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劑困局

懷着不安與不解的心情,一直注視臺灣自五月底出現的塑化劑風暴,問題越演越烈,令人擔憂,也替向來風評良好的臺灣製造不忿,這樣被蹧蹋。

民以食為天,今年仍未過半,但食的相關問題接踵而來,大陸長期食品安全憂慮未除外,先有日本食品受輻射影響,又有大陸江南大旱導致糧食減收,而歐、美、澳大利亞等世界糧倉同樣出現問題,現在接連臺灣出事,真的慨嘆怎生一個食字了得。在投資市場,與食有關的股票,又要受控制通膨政策影響,暴漲急跌,到底誰受損誰有利?投資人眼花撩亂!

臺灣的塑化劑風暴仍在尋找停損點,危機處理,因傷害層面太大,可能會一次過處分撇帳,揪出大量問題,再在谷底做出成績,三令五申,明正法典,今天的不足與受損害,會變成明天的政績。正如股價從兩元掉到一元是跌一半,但從一元反彈回兩元是升一倍!

塑化劑危機中,要找出人皆曰可殺的壞人不難,五花大綁,要為不義行為負責,倒是有些現象,令人感到奇怪。據報導,出問題的工廠所賣的含毒起雲劑,價格比其他同業產品便宜一大截,而且此情況已存在多年。問題不是為何這存在多年的情況沒被發現,而是為甚麼其他生產商沒一樣做?

當然,用含毒原料雖然節省成本,但法所不容,正當商人不恥為之….,很可惜,單以法律觀點,就是再加上道德因素,並不能解釋複雜的經濟問題,否則極權加教育不就天下太平?

用囚犯困局與選擇去解讀,明顯利害有別的現象不應存在太久,因其他市場參與者會學乖,做相同行為去保持競爭力,所以,只要有人不依遊戲規則行事,得利而無需付出成本代價,久而久之,遊戲規則不復存在,新潛規則誕生,互相沈淪,由社會整體付出代價,唯一獲利的只是製訂遊戲規則的守門人官僚(獲利不一定是貪污,也可以是不做事的瀆職)。

然而,奇怪的是,這次塑化劑風暴,似乎出問題的廠商是唯一参與者,別人都沒做。但價格的重大差別不是已經存在多年嗎?市場不會如此無知,又不是甚麼專門的獨家產品,其他生產商的高價格為何仍可生存這麼久?想一想電子元件的價格互砍,就知道這有多難。招牌信譽?但問題廠商不就都賣給大廠貴客?

逆向思維,不是其他生產商為何可以多年維持相同產品的高價格,而是為何問題廠商可以賣得這麼便宜,而其他生產商又沒跟風?市場大餅像被切開成幾塊互不相干的小餅一樣,要麼被有形之手暗中操控,要麼資訊嚴重堵塞。

如果大廠貴客自己做採購,若問題廠商產品的價格比其他生產商的產品便宜達幾倍之多,豈會無知得視若無睹?其他生產商的客戶聞風而至也會要求降價,結果就是典型的困局沈淪。除非大廠貴客的帳目上,採購價格沒有如此巨大的明顯差別,相差的,都往中介口袋去。大廠貴客沒感覺採購價格特別便宜,所以無動於衷,而其他生產商也沒感到特別砍價壓力,大家各做各的市場。反而,囚犯困局唯一參與者的問題廠商可能會感到冤屈,因為沒有像困局中的大贏家般賺得多,都去了特定的口袋。

如果是這樣,雖已存在多年,這塑化劑風暴其實仍只停留在囚犯困局的初級階段,還未致全面沈淪至所有生產商都變成毒手的終極結局。其他沒有施毒手以降低成本增加利潤的正當商人,就是正氣所在,雖然現在大概也被亂槍掃射,但將來一樣會重新站起來。

風暴未熄滅前,相關受影響產業的股票都會有風險。現在大家都委過於壞人一手造孽,是單獨的行為,損害也只是短暫在販售方面。如果風暴沒停損而繼續發燒,倘若一旦揪出中介或守門人,損害會更致命。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2 評論

  1. 從這次的問題更突顯政府的危機管理能力及民眾的無奈,
    還有廠商的品管及道德問題.難道只有道歉兩個字嗎?法律責任及求償問題呢?
    現在很多國家都對台灣外銷到該國的食品做全面性的檢驗和管制,
    這還不包括外貿損失!

  2. 水大這篇寫得好啊。其中那段”今天的不足與損害,會變成明天的政績”。這真的跟股票市場一樣,跌過頭會有大反彈,爛股也會變好股,反彈後大家也忘了為何這股票之前會大跌。股票可以這樣玩,但攸關人命的政策豈能如此耶?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