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慈悲

阿里巴巴失竊與「支付寶」被盜事件,有很多有趣的細節。為甚麼CEO可以用相同名字成立屬於私人名下的另一公司?光這一點就存在利益衝突,更不消說擅自將公司資產轉移。母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是合資企業,含有外資成分,更是大股東,「阿里巴巴」名稱的商標權,當然屬於母公司所有,不能被任何人包括CEO私下侵吞盜用。任何以相同名稱成立的企業,照道理是侵犯了母公司的商標專用權益,是CEO擁有與否並不相干,但正因為是CEO所為,母公司也就不會有行動去保護權益。

然而,以為商標法能保護公司權益,也許還是太樂觀,是美麗的誤會。大陸的法例多如牛毛,立法與執法,固然沒有必然關係,司法更是一種考驗常識與忠誠的藝術,很多時會受主觀因素左右判斷,不能以一般常識去理解。

別的不說,現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俊勝首席大法官,本身是一名法盲,從未受過任何正規法律訓練,據新華社的官方簡歷顯示,王「六四至六八年在合肥師範學院歷史系學習」;時值文革高峯期,歷史系更是又紅又專的政治鬥爭重災區,學歷與法律扯不上邊;王於1972年加入共產黨後,一直只做黨務活動,曾負責地方的公安與警監工作。由法盲執掌司法,便只能依靠對黨忠誠的意志,看黨的需要行事;王即曾多次公開要求「各級法院法官審理案件都要從黨和國家工作大局出發」,更指控國內外敵對勢力不時攻擊社會主義制度,積極提倡司法政治化。

中央身居上位者如此,地方更是不堪,要以司法尋求公義,路途崎嶇難行。只要「愛國」,耍一點流氓手段,能算啥!

擁有「G2000」、「U2」、「G2」等時裝品牌的香港著名企業「縱橫二千」,早於1992年已在中國國家商標局註冊了商標,核定產品為服裝、鞋、帽;後來再於1997年至2002年間陸續將商標註冊核定擴展至其他服飾產品。1997年9月,杭州市西湖區一個不知名的科技諮詢服務部註冊了以「2000」為名的商標,核定產品為襪子、手套、圍巾等。2000年11月,商標註冊人委託律師致函予縱橫二千,認定其「G2000」商標侵犯了「2000」的商標專用權,聲明保留起訴要求賠償的權利。

也許那個服務部商標註冊人的知會是大陸營商的一種潛規則打招呼手法,意思是可以私下解決,當然是付錢買通路費;但縱橫二千馬上向商標局投訴,申請撤消「2000」的註冊商標。到2005年1月,商標局的商標評審委員會判定縱橫二千所提爭議理由不足,「2000」商標註冊予以維持;後再經北京一中院、北京高院二審行政判決,「2000」商標至今合法有效。

縱橫二千敗訴數月後,「2000」商標註冊人變更為杭州人趙某,開始反擊,分別向大陸多處當地工商部門投訴,要求查處縱橫二千的侵權行為;更自行搜集「罪證」,先後四十一次在北京、上海、杭州、寧波等地購得被控侵權產品。事實上,縱橫二千在大陸就有四百多家專櫃銷售「G2000」產品。結果,符合國情邏輯,縱橫二千當然又輸了官司。杭州中院認為「G2000」與「2000」的註冊商標,兩者無論是字形、讀音還是其各要素組合後的整體結構,均構成了近似,判定縱橫二千侵犯了趙某的商標註冊專用權,禁止銷售有關商標產品,並賠償原告人民幣二千萬元。

賊喊捉賊,啼笑皆非,國情以下,少一點黑色幽默,真的不知人間何世!

如果傳聞屬實,雅虎曾同意馬雲用內資公司去持有支付寶股權,以便申請支付牌照,而一切又只靠一紙可能在大陸不具法律效力的協議合約,除了說雅虎犯了低級錯誤,龐大的跨國律師團形同虛設外,只能嘆氣連國際大企業也奈何不了各種形式的大陸國情需要而相信能借道小路捷徑,以致一子錯滿盤落索。

在大陸國情下,到底該如何做才對?縱橫二千不妥協形同勒索的潛規則,理直氣壯的告上法院,結果輸了商標專用權後更要賠償。雅虎依賴對CEO的信任,低頭走過懸掛着潛規則的屋簷,仍然輸得人仰馬翻。似乎,無論怎麼做,都只能摸着石頭過河,走一步算一步,看不到將來;能給你看到、聽到的,永遠都是「偉大、光明、正確」。

固然,沒有真正有效的法律制度保障,人只能回到依仗對人性信任,偏偏現時大陸的現實卻是信任崩潰的年代。「共患難易,共富貴難」,很遺憾,在現實中,並不陌生。以往,楊致遠相信馬雲的能力,以為能力就是品格,我相信馬雲對自己的能力甚至品格更是信心萬倍。但當阿里巴巴愈見成功,支付寶的日交易額由當初設想的人民幣百萬元增至每天二十五億以上,一切都會改變;沒變的,好像只有楊致遠還等着當年所簽投資合約安排下時間到了雅虎便能順利當王的信念。不是楊致遠天真,就是人性現實無情。

阿里巴巴被盜走的支付寶,到底值多少錢?據報告*顯示,今年首季度中國第三方網路在線支付市場規模達到人民幣3,973億元,而支付寶佔有45.5%市場份額;支付寶自己的數字是日交易額達人民幣二十五億元。美國證券公司對支付寶的估值為17至51億美元間,但去年八月阿里巴巴將支付寶全數轉至馬雲私人名下浙江阿里巴巴的代價是人民幣三億三千萬!

我一直認為,近期一波由美國開始對大陸民營企業的拋棄潮,多少與雅虎的遭遇有關,時間也對。失去對人的誠信,難道能相信數字?如此來看,馬雲也確實厲害,幫忙蒸發了市場天文數字的資金價值。

據資料顯示,2010年5月阿里巴巴欲回購股份遭雅虎拒絕;另外,去年底,雅虎亦拒絕了馬雲提出以三十五億美元回購雅虎手上15%阿里巴巴股份的要求;這顯示馬雲一直急於收回雅虎手上持股,但雅虎始終不肯放手。現在,談判主導權已不在雅虎。至於另一股東軟銀,至今一直保持低調,扮演關鍵小數,孫正義表面上支持雅虎,但如果轉向馬雲,雅虎會輸得徹底,失去根本談判籌碼。如果是統戰,若馬雲開出對方不能拒絕的條件,把孫正義統到自己一方,戰爭馬上結束,剩下的只是一堆法律訴訟。

事件最終如何解決仍然未知,但雅虎所依據的一紙協議控制合約,在大陸不具法律效力,而且又有可被辯解為認可的董事會記事,雅虎處於下風。若將事情鬧大,則隨時一拍兩散,失去與馬雲談判的機會,楊致遠目前真的不好過。難道雅虎只能含淚求和解,希望馬雲大發慈悲,善待當日的投資恩人?

只是,在商場、在大陸商場、在馬雲身上,你能期望找到慈悲嗎?

 

*易觀智庫Enfodesk《2011年第1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季度監測》數據報告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