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要做豬

歐洲的主權國債務問題不時的衝擊著國際金融市場,而國際評等機構也推波助瀾的一再調降個別國家的主權信用評等,搞的是投資人縮手觀望,金融市場萎靡不振。而近週再聞義大利的5年期信用違約利差大幅拉升貼近西班牙的水平影響,義大利、西班牙的10年公債殖利率皆已創6%新高,這主權國債能善了嗎?尤其是愛爾蘭又遭FITCH降評等,不僅讓市場聯想起PIIGS,更而甚之的開始討論起還有誰想做豬。

圖一

從圖一明顯可見近期義大利的5年期信用違約利差大幅飆升,和西班牙的5年期信用違約利差收窄現象十分明顯,當然這也造成義大利和西班牙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雙雙超過6%新高(如圖二),而這等現象尤其是出現在希臘和愛爾蘭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漲勢未見歇停之際,市場的猜疑心也就更加濃厚了。

圖二

 

 

若以歐洲各國政府債務對其GDP占比%來看(如圖三),緊接在義大利之後的就是比利時了,在歐洲各國政府債務對其GDP占比%的這個相似區間裡的,像義大利、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都在這波主權債違約疑慮中常遭點名列席,自然得市場的下一個關注焦點就落在比利時身上,然比利時真想當下一隻豬嗎?

圖三

 

 

追根究柢起來,今日的主權債務問題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景氣上不來。太平盛世裡瑕不掩瑜是很容易遮掩過去,但一旦景氣衰退下來終究是要算總帳的。歐洲國家不是首例,開此先例的是美國,今天歐元區經濟體國家出現問題,還有其他成員國不情願的硬撐,一旦美國債務出現違約,要叫誰買單呢,這也是為何黃金價格歷久不衰的原因所在,現在歐元國和美國其實是在比誰氣長,能夠撐過這次的不景氣,就有通行貨幣主導權,這也是為何中國會減持美債而轉增持歐洲主權國債權的根本原因。

這裡我們要說的關於主權債的另一個關鍵點,也是會不會成為下一隻豬的比利時的觀察重點。

就圖四及圖五兩圖同時做比較,不論是實質GDP年增率或是失業率,比利時同時擁有較政府債務佔GDP比重大的其他國家先天上的優勢,處於景氣復甦和相對較低的失業率階段的比利時,雖說過往與義大利的5年信用違約利差水平相近(圖一),但卻不代表著就要跟義大利隨之起舞,這在投資上就起了很大的機會論。

圖四


圖五

因為目前在固定收益市場上,5年期的信用連結票據(Credit Linked Notes),連結標的為義大利主權債的浮動收益率為3個月LIBOR加上390點,而連結比利時主權債的浮動收益率則為3個月LIBOR加上300點。試想,由圖一的5年期信用違約利差觀察,義大利和比利時的差距剛好是100點,可是就5年公債殖利率來說兩國的差距達143點,這說明了這信用違約利差市場對比利時是過度的反應,也正因如此,所以給了我們擇機進場的切入點。

筆者: Cooper

早年在台灣擔任自營商操盤人,多年財訊專欄主筆經歷與財經節目常駐名嘴,曾任投信投顧公會監事,亦擔任過大中國地區股市的研究與操盤,目前從事國際金融性衍生商品交易。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