是從不涉及情感的投資角度看,並非鼓吹不擇手段去達到目的。

如果將賓拉登看成為投資經理,單看往績紀錄,的確嚇人。好端端的含着金匙出生,有大款二世祖不做,1979年大學畢業後,即胸懐理想跑去阿富汗參加抗蘇義軍。於當時世人全不看好的情況下,賓拉登支持阿富汗游擊隊,用了十年時間,打敗軍事強國蘇聯,幾乎是大衛單挑巨人歌利亞的故事翻版,最終更間接令蘇聯解體,結束冷戰,此後美國一元獨大,成為超級大國。

當時,是賓拉登與美國的蜜月期。如果賓拉登世俗一些,願意坐地分紅,依美國在亞洲與中南美洲扶植傀儡的經驗來看,賓拉登想要當個山寨王應該也不是難事。

作為投資經理,賓拉登逆市投資在不被市場看好的阿富汗上,兼能嚴守投資紀律,十年間市場風高浪急,是真正殺頭死人的事,但賓拉登沒有放棄,更充份利用本身優勢,引入美國大戶做投資人,最終修成正果,自己抗蘇成功獲利之餘,投資人也滿意回報。

做投資,沒有對錯,咬緊牙根嚴守紀律並不保證賺錢,如果方向正確,懂得利用市場槓桿趨勢,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賓拉登沒有停下來,反而再次單挑以往的金主巨人。「九一一」後十年間,賓拉登成功將美國從唯一超級大國的寶座上拉倒至深陷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戰爭中不能自拔。只動用了微不足道的恐怖活動金錢成本,却徹底改變了美國經濟的方向,龐大軍費開支致使美國債務纏身,美元滙價江河日下。如果這是投資案,回報委實驚人!

若將美國國民與士兵的犧牲及自「九一一」後喪失多種公民權利與自由一併計算下來,美國失去得更多,換句話說,也就是賓拉登的投資回報更大。當然,反過來看,賓拉登一邊的犧牲也不少,被誤抓誤殺的數字一定不小,但對賓拉登的投資案來說,這些都是OPM(Other People’s Money),是別人的成本,不會太認真考慮。

雖然最終賓拉登被擊斃,但若美國所言屬實,即賓拉登相信再犧牲三幾千美國國民性命,即可以改變美國偏袒以色列的中東政策,這終極回報不小,似乎投資是做定了。當然,這只是投資經理一廂情願的想法。

在獲得終極回報之前,賓拉登的投資案只有願景,沒有具體的回報指標,到底要回報達到多少才算成功,可以退市?如果沒有健全的退市方法,再大的回報也是枉然,只是數字上的滿足,根本不能變現。沒有能實現的指標,賓拉登投資案的目的已經變質,只是利用OPM去攪局,不算成功,賓拉登也不是稱職的投資經理。

從美國的角度看,付出了龐大成本,雖然最終窼滅了賓拉登,但到底是否值得?不計入人命與經濟代價,以陰謀論去推想,美國就算想借力打力去控制中東地區的石油生產,也看不到實際效果。犧牲這麼多,代價這麼大,難道只在賓拉登?美國的投資回報也太過遜了。

美國失去的「九一一」十年間,正是大陸崛起的黄金期。不管承不承認,回首近代歷史,正當美國深陷困局,往往就是大陸的機會。六十年代末的越戰泥沼,結果促成以反共見稱的尼克松總統訪問大陸尋求外交突破;九十年代中的經濟低迷,亦促成克林頓總統連續給予大陸最惠國待遇,並使其最終成為世貿會員。

做投資,事後回看,往往會後悔錯失最好的機會。只是,能夠事後回看的時候,機會早消失了。

賓拉登人生走了一圈,兩個十年幹掉了兩個超級大國,但不算是稱職的投資經理。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