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與經濟效益

財子朋友有感而發,由國債效益談到民主政制下大型國家經濟建設的無效率,憂戚之情,躍於紙上,有心人也。

這問題打從盤古初開天地以來便一直有爭辯,討論的核心從如何提昇效率到高效率的代價,以至社會發展的大方向不等,由最初的單純實用性質,追求成本效益,隨文化累積,逐漸考慮到長遠規劃,為未來奠基,甚至發展至探討形而上的文明本質,反思不斷追求效率的存在意義。

朋友提到大陸規劃多年的南水北調工程,並借此對比突顯民主制度下政客黨爭的短視,彷彿未說出口的,是專制有助制訂及執行經濟建設規劃。流血爭取得來的民主,給人的印象竟然如此不濟,實在可悲,當深思反省。

不知道大陸南水北調工程的效益如何?更不知道實際的成本與代價,包括財政上的與非物質的。這些客觀的數字永遠不會全部公開,人民只能知道被告之的;沒有說的,永遠不會知道,永遠屬國家機密;而說出來的,永遠是主觀的「偉大、光明、正確」式吹捧。信不信由你,反正沒多少人真正相信,但鼓掌支持卻是政治任務,馬虎不得。

據大陸官方報導,南水北調工程需遷離人口三十四萬五千,兩年內完成,較三峽大壩庫區移民四十萬分十八年進行,逼遷效率近乎光速,未提到急就章的原因,但反映當地居民世代的生活在共官老爺眼中只是一堆數字及必須執行的政治任務。淹沒無數良田家園,目的是為了向北京供水,但為甚麼北京的城市建設及發展要無休止地膨脹呢?那裡才是盡頭?

北京要,地方就要給,包括資源,當然更包括權力。今年年中時,南方大旱而北方大澇,南水北調工程完成後,大自然連鬧脾氣的權利也會被奪走,一來,就會是震怒。有水利專家指出,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所造成的禍害比三峽工程更嚴重,會對沿線河流中下游環境產生生態浩刼,包括土壤鹽漬化問題。這些意見在效率為先、統一口徑為要的政治要求下,會首先被淹沒。

大陸人大於1992年通過三峽工程議案,雖然舉手拍掌如儀,但不支持議案比例之高,為人大史上首見。從工程動工後開始,每逢天災,必屬百年一遇,無數的百年,就莫名其妙的聚首一堂,至於天災與工程人禍的關係,當然又是犯禁的話題。直到整整二十年後,今年五月,國務院發佈《三峽後續工作規劃》,終於承認三峽工程存在多項重大缺憾。說政府認錯,可能是美麗的誤會,更可能是與錯誤的責任劃清界線,人民依然只有舉手拍掌的義務。

做投資,彷彿有特權可以短視,國計民生可以一概不理,只要維持表面風光至賣股套利為止,其他的事,由市場裁決;但若政策錯誤,受害的永遠是最無助的人民;反而,市場崩潰後,投資人可以在哀鴻中撿便宜。

中國的經濟發展,表面上正以高速飛行,但主要只集中在城市建設,「十二五計劃」也製訂了農村城市化的大方向,各種投資與投機炒賣活動也一窩蜂湧至。利之所在,無事不可為。

作為首都城市,北京無休止發展。單汽車一項,北京去年就增加七十萬輛,至去年底總數達四百八十四萬輛。相比之下,香港雖號稱國際城市,至去年底汽車總數為六十萬一千輛,不及北京的零頭,甚至不及北京單去年所增加的車輛數目!這冰冷數字背後所反映的恐佈現實,是不計成本的貪婪慾望。至於政策支持汽車製造業,大國心態,事事爭世界第一。

更恐佈得令人絕望的是,汽車數量的失控,只是眾多逼切問題的小菜一碟。本來樸素的古都,濃妝豔抹一番,再強行加上機械肢體臂彎,資源不足即向鄰近地區調撥,慾望無窮,資源永遠不足。

還是做投資簡單,只要不談戀愛,不理國計民生,沒有心理負擔,眾人皆曰利,所以北京故宮內以前會開卡拉OK夜總會,然後是星巴克咖啡。星巴克咖啡後來被逼走,不是因為商業文化在古都故宮顯得不倫不類,只是因為星巴克不是土產,換上的FCC(Forbidden City Cafe)紫禁城咖啡廳,背後推手原來是臺灣人。

追求效率、經濟效益當家,恍如現在化宗教的圖騰,碰不得,只能信,不能問。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6 評論

  1. FCC原來背後是台灣人,太厲害了…從水大的一系列文章看來,水大有一顆憂國(中國)憂民的心…投資還兼具人文關懷…nice!

    • 的確,是憂中國,但更愛臺灣。1995年飛彈危機時,有前輩經港回臺前,對我說「就因為有危機,所以要回去!」令我思索良久。

  2. 喜歡看水的的文章…
    文筆總是那麼的優雅…
    最深的體悟…投資跟國家建設一樣…急不得…
    感謝版大的分享…

  3. 喜歡看水大的文章…
    文筆總是那麼的優雅…
    最深的體悟…投資跟國家建設一樣…急不得…
    感謝版大的分享…

  4. 田中芳樹曾經講過:"情願選擇最差的民主也不會選最有效率之專制"
    照我估計香港方面之高鐵工程(連接中國大陸之高鐵線)再晚10年建成,也會比出現在大陸的溫州事件,來得令人接受.

    • 好像曾經有大人物說意外報告九月+五日前一定要有;是有,晚了一點,在上海。
      無話可說,也欲語無言。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