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評級公司

俄國總理普亭批評美國是全球經濟寄生蟲,說美元獨大是金融市場的威脅。中國滿手美債,除了領導人多次溫馨提示美國要確保美元資產安全外,也透過官方新華社評論員文章,強烈要求美國「要停止慣例,讓選舉政治綁架環球經濟」,呼籲要設立穩定及安全的新環球儲備貨幣,云云。一時間,山姆大叔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詭異的是,喊打歸喊打,人人照樣愛米老鼠,沒法子之下,言行分裂。

美國經濟今天遇到的問題,其實並不意外,很多人心裡早有數,普通散戶也能隨便道出病情幾分,只是不知甚麼時候會病發身亡,說標普將美國主權信貸降級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很有煽情效果,但並非實情。

話雖如此,儘管標普早已發出警告,但將美國主權信貸實際降級始終是殺了全球投資人與美國政府本身一個措手不及,似乎誰也沒想過這真的會發生,畢竟,雖然債臺高築,美國仍是全球經濟強國,沒有人會懷疑美國政府的還債能力。就算光靠開動印鈔機還債,債主不是一樣搶著要?更要含淚繼續借錢給美國!世事變得莫名其妙,一般人很難理解當中奇怪的互動關係,從宏觀看,只能相信這是世界格局大改變過程中的前奏曲,而且不會是獨奏。

也是同一家標普,於幾年前金融風暴前對雷曼等機構發行的衍生債劵產品濫發AAA信貸評級,後來都變了垃圾。標普本身的評級紀錄就有問題,而且,理論上,評級機構的作用,就是對投資產品的風險預先做評估,供投資人參考,但標普不單評級紀錄不良,更在希臘等國家債務危機惡化後,水深火熱時,再在評級上落井下石。製造結果去證明判斷,永遠不會錯,但對投資人需要的事前評估分析,又有甚麼實際作用?

要說負債累累的美國有投資風險,早就應該下調美國評級,為甚麼要等到現在?而且,問題不是為甚麼標普現在才做,而是為甚麼另外的穆廸與惠譽沒做?所持數據相同,但判斷相異,到底誰對誰錯?如果投資人依賴的評級機構判斷出錯或是未能提供正確評估意見,評級機構還有甚麼存在意義?所指的美國經濟問題,老早已存在,但偏偏在亂局中,別無選擇,比較之下,投資人含淚投票,還是美國可靠,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反而下跌,即價格不跌反升!全球股災,投資人竟回頭擁抱美債,真是詭異得莫名其妙,卻又理所當然。

不管如何,美國信用評級下降已是事實,有很大象徵意義,也有實際影響,因為總有投資法人或退休基金會因為法例或相關規定而持有AAA評級資產,這是遊戲規則所限,主權被降級,企業評級亦會被降,企債首當其衝,投資人必須拋售有關資產,企債殖利率上升,推高融資成本,經營更困難,不利經濟復甦。

有意見認為標普此舉將刺激美國聯儲局加快推出QE3,但之前兩次量化寬鬆印鈔票政策,未見對美國經濟有顯著回春成效,反而大量熱錢湧向新興市場,推高通膨,中國即深受其害。如果再推QE3出台,會令更多熱錢湧到中國,推高物價及人民幣,令中央政府更猶疑放寬調控政策,地方政府及企業則叫苦連天,情況嚴峻,收放兩難間,增加經濟硬著陸風險。

回頭說中國官方新華社造詞強硬的評論員文章,除了表示「中國不高興」外,其實,說了等於沒說。美國並非寡頭獨裁政治體制,文章的對象不知是誰,不是歐巴馬,而是一個虛擬的美國個體,但這並不存在。美國政府將龐大債務貨幣化,透過通膨稀釋,要全球尤其是新興市場買單,早已是不說出口的秘密。蝴蝶效應下,全球經濟動盪不安,臺、港等經濟體都會受不同程度影響,投資人自保才是重點。

有時候,債主討債,用江湖方法,「踹共*」,可能比較有效。那像中國,一路叫美國小心花錢,一路借錢給美國花!

在美國眼中,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才是躲在美國背後撿便宜致富的寄生蟲。

*踹共:臺灣流行語,即臺語「出來講」的意思。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3 評論

  1. 水大,這篇真是把老共與老美的"金錢遊戲"關係寫得真好,真是簡單又有趣的好文,讚讚讚。

  2. 一切的一切…看來都是一場陰謀論丫…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