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總統

大前研一(註1)到臺灣演講,稱讚馬總統之餘,說很想「把他進口到日本來」,後來更進一步說整個執政黨團都非常聰明,「很想打包,整個換回去」。大概演講很成功吧,大前大師好像興奮過度,說過了頭,把他認為好的、聰明的換回去,不就是把壞的笨蛋換過來嗎?當然,這只是嘻笑捧場之言,沒有人會認真看待。

然而,在跨國CEO滿天飛的今天,「進口總統」倒是一個有趣的概念。如果CEO可以進口,能者居之,為甚麼總統就不能?是國家主權嗎?不是說主權在民嗎?總統只是一名被人民授權的公僕,而且還有國會與法院在,在制度上要限權問責不成問題。跨國CEO做得到的,跨國總統不會做不到,道理上說不過去。

一家有制度的企業,擁有權與管治權可以分開,CEO權責分明,進口或土產不是問題,文化融合亦可以克服,問題只是關乎能力與經驗。九七回歸前的香港,就是典型成功進口CEO例子。反而,人民大翻身後,港人治港,但缺少了進口教車師傅,本地新手上路,驚險百出,多次幾乎車毀人亡,還是依仗以前進口CEO留下的制度撑過去。做不出成績,人民大翻身又有何意義!像當年毛主席控制的董事會,弄得大陸寶號幾乎破產,當上冤大頭的人民小股東,卻又無可奈何。

退而求其次,總統以下,政府首長或部門CEO,可以進口嗎?

歷史上,這並不罕見,只是今人少見多怪而已。馬可波羅(註2)當年受官於忽必烈大汗,出使多國;湯若望(註3)更獲明清兩朝授官欽天監,更傳說順治帝臨終立嗣時,曾問湯若望意見,結果便選了出過天花的玄燁,即後來的康熙帝。到太平天國動亂,半壁江山淪喪,英國人戈登(註4)受命於清廷,組成常勝軍打敗太平軍,後來被同治帝授以軍中最高軍階的提督。甚至,清廷於1855年首設立海關,亦是任命英國人李泰國(註5)為海關總稅務司,至1861年由另一英國人赫德(註6)接任。

赫德擔任晚清海關總稅務司長達半個世紀,直至1911年清亡以後他逝世為止,退位的清廷更追授他為太子太保。赫德對中國近代發展影響深遠,不單中國第一所新式學校-京師同文館,乃由其自海關稅收撥款成立,赫德亦協助清朝向英國購買八艘軍艦,成為後來北洋海軍的起源,甚至鐵路、電報、及現代郵政服務也是由赫德引入中國。在西方學術界,赫德被稱為「中國現代化教父」,反而在中國成為禁臠,刻意遺忘,惟獨在香港尖沙嘴有赫德道(註7)作為紀念。

另外,中國首次參加1867年的巴黎世博會,也是赫德建議清廷授權由海關組織展品參展,自此,在其任內中國參展達二十幾次,全由赫德負責。赫德自知其進口僱員身份,自視為「中國人民同胞」,為免利益衝突,於1885年6月拒絕英政府任命為駐華公使,指稱「願教育中國成為更好漁夫,而非單送其魚食。(註8)」有趣的是,赫德對中國之愛護,部分原因來自他鍾愛的中國小妾「Ayaou」(註9)。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國現代化乃源自一名小三。

相反,另一位進口CEO楊斌,命運大不相同。楊斌原籍大陸江蘇,後出國入藉荷蘭,蘇東波(註10)後趁機經營東歐貿易,做得有聲有色,回大陸當海龜派(註11),成立歐亞農業,在瀋陽經營花卉栽種及農業開發,建立荷蘭村。歐亞於2001年在香港上市,楊斌於同年被《Forbes》雜誌評為中國富豪榜上第二名。翌年,楊斌涉足政治,被北朝鮮領袖金正日任命為新義州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楊斌沖着香港來,聲言要在北朝鮮打造另一個香港。一個月後,楊斌被大陸公安逮捕,冠以各種慣例經濟罪名,後被判入獄十八年。

楊斌突然人間蒸發,當年在香港引起不少震動,因歐亞被多家大行吹捧,成為基金愛股,但一夜間變天,楊斌自此消失,後來歐亞亦被除牌下市。

今天國際貿易與世界生產鏈早已全球化,從世界村角度看,商人無國界,能者居之,進口總統或政府官員又有何不可?阻礙是人為的還是制度的?是心理的還是實在的?一些落後國家,識字的沒幾人,一下子天掉下來獨立了,要管治卻無從入手,整天你宰我殺忙着互相仇恨滅族,也說不出個理由。如果進口總統是個選項,世界可能美麗些,人民也可能好過些。一紙合約,進口總統做不好,人民可以說:「You’re fired!」

如果總統或總書記或總理或政府官員可以進口,換下來的,通通送給大前大師帶走,多過癮!日本朋友,對不起喲!


(註1) 大前研一: Ohmae Kenichi,日本著名管理學評論家,曾提出《中國崩潰論》,後改提《中華聯邦論》,預言2005年兩岸統一。近年提出《M型社會》及《低IQ年代》。

(註2) 馬可波羅: Marco Polo (1254-1324),威尼斯人,元朝時隨父親與叔父經絲綢之路到達大都(北京),晉見元世祖忽必烈大汗,獲封為皇帝使者,帶信回羅馬給教皇,後輾轉出使多地,當了29年元朝使官,於1295年回到歐洲。

(註3) 湯若望: 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 (1591-1666),出生於德國科隆貴族家庭,在意大利羅馬學習並加入耶穌會,於1618年前往中國傳教,後獲徐光啟推薦參與編修《崇禎曆書》。1644年清兵佔領北京,湯若望挺身保護曆書與天文儀器,後因準確計算日月蝕而獲多爾袞信任。順治帝長大親政,對湯若望寵信有加。順治帝死後,鰲拜反對西洋學說,借故判湯若望凌遲死刑,恰北京發生大地震,經孝莊皇太后出面求情始獲釋,出獄後不久逝世。

(註4) 戈登: Charles George Gordon (1833-1885),英國軍官,於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隨聯軍到中國,後參與保衛上海歐洲移民的洋槍隊,抵抗太平軍攻擊,獲李鴻章委任為指揮,改稱為常勝軍。

(註5) 李泰國: Horatio Nelson Lay (1832-1898),英國人,10歲到中國,父親為英國駐廣州首任領事,自小成為中國通,先後在英國駐廣州、香港與上海領事館工作。1855年成功說服清廷改以「洋人治關」,成為首任海關總稅務司,規範關稅,使稅收倍增。

(註6) 赫德: Robert Hart (1835-1911),英國人,1854年到中國,先在英國駐寧波與廣州領事館任職翻譯,後參加中國海關工作,任廣州粵海關副稅務司,1861年代理李泰國在上海擔任海關總稅務司職務,直至1911年逝世為止,長達半世紀。

(註7) 赫德道: Hart Avenue。

(註8) 赫德於1885年6月以利益衝突理由拒絕英政府委任其為駐北京公使,指「preferred to teach China to be a better fisherman instead of handing her fish.」

(註9) 赫德在日記中記載其與中國小妾的相戀故事,被美國作家Lloyd Lofthouse寫成小說《My Splendid Concubine》,記述赫德在中國的事蹟。

(註10) 蘇東波:指1989年大陸六四後引發的蘇聯與東歐骨牌震盪波浪,最後導致共產政權紛紛倒下變天。

(註11) 海龜派:大陸用語,指海外留學歸來的人。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1. 既得利益者如何會同意進口CEO?
    “能者"真能掌控貪字輩的團隊?
    可是看完本篇好像跟本站理財上有些偏離哦…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