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他不好!」

臺灣大官忽然跟老上司槓起來,指稱過去都是黑金歲月,彷彿白布從此被染黑,到現在也白不了。從企業管治的角度看,說法似乎有些不妥;在投資市場,前任留下問題,並不少見,但一般不會如此處理。

滙豐銀行一百四十多年基業,是蘇格蘭銀行家穩健經營的典範,但次貸金融風暴吹翻了滙豐,不得不對美國市場作出大幅撇帳註銷,更要供股集資,既抵抗被國有化壓力,也超額滿足新增法例的資本要求。當然,市場分析與投資人對滙豐多年前一改作風急進高調打入美國次貸市場有諸多怨言,這可以理解,也是他們的權利,但滙豐管理層從未對任何前任抱怨,更未委過於前任的錯誤決定,這是基本的管治倫理,反而,滙豐主席自削花紅,表示承擔責任。

個人榮辱,對個人是大,但對企業整體則小,有擔當的人,在非常時期,看到的,應是整體大利,而非個人小益。很可惜,這一點,就算嘴上認同,不是很多人能做得到。

老上司當掌櫃這麼久,仍在台上的一瓢,包括大官在內,如果白布有染黑,不都是受益人嗎?政策有錯誤,當時沒反對,就變成利益共同體。今天當家,把錯誤改正,當然是好事,有沒有做好且不說,但把所有錯失,全歸咎到虛無的過去與老上司,於管治倫理,說不過去。

九七回歸後,對外號稱超英趕美、美其名為「紐倫港」的香港,就走過這一段荒謬絕倫的路。因為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Christopher Patten)執意要擴大香港的民主基礎,於1995年在大陸基本法條文狹縫中推行政改。大陸沒有的,當然不容許香港有,當時的港澳辦主任魯平惡言批評彭督為千古罪人,更人身攻擊其為政治妓女。

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民選立法會議員全被中止任命,由大陸官方重新選擇性委派,立法機關一夜變天,很多今天的惡法就是由這個所謂「臨時立法會」通過的。後來,每逢遇到管治困難,總是說都是英國人埋下的地雷,責任全都在英國殖民者,彷彿當時甚至今天仍在台上的政府大官及嘍囉議員全都橫空出世,都不負責任。沒有責任,何需承擔?很多管治上的困難,一直累積,原因在此。

市場中,企業管治,不可能如此,就算這樣做也沒用,只能轉移視線,不能解決問題。如果是投資市場,就更現實,投資人用腳投票,賣股走人。

上市公司中,能想像到最壞的情況都出現過,老闆失蹤,公司被淘空,然後,視乎公司狀況,也視乎其他仍在台上留下來的人,每家出事的公司結局不盡相同。

歐亞農業於2001年7月在香港上市,一度是基金愛股,里昂證券曾大力吹捧,同年十月被《福布斯》雜誌選為全球二百家最佳小型企業之一,老闆楊斌也被評為大陸富豪榜上第二名。翌年七月,楊斌失蹤,傳言被大陸公安以經濟罪名拘捕,公司其他主管紛紛跳船自保,管理層真空,兩個月後,被證監會勒令停牌,拖至2004年5月正式除牌下市,投資人血本無歸。

被《福布斯》雜誌評為上海首富的周正毅,於2003年5月被大陸公安同樣以經濟罪名拘捕,傳言事件涉及中共權力鬥爭,扯出多名在朝幹部官員外,也扯進中共領導兒子。周正毅控制多家在上海與香港上市的公司,其中在香港上市的上海地產於2003年5月底老闆失蹤後主動停牌,最後收市股價為0.345港元。周正毅後來被大陸判監,上海地產於2005年9月清盤,小股東每股獲發0.629元,比停牌前高出不少,驚嚇不安後,算是有意外收獲。

國美電器(0493.hk)由黄光裕於1987年創立,於2004年6月在香港借殼上市,一直是基金愛股。黄光裕被《胡潤百富榜》選為2008年大陸首富後,於同年十一月在大陸被拘捕,又是類似的經濟罪名,也同樣扯出在朝幹部官員。老闆失蹤,但公司沒有停止運作,總裁陳曉引入外資改革公司管理,自任董事會主席。陳曉本來是上海永樂家電董事長,永樂於2006年7月被國美收購後改任國美總裁。大股東失蹤,管理層自救,繼續經營,做出成績,但大股東被判刑後,隔山打牛,與管理層爭奪經營權。外資與小股東左右逢緣,無可無不可,有奶便是娘,能抓耗子就是貓,最終陳曉出局,今年三月辭去國美一切職務。

企業管治出問題,最重要就是把問題解決。投資人很現實,能解決問題,做出成績,就是好的管理;相反,如果問題未解決,卻忙着與過去劃清界線,跳船自保,然後將一切問題根源歸咎過去,我看不出有任何實際意義。如果是上市公司的話,就會只剩下被清盤的命運,投資人血本無歸。

「都是你的錯」,唱唱就好,現實中沒有意義。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