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規交易

毛澤東曾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放諸投機市場,也許世上既沒有循規蹈矩的賺,也沒有循規蹈矩的賠。出了事,一切都是違規交易所致,「都是他不好」。

2005年,大陸國家中央企業中航油旗下在新加坡掛牌上市的子公司炒賣原油期貨,導致出現五億五千萬美元虧損,金額差不多是中航油新加坡上市公司的市值,意思是公司的價值突然人間蒸發。結果,原中航油集團總經理被責令停職,子公司中航油(新加坡)的總經理更被新加坡政府拘捕,被控非法內線交易,後來在新加坡服刑。

類似的國營企業進行投機活動令國家虧大錢事件,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今天從大陸政府以救世主姿態對外灑錢到國營企業與民營企業趕鴨子般往外走,同類事件相信會陸續發生,有沒有報導就得看大環境與政治氣候。

中航油慘賠事件中,子公司總經理在新加坡法庭上申辯時,指出所涉及導致嚴重虧損的原油期權交易,都是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的專業建議及安排,「都是他不好」,至虧損出現後,因為要關注控制情況與降低損失,所以才會忽略了披露責任;而且,最重要的是,當事人自稱並沒有在危機中獲取私人利益。

如果後者屬實,在大陸國家資產大量不明不白流失的今天,這次事件除了風險管理不善的負面因素外,在外派共幹官員的道德修養上,風高亮節,如雷鋒再生,應大書特書,正面宣傳,載入史冊。只是,在做超特大買賣時所獲得的大老闆自我形像膨脹及一切送上門的界外利益,不知如何評說?據報導,中航油(新加坡)的總經理年薪達二千萬元人民幣,看起來好像很大,但放在虧損上秤,只是一根毛。

諷剌的是,迅速崛起的中航油,曾被視為中國石油三巨頭(中石化、中油、中海油)外的第四家能源明星企業,更被新加坡大學載入MBA教材作為成功典範。其升也快,其衰更速;中航油的火箭式崩潰現時卻成為企管反面教材的典範。

類似的違規交易導致嚴重虧損事件,又豈會寂寞?

2008年十月,同屬大陸國家中央企業的中信集團旗下在香港掛牌上市的中信泰富,突然發佈公告,指其所簽訂的澳元遠期杠桿式外滙衍生合約「累計期權」(Accumulator)蒙受重大虧損,實際虧損已超過八億港元,未交割結算的公平值計算虧損更達一百四十七億港元之巨。至於所說的虧損乃為投資西澳洲鐵礦項目而做的貨幣避險對沖等云云解釋,不必細表,聽聽就好,不然你要他們怎麼說?

如果避險下場如此慘烈,風險不避也罷;就是不肯承認投機,而且必定有賺過大錢,才會如此勇猛凶狠,見血封喉。投機投到噬血而動的時候,一切內部監控與風險管理,如風雲散。

結果?兒子敗家,母親打救,再逐敗家兒。

稍為不同的是,中信泰富打掉牙齒和血吞,沒指「都是他不好」,承認內部風險管理不足,「只是他不好」,先是有財務董事辭職,待大局底定後,掌門離任,再由北京派人接管。

與新加坡交易所及法院相比,香港稍為缺鈣,沒再追究是否有違規交易,免得母子對簿公堂尷尬,反而是小股東提告,指控管理層誤導公眾,要求民事索償,但最終也受訴訟程序所困而放棄。小蝦米挑戰大鯨魚失敗,見怪不怪。

如果連大陸央企外支都因各種違規交易而虧大錢,其他國家、地方,以至民營企業情況如何?可思過半矣!能知道的,也只是一根毛!

筆者: 水采田

曾任香港政黨的經濟顧問、BBC及美國之音的客座中國經濟顧問、香港前三大證券公司主管、國際創投基金創辦人等,其文筆生動詼諧,趨勢觀察遍及世界,專業素養與人文關懷兼具。在處處追求金錢利益的投資市場中,人文關懷投資家用另類的角度讓投資人看到更大的投資回報。

分享這個職位上

提交評論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