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著也中槍

外圍市場兵荒馬亂,散戶想自保而不易得,正是「市欲靜而震不息,股欲賣而價不在」,就算甚麼也沒做,經濟受震盪,蝴蝶效應,由美國至中國,再擴散過來,新興市場如臺灣、香港等一樣受影響,散戶利益照樣受損害,正是躺著也中槍。

有的投資人很有耐性,不需要頻密進出買賣交易,等的就是大跌市後的機會,即巴菲特形容餓蚊飛入天體營看見到處都是肥美多汁的目標。當然,要成功飛入天體營,再張口擇肥而噬並不容易,更多的業餘小蚊,早在天體營外已被殲滅。

中國七月份CPI達6.5%,是三十七個月高位,原本期望通膨在見頂後調控政策有機會逐漸鬆綁,但遇上美國主權評級下調與歐洲債務危機惡化,引發環球股災,歐美經濟若進一步滑坡,固然有助中國經濟退燒降溫,但出口與加工業首當其衝,若QE3出台,再次加速燃點通膨壓力,情況更難控制。事實上,2008年金融風暴,中國政府仿效美國,於是年十一月宣佈推出四萬億元人民幣救市計劃,當時豪氣干雲,但不少資金被地方政府挪用投放在沒有效益的項目上,成為隱藏呆壞帳,至今仍難以清理;新傷舊患,伺機而爆,應付得很吃力,是躺著也中槍的大戶。

美國是金融風暴始作俑者,政府舉債向市場注入巨資,無奈經濟未見起色。說美國選舉政治綁架環球經濟,誰否認過?石油與稀土等商品不也同樣扼人咽喉?當債主為了政治回扣原因將美元視為商品儲存,而且價格不斷下跌,倒像是進貢,又能怪誰?

從美國單極認知角度看,美國花費巨大去維持世界平衡,才有全球化經濟,中國與新興國家等才能坐享其成,悶聲發大財,靠出口賺取美元。因為有世界工廠不斷供應廉價物品,供應推動需求,美國人的消費習慣就像吸鴉片上癮,一發不可收拾。當年林則徐見白銀流失而毀鴉片,美國今天大不了印鈔票還錢,美元貶值與否是共業,大家分攤。這是美國的單極邏輯,最理想是美國國內物價穩定,但對外則用貨幣稀釋債務!

美國說不出口的用貨幣稀釋債務,未竟全功,但正朝目標前進,連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也替美國國債辯護,說美國絕無債務危機,投資國債無關乎信用評級,因「美國可以在任何時刻印鈔票還債*。」仍收不到訊息就是債主的問題。

至於另一理想目標,即美國國內物價穩定,美聯儲現主席伯南克親自表演手繪天堂,於八月八日的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上,宣佈維持超低利率兩年。要你兩年內不請病假也不可能,誰知道明天的事?保證兩年內維持超低利率,等於宣佈放棄用利率調節經濟的政策,除非預知兩年內都沒有通膨壓力,物價穩定,即伯南克有天眼通,能預知經濟未來。或許,美國的國策方向,就是要製造這個未來,實現手繪天堂,債主的煩惱,誰會理呢!

與中國同為躺著也中槍大戶的,還有德國。美國才一個國家、兩個政黨,為政策辯論,討價還價,向選民交代,乃正常應有之義及責任,已被不知民主為何物的中國批評為被選舉政治綁架。歐盟二十七個會員國,十七國奉行單一貨幣制,但各國經濟條件不一,各自為政,各自向選民負責,要各國政府與人民為公益而忘私利,近乎不可能。歐盟的經濟支柱本來就靠德、法兩國,但連法國也受流言困擾,可能挺不住了,只能靠德國獨撑著。就算德國本身沒事,經濟穩健,但為了弱小不爭氣盟邦,要做犧牲,試問有那一號政客敢向自己的選民要錢,而且是很多錢,去拯救別的國家與人民?歐債危機的結局,幾乎是寫在牆上了,不到最後、最壞,不會完結。

德國,不管躺著、蹲下,都中搶,比中國冤枉得多。

*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 7 Aug 2011:“The United States can pay all debt it has because w e can always print money to do that.”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5 評論

  1. 水大這文章點出了現在中國的兩難,也提醒了現在投資中國的風險,推推

  2. 躺著也中槍,形容的好貼切,讚一下!

    最近歐洲在討論要發行歐元債券,或是推動金融交易課稅,不知大大是否也可以分享一下大大的想法?

  3. 發行歐元債券,就是讓「發窮惡」的盟友綁架歐元!以希臘、義大利等國信貸評級條件發行國債,融資成本高,付息壓力沈重,但若聯合發行歐元債券,則是稀釋德、法的信貸評級去替敗家子抬轎。德國夢中也中槍!

  4. 上週看到歐盟11國將發行新的國債…唯獨德國反對…
    看完著實為德國無耐…
    基本上在以國家投資建設來說的話…適時的舉債是可以為國家帶來經濟效應的…
    但重點是國家舉債的目的就很重要了…
    以公司債跟國債來作個比較好了…
    若公司公開發行2%利率的公司債來籌資是為了擴充生產線(已確定有訂單並且看好未來趨勢),能為公司帶來5至8%的產值及效益…那這就是好債…若僅是為了調整公司財務結構消除前債(到期債務)…那這個就得好好考慮囉…
    後者這麼作就如同信用卡浮爛的使用後…最終是以債養債…越養越大洞…到最後就是死路一條…
    國家舉債也是…若只是應用在國定的福利政策…而不知擴大國家的經濟建設為百姓帶來更多的所得(最少大家有飯吃嘛)…那這個債也不過是拿後代子孫的錢來給我們這一代在享用而以…
    民主國家最大的問是就是在於執政者為了政黨的利益而忘了全民的大利…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不敢提出5-10年以上的大型國家經濟建設…
    反觀對岸的中國…15年前…就已看到東北缺水的問題…因而早已動工了十來年的南水北運大建設…雖未完成…但指日可待…先不管這中間貪污的情形(那個國家沒有?)…至少…打通經濟命脈確實是為政者該有的想法…
    拍謝…發發嘮騷…大家加油…

    • 專制國家從來不會犯錯,有錯,也只在人民,或某倒台失勢的黨內敵人;「效率」是專制的迷幻藥,吃時興奮,但後遺症不少。1992年4月3日,大陸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表決三峽水壩工程議案,出席的2,633人中,只有1,767人投票贊成,乃人大橡皮膠史上反對之最。今年五月,大陸國務院終於承認三峽存在31項重大缺憾,但一切已成定局。要抬舉效率,秦始皇最夠資格,只是代價也不小。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