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CEO

大前大師戲言提出想要進口總統,又說想要打包,整個執政黨團換回去。其實,「進口」與「交換」應是兩個不同概念,雖然都有趣,但不是一回事。

要進口,原因簡單,因為本地沒有或不足,可以指商品,也可以指人。早期做國際貿易,就是資源掠奪與奴隸買賣的歷史。後來,自視稍為文明,開始有制度規範,保護主義興起,去維護本地市場,既有海關,也有移民限制,目的仍是在保護本身利益,即用關稅去保持本地產品的競爭力,用移民限制去挑選新國民。當然,被視為文明世界以外的次殖民地,連當殖民地的資格都沒有,繼續是被掠奪的對象,鴉片照樣進口,「賣豬仔*」照樣出口。

近年以來,中國崛起成為世界工廠,生產鏈全球化,商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走向自由貿易,偶爾強國仍會用個別保護主義條文,以反傾銷名目,表面上是保護本地產業,實際卻是政治角力,別有所圖。

然而,對於進口人才或勞工,似未聞有反傾銷動作,即如東南亞大量出口的家傭勞工,進不進口由你,薪資水平也由當地立法決定,總不能將本地失業問題歸咎是進口勞工所致。大概世上唯一例外是香港,因其每天進口新移民一百五十名,是老弱傷殘還是精英,是官員家眷還是地下黨員,全由大陸單方面決定,香港無從過問,於是只好另設投資移民配額,自訂要求。結果,就業市場形成上下兩處截然不同的斷層,上層缺人才,下層勞工過剩。

進口人才,從來不是問題,只要有需求存在。有供應不一定能推動需求,但有需求就必定帶動供應,除非所指商品絕一無二,不能增加生產,但會帶動其他仿冒貨品出現。世上只有一個李小龍,但英年早逝,市場需求熾熱,所以當年出現了一批陳小龍、張小龍、梁小龍、xx小龍之類,直至成龍被已經餵得膩的市場接受,另辟桃園,然後,直至成龍自己也被市場膩厭。

如果進口總統或政府官員,能像進口CEO或其他人才一樣處理,可以簡單得多,能者居之,都以能被量化的客觀標準檢視,而不是動不動以主觀情緒包裝,要麼崇拜要麼仇恨。誰說英雄一定能治國?誰說好人一定能賺錢?進口CEO清楚知道自己的任務,反而英雄及好人往往迷失方向。

但交換就完全不是這回事。能說得上交換,將壞的換上好的,或因其他原因,或甚至無厘頭**的換來換去過過癮,就隱含操控,對物件帶有擁有權的意味。既然擁有,喜歡怎麼換,或換甚麼,自然認為是自己的事,與人無關。

涉及人呢?歷史中,戰亂或飢荒時,有可怕的易子而食,那是將小孩視為私產,雖然不忍,但這是放棄私產的擁有權以求活命的普遍做法。歷史只寫易子,從未提過易女,大概女孩一早就被消耗充饑吧,可怕的歷史。

可怕?未算。安史之亂中,唐將張巡與太守許遠死守睢陽,城中糧盡,張巡先殺妾,供士兵食用,許遠跟從亦殺書僮供食。之後,陸續將婦人老弱三萬餘人殺之作為糧食***,但最終睢陽依然陷落。最可怕的是,歷代以來,都將這種謀殺愚忠行為美化,忠臣二字,仿若能合理化一切醜惡。忠君愛國,究竟是誰家天下?

再來到現代,不易子而換妻,互食改為互玩,荒唐頂透,竟意味妻如私產可以交換過癮,卻未聞有換夫行為,堪稱不平等怪事。

印象中,真正的交換CEO,只有2004年11月大陸國務院國資委一聲令下,大陸三大電訊龍頭互易掌門,即日執行。中聯通、中移動、中電信的CEO如玩音樂椅遊戲般交換位置,三家都是在香港掛牌的上市公司,所有同業競爭、鬥得你死我活的商業機密,竟像不曾存在,因為它們都只被視為大陸官家私產。

如果不是理不清的政治因素,進口人才與進口商品大致相同,因為有市場需求,能者居之,或價格合適即可。如果價格過高,市場早晚會自動調節;又或如外資派駐大陸進口僱員,早期吃香,但近年被本地人取替,地位大不如前。

但交換人才,本身就是矛盾概念。能交換,就意味擁有;要交換,當然是換走不理想的,而換來更好的人才。不理想的人才,別人換去幹啥?除非像大國,擁有一切,大國崛起,既可用經濟交換政治,也可用貿易交換人權。


* 賣豬仔:指中國晚清時期沿海地區居民被奴隸販欺騙往海外打工,成為近代華人移居海外之始。

** 無厘頭:香港次文化,形容毫無邏輯、莫名其妙的行為。

*** 《新唐書 卷二百五十 列傳第一百一十七》: 「巡出愛妾曰:『諸君經年乏食,而忠義不少衰,吾恨不割飢以啖眾,寧惜一妾而坐視士飢?』乃殺以大饗,坐者皆泣。巡強令食之,遠亦殺奴僮以哺卒……初殺馬食,既盡,而及婦人老弱凡食三萬口。人知將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遣民止四百而已。」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