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惠中毒

又是企業家的新聞,說企業家讚賞巴西政府的辦事效率,打算五年內要在當地投資一百二十億美元。報導的標題起得誇張煽情,說巴西是讓企業家再賭一把的金磚之地。誇張煽情的標題之下,說穿了,是企業家眼中另一個誘人的賣大包投資案,佐證是巴西政府的積極招商政策,甚至做到「連中國也做不到的事」。

原來,據報導,企業家與巴西新任總統的一小時會面,即能令巴西政府針對企業家的投資案要求而修改稅法,從目前稅率再減百分之九點五。按報導所形容,巴西總統承諾企業家貴客馬上辦之後,一切有關政策及修法手續,在短短一個月之內完成。企業家讚賞高效率之餘,表示尊敬,也順勢把臺灣與大陸比下去。

其實,這已屬舊聞,早於今年四月,巴西總統訪問北京時已主動對外宣佈。無論是幾個月前的刻意透露,或是現時的舊聞翻炒,對巴西總統或企業家而言,必定經過深思計算,同一件事,捏塑成形,各取所需,對不同人可以產生不同意義。

照報導來看,企業家是一個很強的議價者,懂得充分利用本身優勢,爭取最大利益,在談判中攻城掠地,幾乎至對手投降三呼萬歲為止。當然,有一條件,即對手為較弱勢一方。

以前,當企業家到大陸投資,不管是蓋廠建立生產基地,或忽發奇想要在故鄉打造影城,當地政府都會倒履相迎,爭相開出優惠條件,要多好有多好,只要企業家點頭,一切好辦,能讓利的,通常都會讓,反正一家便宜兩家得益。

然而,所有招商優惠都會有時限,無論是一般的「兩免三減半」稅務優惠或其他特別政策,而且,當大陸也漸上軌道,過量過分的特別優待外資會衍生出各種新問題,不可能永遠如此。於是,投資案生根後,以往的特別優惠會陸續減少,不是反過來特別苛刻,只是回歸正常。以往的過度讓利或低價供地,總會有回吐的時候。

然後,便看到企業家到處開花,跟各處地方政府議價,借力打力,既比拼條件,也有聲東擊西之意,能否結果,就看談判後着。相對於弱勢談判對手,企業家已習慣了設定條件,享受製訂遊戲規則的樂趣。有一陣子,企業家好像曾列出回歸臺灣的條件要求,但不知如何,沒有下文,卻惹了一頓罵名,企業家心裡一定感覺冤枉。

能管理數十萬工人,企業家當然具有過人能力,這毋庸置疑。只是,感覺上,企業家的經營模式,像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視乎那裡有沒有嫩草。說實在的,設定投資案,條件有很多,當地官員的辦事效率,只能是不顯眼的其中一點,其他會影響生產力的因素才重要,這些企業家肯定在行,但都未提到,卻突顯對手重大讓利的特殊待遇與優惠。然而,在企業家眼中的高效率與特殊優惠,在當地其他人眼中,可能是喪權辱國的條件!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能越過所有法規,又大幅降低稅率,當地政府對企業家的投資案必有重大期望,偏偏期望很難管理,處理得不好,問題才剛開始。又或者,像過去多次做法,意有所指,借力打力,是對其他對手整體談判策略的部份。

其實,企業家的強,不應只對弱勢對手而論。強如蘋果等客戶,對企業家的代工需求,不會比企業家需要蘋果訂單小。雷曼金融風暴之後,經濟不景氣,很多製造業的代工生產商都出現大小不一的問題,好比退潮後,誰原來沒穿泳褲,一看便知,企業家的泳褲應該仍是穿得好好的。蘋果產品大賣,但企業家的利潤微薄,只是蘋果利潤的一個零頭。何以至此?蘋果不需要甚麼特別優惠,但企業家卻要不停的向弱勢擠壓,彷彿能獲取的特別優惠就是成功的保證。事情好像倒轉了過來。

像愛情中毒的,總離不開愛情;企業家好像是優惠中毒,也離不開優惠。只能說,這好累!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1條評論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