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可以當股票TRADE嗎 當然可以

 

上周本欄言及在歐洲希臘主權債的處理模式統一化之後,也進一步的強化了歐元區其他國家未來關於主權債務的處理決策,雖說歐元短暫出現回貶,但也確立了幾件事:

 

  1. 歐元仍將被宣告為主要通行貨幣的地位不變;
  2. 歐豬違約風險降低;
  3. 歐元區國家整體為歐豬買單,造成籌資成本的化一性高漲,不利區域性復甦;
  4. 信評機構上下其手正逢其時,但卻又是一著落入閒話的信評無用論。

而美國債務提高的事件雖非首次,但過往的經驗卻也值得借鏡。按過往四次的經驗看這次美債殖利率的方向,若再加上當時的美國經濟所處相對位置和美債殖利率趨勢作為研判,發現這次的時空背景與下表之2004年9月至11月雷同,短債殖利率大幅彈升,而長債殖利率仍舊按原有趨勢繼續前進(如圖一)。

表一

圖一

所以回歸到本文的重點就在於,一、歐洲最壞的狀況已然出現,復甦腳步更加放緩;二、美國債務上限提高事件暫時落幕,美元趨向在債務問題前提下,維持弱勢美元有其延續的必要性。故重點是,原本的歐、美利率趨勢是什麼,就會繼續維持原有的趨勢繼續發展。既是如此,在債市的交易上會演化出甚麼結果?

過往一年裡,由於歐洲主權債的紛紛擾擾,導致金融機構的債信風險加大,遮蔽了產業景氣回穩的事實,拖累了經濟復甦的腳步,故在金融債的風險溢酬增加的前提下,產業公司債一直是資金的避風港,使得金融債和產業公司債之間的報酬一直呈現極大的差值。直到今年四月起,在歐洲主權債務如烏雲般的漫天蓋地席捲上來之際,才使得產業公司債價格出現將近一季時間的回軟走平。重點是,正當此時如喪考妣的連續性利空頓時消失了,對金融債及產業公司債來說,在金融債仍有歐洲主權債務風險轉移至金融機構的疑慮下,產業公司債相對就是短線債市資金重起爐灶重金押注的焦點了。

如下表二,我們一直做為關注焦點的活絡產業公司債,短短3天,漲幅在1.5%至4.5%之間的產業公司債,竟是以存續期間長達15年以上的債券為主體,且產業的分類偏重在能源、原物料及通信三大景氣循環類別上,更而甚之的是,今天我們將這些相關債券價格走勢列舉出來後,竟發現其債券價格不是創下歷史新高就是在相對歷史高點(如下各圖所示),這唯一的解釋就是,產業公司債將受惠於金融環境的變數依舊存在,但相對產業景氣已開始復甦的兩極端演化下,資金續往長天期產業公司債靠攏,亦會漸次的引領金融債風險貼水回復平穩,終究其極致後,股票市場仍是後市最大的受益市場,時間各有先後,還望勿配置錯誤。

表二

戴姆勒-克萊斯勒 8.5% 01/31

卡夫食品6.5% 11/01/31

波音公司 4.875% 02/15/20

WEATHERFORD BERMUDA 6.75% 09/15/40

巴西淡水河谷鋼鐵6.875% 11/36

俄羅斯天然氣集團6.51% 03/22

南方銅業 7.5% 07/35

 

筆者: Cooper

早年在台灣擔任自營商操盤人,多年財訊專欄主筆經歷與財經節目常駐名嘴,曾任投信投顧公會監事,亦擔任過大中國地區股市的研究與操盤,目前從事國際金融性衍生商品交易。

分享這個職位上

2 評論

  1. 酷大:您的意思是資金先流進產業長期債,然後轉進股市,所以股市會是後續受惠者,是嗎?

  2. 債市是企業除了向銀行融資的另一個管道,長天期債券價格上漲除了是基準利率(計價貨幣如是美元,基準利率就是相同年期的公債殖利率)向下修正(代表市場預期未來利率趨勢向下,也就是景氣未能看好),還有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企業可運用低利率工具增加企業獲利,而目前產業的狀況就是兩種都有,和金融機構因外在環境惡劣隨時都有不可預期的壞帳損失有天壤之別,所以產業景氣正循環正在運行中,才會有小弟在文章中提到投資品項先後順序有別。什麼時候適合投資那種投資工具,這就是小弟長期以來一直追蹤的資金流向,和一直呼籲的要跟隨「聰明錢」的趨勢跑的原因。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